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經濟金融 / 產業經濟 / 中國能否走出綠色的一帶一路?

中國能否走出綠色的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的雙面效應,引起中國的綠能改革

 

被中國視為增加國際話語權以及解決國內產能過剩問題的「一帶一路」戰略,最近被指控為加速氣候變遷的幫凶。許多環境團體指責中國在境內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卻利用一帶一路投資燃煤發電的基礎建設,輸出污染至開發中國家。Global Environment Institute的資料顯示,中國作為全球煤炭產量第一的國家,為保護出口安全並且鞏固下游進口國,截至2016年底共在一帶一路沿線的25個國家內參與了240件燃煤發電廠投資計畫。鑑此,習近平於2017年5月舉辦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表示,中國將著重於再生能源的跨國投資與多邊合作,以落實低碳永續的經濟發展模式。本文將會先闡述為什麼現在的中國願意挺身而出成為對抗氣候變遷的新領袖,並願意透過一帶一路優先輸出再生能源而非生產過多的煤炭?此外,筆者將以市場需求以及資金供給面來分析中國得以走出綠色一帶一路之關鍵。

 

美國退出巴黎協議後,中國再生能源產業可提早佈局

 

全球第一與第二的溫室氣體排放國:中國與美國,在經濟實力與國際話語權上相互競爭,而在對抗全球暖化亦是。然而美國總統川普宣布,美國將在走完四年的程序後退出巴黎協議,並終止提供資金給綠色氣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這使得其他簽署國期盼中國能投資更多的資源,成為對抗氣候變遷的新領袖,遂習近平於19大上堅定的表示中國將成為全球應對氣候變遷的參與者與領導者。對此,筆者認為美國在對抗氣候變遷上的退出為中國的再生能源產業帶來機會,主因在於中國國內對能源的需求已逐漸到達最高點,在高點過後龐大的再生能源產能勢必需要尋求新的市場維持獲利,而中國在對抗氣候變遷的領導權以及一帶一路戰略則能為再生能源產業拓展爭取到更多的有利條件。

 

中國活躍的再生能源產業,是近十年來強硬政策落實能源轉型的結果。中國擁有全球最多的再生能源產能,也是全球最大的國內再生能源投資市場,大規模的投資在太陽能、風力以及水力發電使再生能源科技快速的發展,而成本也穩定下降,造就了中國在太陽能板生產的龍頭地位:市占前三大廠商皆來自中國;以及全球最大的風力渦輪生產商:Goldwind。

 

 

2016年各國再生能源產能比較/資料來源:Renewables 2017 Global Status Report

全球太陽能板與風力渦輪製造市佔率/資料來源:作者自行整理

 

然而隨著中國經濟由高耗能製造轉向以消費驅動的成長模式,對能源的需求將漸漸趨緩,並預估在2040年達到頂峰。事實上,目前有許多省份已面臨了電力供給過剩的窘境,導致必須減少再生能源電廠發電,進而使得再生能源基礎建設投資的報酬率下降。因此短期內能源轉型政策仍能支撐再生能源成長,但就中長期而言,由於再生能源基本建設屬高資本且長期投資,在美國讓步且國內報酬率逐漸降低之際,透過一帶一路提早完成輸出再生能源科技與服務之佈局,將有助於鞏固廠商在國際間的競爭力。

 

中國各省份再生能源供給與尖峰需求比較/資料來源: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再生能源需求龐大

 

簽署一帶一路協議的國家中包含許多開發程度低的國家,在他們邁向工業化的同時必定伴隨著能源需求的增加,然而這些國家在巴黎協定中做了嚴苛的承諾。以一帶一路中重要的一環:哈薩克為例,該國承諾在2030年減少溫室氣體排放至1990年水準的85%。在這樣的條件之下,使用再生能源科技推動工業化將會是目前開發程度低國家的合理選擇。此外,中亞、東歐以及高加索地區的簽署國再生能源投資仍低,且自2011年後就呈現下降的趨勢,在美國決定不再資助開發中國家發展低碳科技後,這些國家完成目標的難度將會提高。因此,中國將有機會透過一帶一路策略輸出再生能源產業,打開沿線深具潛力的市場。

 

2004 – 2015 一帶一路沿線部分國家再生能源累積投資金額/資料來源:UNECE Renewable Energy Status Report 2017

 

然而,目前一帶一路戰略的主軸仍是消耗過剩產能,在煤炭與再生能源具替代性的前提下,筆者認為再生能源產業是否能如願輸出,端賴中國煤炭去產能是否持續。目前去產能政策看似有效,但在需求不變且供給下降的情況下,市場機制會推升煤炭價格,增加了下游廠商的獲利空間並可能產生通膨。因此北京當局不得不再釋放產能以維持供給。此外,煤炭仍屬較廉價且豐富的能源,並且去產能會讓大量工人失去工作,所以可以預期去產能將會歷經長期的反覆調整。在這期間中國是否會因疏導過多的煤炭產能而排擠了再生能源的輸出,將是後續值得觀察的關鍵。

 

綠色債券是填補資金缺口的新利器

 

即使預期一帶一路上再生能源投資的潛力無窮,但資金的缺口會是一個待解的難題。亞洲發展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估計,在2016至2030年之間亞洲需要26兆美元投資在基礎建設以維持發展,而其中又以能源建設的需求最鉅,需要14.7兆美元。目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之再生能源建設資金皆來自多邊開發銀行,如歐洲復興開發銀行(European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以及世界銀行(World Bank),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作為主導一帶一路融資管道的多邊開發銀行,目前投入28億美元於能源建設項目上,僅是當前所需的九牛一毛。因此單單依靠中國政府的財政支出,是沒有足夠的銀彈能支持再生能源技術的輸出。

 

鑑此,在筆者上篇文章中所介紹的金融工具:綠色債券,被中國寄予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重任。從近年中國綠色債券的發行量便可一窺,2016年中國新發行量為36.2億美元,佔全球發行量39%,是該年發行量成長的主要貢獻者。然而中國自行發布的準則與國際準則存在差異,使得遵循國際準則發行的債券比例篇低,僅佔66%。筆者認為,考量一帶一路基礎建設投資會遭遇更多的政治與財務風險,因此在所有標準趨於一致與透明前,「一帶一路綠色債券」所遵循的準則應更為全面且資訊揭露也應更加嚴苛,才能吸引資金的流入。

 

資料來源:China Green Bonds Market 2016

中國綠色債券市場年新發行量,以遵循準則區別/資料來源:China Green Bonds Market 2016

 

以中國工商銀行在今年10月於盧森堡交易所發行第一張以一帶一路為融資項目的綠色債券為例,由於此張債券同時遵循了中國人民銀行所發佈之準則以及國際兩大準則:Green Bond Principles 與 Climate Bonds Standard,並由專業環境機構CICERO進行背書,使得投資人願意超額認購,其中包含70%的國外機構投資人,總共募得約21.5億美元的資金。由此例可知透明且全面的資訊揭露機制,將會是私人資金透過綠色債券填補資金缺口的基本要求,也是中國是否能推動綠色一帶一路的重要拼圖。

 

結論

 

中國過去十年因嚴重的環境污染與民間輿論,大刀闊斧發展的永續發展的經濟模式已略有成績,並造就了現在龐大的再生能源產業以及綠色債券市場。筆者認為中國有責任且有動機透過一帶一路將再生能源發展模式輸出至有需求的國家,但也可能會隨著國內去產能的調整而略有波動。而在面對龐大的資金缺口下,近年成長快速的綠色債券市場將會是未來投資基礎建設的主要資金來源,但在所有準則完全統一前,一帶一路綠色債券需要更為全面的準則遵循與資訊揭露,才能吸引足夠的資金投入。因此,中國去產能的成效以及一帶一路綠色債券的發展,將會是決定中國是否能走出綠色一帶一路的關鍵。

 

 

參考資料

  1. China’s Renewable Curtailment and Coal Asset Risk Map, 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
  2. Renewable Energy Status Report 2017, UNECE
  3. China Green Bond Market 2016, Climate Bonds Initiative
  4. Meeting Asia’s Infrastructure Needs, Asian Development Bank

About 張 育銘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