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科技商業 / 宏觀趨勢 / 聰明大腦--益智遊戲與認知功能

聰明大腦--益智遊戲與認知功能

我們小時候可能都曾經是數獨高手,現在也很可能是某款益智遊戲的大師,並在零碎的通勤中對這些益智遊戲越加得心應手,無論是純粹打發時間或相信這對我們的大腦有正面的助益,益智、腦力遊戲的熱潮似乎總是不退。

 

益智、腦力訓練市場

 

在台灣 2016 年商業發展公會的報告中顯示,台灣手機遊戲市場中益智遊戲位居前三,而 PC 版遊戲下載量益智遊戲則位居前五,無論下載目的是否為訓練腦力,無疑吸引了許多使用者;同時,美國遊戲市場也顯示使用者對策略、卡牌棋盤類遊戲抱持偏好,且更進一步,專為提升認知功能而生的腦力訓練市場現在已經在美國達到十億元的市場規模。雖然腦力遊戲多採取月費或終身收費服務模式,但其成長卻依然快速,可見人們對於使用者對於腦力訓練的信任及依託。

 

2016 年時腦力遊戲市場曾經激起一番思辨,緣因知名腦力遊戲公司 Lumosity 被美國聯邦傳播委員會罰款兩百萬美元,因為他們「利用未被證實的說法欺騙消費者可以透過遊戲提升日常表現及年長的認知功能損傷。」

 

誠然,腦力遊戲或益智遊戲對著許多擁有瑣碎時間又希冀腦力提升的人來說是個好選擇。但如此高報酬的方法效用終究是未被證實,也因此 Lumosity 被施以罰款。那麼,許許多多的腦力訓練究竟以何為基礎說服消費者它的功效呢?

 

遊戲能力掌握日常生活發揮

 

人類的大腦具有神經可塑性,可以依據經驗修剪或增強神經元間的連結,進而產生結構改變。

 

依此大腦特性,益智或腦力遊戲能夠讓大腦參與各種不同的認知功能訓練,例如拼圖訓練空間認知、顏色和字義配對遊戲提升認知抑制能力等,進而加強我們對這些認知功能的使用,改善我們在日常生活的心智表現。

 

為了要驗證這些訓練的功效,有許多認知科學家都做過實驗測試。有位心理學家曾讓一百多位年輕人在長達十周的時間內,每周進行25小時的遊戲訓練,訓練內容是玩 Lumosity 中名為 Mind Frontiers 的遊戲,看其認知功能在數周後是否能有顯著提升。

 

遺憾地,就如其他許許多多實驗所顯示的結果一樣,雖然在遊戲中記憶力、反應能力的確獲得進步,但卻僅限於此,無法成功「移轉」到日常生活中。

 

這樣的結果也在顯示益智遊戲雖然可以測試認知功能,但是提升玩益智遊戲的成績卻無益於認知功能的運作,只是單純讓人對某項遊戲熟能生巧罷了。

 

過去曾經有 70 位科學家共同聲明腦力訓練無益於認知功能的提升,也有 130 多位科學家發表支持腦力訓練效用的著作。其後,伊利諾大學的 Daniel Simons 曾逐一整理和研讀了那 130 多篇持正面看法的文章,發現其中並沒有決定性的證據證明這些訓練能夠增進認知功能,如記憶力、智力等。

 

針對這項結果,他說道:「真正的腦力訓練,應該可以觸及人們認知能力中的核心元素,比方如記憶力,改善的不應只是該訓練項目的成績,更應提升現實生活中其他需動用記憶力的工作表現。」

 

就算真如同 Simons所述 ,真正的記憶力、智力、注意力等面向究竟是指什麼,真的可以被提升嗎?

 

認知功能的提升?

 

 

目前主要將智力分為兩種類型:流暢型智力 (fluid intelligence) ,以及結晶型智力 (Crystallized intelligence )。

 

流暢型智力專管抽象思考、學習、洞察、推理,能幫助我們解決問題、適應環境,也是我們一般所默認的共通智慧,在出生時就已經被決定;結晶型智力則是依賴教育及經驗得來的專門知識,會隨著年齡而發生改變。

 

從上所知,結晶型智力會隨著閱歷及知識的累積而增長,但是一般益智遊戲及腦力訓練所想要進一步提升且有助於日常生活的,卻是先天已被多基因所決定的流暢型智力。

 

如此,若要提升這項核心能力,勢必要從其他面向下手,而這又必須提到處理我們對外界表徵和感覺的區域──工作記憶。

 

不管智力多高、知識如何豐富,訊息要進入到意識中必須要靠工作記憶的處理。

 

工作記憶的容量不大,通常只能容納 7 個單位左右,而單位是外界物體投射到我們心智中的呈現。要讓工作記憶能夠容納更多單位的方式就是進行連結,並生成群組(chunk)。

 

舉例而言,今天如果給了以下數字:

 

980378645

 

在沒有刻意於腦中複誦的情況下大腦要記憶將會非常困難,因為這些數字將作為一個一個零散的單位存在於我們的大腦中。

 

但假如今天給的字串形式是:

 

0972123456

 

我們在看到的瞬間可能馬上就會聯想到行動電話格式,以及我們所熟悉的數字排列順序,這串數字在我們的工作記憶中將會被作為一個群組處理,保留更多空間和能量處理其他感覺。

 

也就是說,提升背景知識量、建立連結或許可以作為促進工作記憶手段的方法。就像我們擁有電話格式和數字順序的背景知識一樣,讓大腦在處理相關知識時能夠佔據工作記憶更少的空間。

 

同時,工作記憶又稱為短期記憶,如果想要讓外界事物更快進入長期記憶,可以依靠不斷重複、理解意義、聯想等方式,不失為方法。

 

結論

 

目前仍無法定論遊戲對認知功能是否有影響,有科學家認為那些訓練後獲得提升的受試者們是因為所謂的安慰劑效應,起因於人們對自身認知功能獲得提升的自信,促使更加努力的學習,進而達到自我預期。

 

另一方面,不只是沒有明確證據支持,也有人認為設計出一套能夠精準測試認知功能是否被訓練所改變的實驗方法非常困難,而許多實驗都充滿漏洞,因而無法引導任何結論。

 

但是除了現有的益智及腦力訓練外,我們其實也可以朝向Simons所說的方向努力,透過改善記憶力、注意力、工作記憶等面向來達到智力提升的效果。

 

 

參考資料:

1. Brain training: should you believe the hype?

2. 2016全球遊戲市場報告美國篇:市場規模達236億美元

3. 《Psychological science》

4. 訓練能否讓你擁有「最強大腦」

About 孫 榆仟

目前就讀於台大國際企業學系,在接受管院教育的同時對心理學抱持興趣,想學習將心理學知識應用到分析社會時事、商學、文化、科技領域。期望透過文字鍛鍊條理和思路,遂成為維京人酒吧第八屆科技商業版作者,也盼望在管院之外和更多領域的人交流。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