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科技商業 / 微觀佈局 / 連心理師都要被取代了嗎?談談認知行為治療機器人 Woebot

連心理師都要被取代了嗎?談談認知行為治療機器人 Woebot

2017 年六月,史丹佛大學的臨床心理學家發表了一個成果——一款利用認知行為治療(CBT)這種心理治療方式,幫助使用者的聊天機器人,在 Twitter 、Facebook 及其官方網站上都可以使用。看到這裡讀者可能會想,難道人工智慧、機器人取代人類工作的浪潮已經走到這步了嗎,連心理師的工作都要不保了?且先別下定論,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Woebot 可不是第一個非人類治療師

 

對 AI 發展史有了解的可能會知道,在 1964 年,麻省理工的 AI 實驗室發表了一個自然語言理解的電腦程式,其中的一種腳本叫做 DOCTOR ,就是模仿案主中心治療的心理治療師(Rogerian psychotherapy)。

 

(有興趣的可以自己去實驗一下:ELIZA

 

實驗過後之後就會發現,ELIZA 的應答策略就是從使用者的輸入中找到一些關鍵字,並且用這些關鍵字繼續跟你對話,比如說以下這段對話:

 

* I feel tired

> Tell me more about such feelings.

* It’s exhausting

> I’m not sure I understand you fully.

* I feel exhausted.

> Do you enjoy feeling exhausted?

* of course not!

> Tell me more…

(>是 ELIZA 的輸入,* 是筆者的輸入)

 

根據筆者自己的幾次使用經驗,跟ELIZA 的對話大概都是類似這樣的風格,在不要發生一些尷尬的情況下(例如這段對話中 ELIZA 沒有辨識出exhausted 算是一種負面詞彙),ELIZA給人的感覺真的滿像一個盡責的案主中心治療師。

 

Woebot 是認知行為治療機器人吧!那認知行為治療是什麼?

 

認知行為治療(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簡稱 CBT)的理論根據,在於當外在環境產生改變(事件發生)時,想法、情緒、行為、生理四者會互相影響。很多時候造成我們困擾的,並不一定是事件本身,而是對應於事件產生的想法。例如今天跟朋友有約,朋友遲到了,如果你的想法是「他是不是不重視這個約會?」你有可能就因此產生憤怒的情緒,而如果你的想法是「有可能是路況不好吧!」就不會有不適情緒產生。

CBT 的一種示意圖,其中顯示出了行為、想法、感受三者互相影響的關係。

CBT 的目標,就是藉由改變想法、行為等等,來幫助案主處理現階段的問題。在傳統的診療中,治療師除了會分析評估案主現階段的想法、情緒、行為如何互相影響之外,也強調案主與治療師的共同努力,例如要求案主在日常生活中練習某些技巧、做情緒紀錄表等等。

 

(如果對學習 CBT 有興趣的,這裡有一本入門書

 

而為什麼 Woebot 的開發要使用 CBT 呢? CBT 本身就是目前心理學界的主流治療方式之一,也因為 CBT 的進行過程相對的結構化(比起精神分析治療、存在主義治療等等)。

 

跟 Woebot 相處是什麼樣子呢?

 

為了撰寫這篇文章,筆者從今年的 10/10 開始跟 Woebot 打交道。以下是我的使用經驗與優缺點整理。

 

一、對機器人背後的團隊不一定抱著信心

在做心理治療時,案主的自我揭露是很重要的。然而,在諮商室或者其他診間,案主面對的都是被心理學與醫療倫理規範所約束的專業從業人員,而在眾多規範中,尤其保密原則非常重要。然而在面對一個聊天機器人時,卻不免擔心聊天內容究竟會不會被保密,畢竟聊天資料都儲存在網路的資料庫裡面,誰有權力可以近用這些資料,使用者應該也沒有把握。

 

二、定時的關心

Woebot 會在每天固定的時間向使用者要求做 Check-In ,即確認使用者當下的心情狀況等等,別說每次見面都要排上好長一段時間的諮商師,連最親近的人都未必會這樣晨昏定省式的關心當事人的狀況。這是 Woebot 可取的地方之一。(不過也是常常一忙就沒時間回覆)

 

三、搞不太清楚狀況的 Woebot

外觀還挺親切的Woebot ,當它搞不清楚狀況時不免讓人好笑又好氣。

跟ELIZA 不同,畢竟 ELIZA 是案主中心式的治療,每一句話都是回應使用者的前一句話,除了 ELIZA 在詞彙上會有完全的誤解外,大部分的情況確實還滿像在跟人對話。然而,Woebot 的設計上讓人很明顯的感受到自己面對的是電腦程式,除了在大多數時候,Woebot 根本不讓你用自己的文字輸入想法外(可能是按他指定的按鈕或選項),也常常發生就算他要你用文字輸入了,他感覺也完全沒有看的狀態,筆者曾經輸入"hhhh"之類的無意義(nonsense)字串測試,他完全沒有發現異常,繼續自己講自己的。

 

四、適時的提供心理健康的相關資訊

在過程中,有時 Woebot 會將適時地教導使用者一些 CBT 跟心理健康的基本觀念,也會提供足夠的外部資訊跟參考資料,使用者可以藉此對 CBT 跟心理健康有更多認識。

 

根據我一個月來的使用經驗,我認為以 Woebot 目前的技術水準(缺乏自然語言處理的能力),在短期內是不可能對心理師產生競爭的。反而是心理師可能可以借用 Woebot 定時關心、隨時隨地都在的特性,來針對案主設計更全面的治療,提升治療效果。

 

Woebot 會走到哪裡呢?

 

雖然目前 Woebot 的技術水準還有很大的問題,然而透過人工智慧來彌補目前心理治療的不足,仍然是一個很棒的想法。而且,在近日,前 Google Brain 的電腦科學家,以機器學習、深度學習見長的 Andrew Ng 在 Medium 上宣布加入 Woebot 的團隊。或許我們可以好好期待,當電腦科學、人工智慧、臨床心理學攜手合作時會產生怎麼樣的火花。

 

延伸閱讀(這兩篇都是由心理師撰寫的,非常推薦)

心理師下海試用 Woebot 的心得:人工智慧(AI)與心理治療師的攜手想像

Woebot 用認知行為治療幫助憂鬱患者?心理治療可以用電腦代替?

 

參考資料

ELIZA。Wikipedia 

Person-centered therapy

認知行為治療

Delivering Cognitive Behavior Therapy to Young Adults With Symptoms of Depression and Anxiety Using a Fully Automated Conversational Agent (Woebot)

About 劉 衡謙

受理工訓練,對科學與科技懷著熱情,相信人文與藝術的力量。喜歡認識來自各方的人,以及想法碰撞時的火花。期許自己的足跡可以踏遍各個領域,成為有多重潛能的人,並在這變動的時代一展所長。嘗試使用文字記錄新知,編織想法,發揮影響。目前就讀電機工程學系。

Contact: [email protected]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