Home / 學生生活 / 從科技商業開始的旅程——我在維京人酒吧的最後一次書寫

從科技商業開始的旅程——我在維京人酒吧的最後一次書寫

前言

 

在剛升上大學的那一個暑假,我帶著自己對未來的想像、焦慮,參加了維京人酒吧。這一年半的寫作也很詳實地記錄了我大學生活的心境轉變,當年在科技商業版的那個小毛頭,正在敲打著自己在這裡的最後一份書寫。

 

 

為什麼加入了維京人酒吧?

 

剛上大學的我,知道即將進入一個競爭激烈的理工科系,對畢業後的自己有著嚴重的焦慮,我畏懼著沒有辦法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工作、我畏懼無法養活自己跟家人、我畏懼愧對自己的天賦——縱使其實沒有什麼天賦可言。

那時我的作法很簡單:我參加了各式各樣的組織、社團,累積經驗、探索自己的能力跟興趣,如果可以,順便「找到自己」就更好了。我讓自己對什麼都「很有興趣」,努力累積人脈、用積極的態度去面對每一件事情。

在第一學期的期初大會上,創辦人李約跟我們說了他創辦維京人酒吧的原因(見:維京人酒吧到底是怎麼誕生的?其實沒有說來話長),現在看起來,那非常切合當時的需求,我需要有一個東西、一個經歷,來證明自己有能力,可以勝任某一個職位、某一份工作。

 

 

從科技商業版開始

 

在進入維京人酒吧之後,身為一個科技商業版的作者,自然必須開始關心科技脈動、開始培養自己的商業眼光,於是寫了一些看起來很酷炫的東西(見:解碼大自然——仿生科技的邏輯與運行),跟上時代潮流,寫了物聯網跟擴增實境(見:IoT = Ireland of Things,物聯網的搖籃在愛爾蘭!Google Project Tango 空降手機市場!AR 技術開啟手機新紀元

 

中間的過程,適逢社會變遷,參與其中的我,發現或許我的文字可以改變一些什麼,於是寫了跟社會運動與性別變遷有關的文章。(見:為什麼你應該參加婚姻平權音樂會? ── 一個大學生在凱道上的所見所思不只是政治正確!台灣粉紅經濟崛起!)而在書寫議題的過程中,也逐漸增加了跟自己對話的頻率,於是寫了不少個人的觀察與反思。(見:大 CS 時代來臨!?淺談資訊能力在新世代的地位

 

思想的震撼彈

 

而讓我的想法產生劇烈改變的,除了當時遇到的社會變遷外,還有當時維京人酒吧團隊對苗博雅的專訪(見:【苗博雅專訪】當VB與阿苗相遇——努力讓多元觀點發光的我們),下面是我當時寫的側記的一小部分:

 

她的想法是,不論是不是走到大眾所趨的那條路上,重要的是,在那個位置上有沒有心去多思考一些、去挑戰現實社會習以為常的運作邏輯…….奉資本主義為圭臬彷彿就是這些領域中的基本邏輯,然而一個將來要做理專或者類似工作的人,究竟有沒有機會一虧資本主義的全貌?是不是看見了那些在制度下受苦的人呢?…….

 

雖然這只是訪談中的短短一段話,然而它對我的影響卻異常的深遠:我所做的一切,說穿了不過是要迎合市場、迎合商業機制,跟別人比誰比較積極、誰比較有狼性,將自己包裝成一個精美的商品,在求職市場上待價而沽。然而就算真如我想的達成了,我又會得到些什麼、變成些什麼樣子?我可能用盡心思,汲汲營營地找到了一份薪水不錯的工作,但可能每天要超時工作,可能要上班打卡制、下班責任制,可能要為了這些東西犧牲我的睡眠、我的健康、我珍視的關係。而在這個名叫資本主義的大機器永無止盡地往前滾時,又有誰被拋下了?誰可能連飽食三餐都辦不到?誰握有世界上大部分的財富?

踏出離開主流的那一步

 

帶著這樣的思考,我做出了大學生活中很重要的一個決定:雙主修心理系。

 

雖然,雙主修、輔系等等的熱潮,某種程度上也是主流價值所肯認的,然而,理工科系加上心理系的組合,就未必是主流價值肯認的組合。畢竟,現在的就業市場裡面,能讓這樣的組合妥善發揮的職位仍然少之又少。

 

然而,我在心理學、社會科學中看到了一些就業、求職以外的價值,於是,我選擇把有限的時間,選擇投入在這些我認為有價值的地方,而放棄了那些主流價值所肯認的認真讀書、實習、讓自己成為更好的勞力商品的行為。

 

儘管在過程中也經過不斷的掙扎跟思考(見:跨領域可行嗎?一個現役大學生所看到的機會與命運),隨時有著放棄一切,就繼續回去積極地追隨主流價值的想法,讓自己成為一個「成功」的人。尤其當身邊的人開始做得有聲有色,開始看起來愈來愈「成功」之後,也會不斷的懷疑自己。

 

然而,或許正如最一開始所說的,我很在意不要辜負自己的「天賦」,或許這個天賦不是我的某個特別的能力,而是我的生命歷程、社會氛圍所形塑出來的,只有我獨有的關懷,那麼,或許有一些事情是只有我自己才做得到的。

 

縱使我可能要因此延畢,而落後別人一兩年;縱使我要因為多繞了好幾個彎,落後別人五年十年;縱使我在這場賽跑上徹底落後,縱使我在這場遊戲中成為徹底的「失敗者」。

 

 

我仍然希望可以這樣期許自己:

 

或許五年之後你就會看到我餓死在街頭上,但是直到死前的我都是為了自己和我想像中更美好一些的社會而活著。

About 劉 衡謙

受理工訓練,對科學與科技懷著熱情,相信人文與藝術的力量。喜歡認識來自各方的人,以及想法碰撞時的火花。期許自己的足跡可以踏遍各個領域,成為有多重潛能的人,並在這變動的時代一展所長。嘗試使用文字記錄新知,編織想法,發揮影響。目前就讀電機工程學系。Contact: [email protected]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