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經濟金融 / 尚青的債券來了!初探綠色債券市場

尚青的債券來了!初探綠色債券市場

 

氣候變遷日益嚴重,環保、永續的概念早已是消費者之間的顯學,而這陣風潮也正席捲著投資界,綠色金融(Green Finance)成為高度討論的名詞,甚至許多公司將之視為善盡社會責任的目標。綠色金融的定義相當廣泛,泛指投資人透過財務工具,將資金投至支持環境永續發展或致力於減緩氣候變遷影響的資金需求者。綠色信貸是目前發展最成熟的財務工具之一,銀行依循赤道原則衡量借貸者對環境所造成的風險以進行借貸額度的調整,進而鼓勵資金需求者對環境保護的投資。但科技發展初期風險高且資金需求大,在銀行都較為保守的情況下,綠色債券市場因而有了萌芽的機會。

 

巴黎協議加大資金缺口

 

聯合國於2015年所制定巴黎協議(Paris Agreement),明確設定全球平均溫度的升幅必須限制在工業革命前水準的2°C之內,並力求升幅低於1.5°C。嚴苛的目標使簽署國必須擴大對新能源與能源效率相關產業的投資,根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估計,在15年內巴黎協議將產生23兆美元的投資機會,且有持續增加的可能,因此僅僅靠政府的政策性投資或是金融機構的放貸將難以滿足資金需求。

 

為解決資金缺口,透過金融創新發展綠色債券(Green Bond)市場,將民間部門豐沛的資金直接注入公司或投資計畫,提供減緩氣候變遷計畫充足的資金流動性。自2007年歐洲投資銀行(European Investment Bank)發行第一張綠色債券的十年之內,新發行量已達到810億美元,其中以2013年後的成長最為快速,2016年的成長率甚至達到93.78%;截至2017年第三季的數據,預估2017年的新發行量將達到1300億美元。

 

筆者認為龐大的資金需求僅能支持短期內驚人的成長,而發行後資訊揭露準則的整合,將是往後市場穩定成長且逐漸完善的關鍵。本文會先介紹綠色債券的市場結構,並分析投資人避險需求以及資訊揭露準則對綠色債券市場的重要性。

 

綠色債券市場的結構

 

為了轉換至低碳、永續的經濟,綠色債券市場提供發行者長期且穩定的籌資管道,專款專用於高資本支出的計畫,例如再生能源的基礎建設或低碳的交通系統等。發行者包含國際組織、政府(主權或州)、金融機構、一般企業或是一般企業以資產證券化(Asset-Backed Security)的方式發行。到期年限一般介於1至30年,就2016年而言有61%的綠色債券之到期年限大於十年,因此擁有比銀行貸款更長期且彈性的優點。與一般債券相同的,發行者透過承銷商於初級市場發行債券給客戶,而客戶得於次級市場交易債券以調整投資組合。此外,綠色債券也必須經過信用評等公司的評等,目前信評公司S&P Global Rating以及Moody’s均為綠色債券設計不同的評等方法,確實的為投資者把關。

 

 

避險需求與資訊揭露準則

 

就投資者而言,投資綠色債券可以為投資組合爭取更佳的報酬率,並且以穩定的現金流與隨著環境風險增加的資本利得規避未來的環境風險。投資人能否從該計畫所產生的現金流獲得避險,取決於發行者確實執行並對環境產生正面的影響,因此市場必須要有明確的規範維持資金供需雙方的信任以及市場的透明。為了防範發行者假借發展環境永續之名,將資金使用於非相關之用途1)此行為之專有名詞為Greenwashing,資訊揭露準則便應運而生。2010年英國非營利組織Climate Bonds Initiative,公佈了第一個準則:Climate Bonds Standard(CBS);International Capital Market Association(ICMA)也與金融機構合作,於2014年推出另一個準則:Green Bond Principles(GBP);此外,致力於發展綠色債券的開發中國家如中國以及印度皆各自制定一套資訊揭露的官方準則。這些準則皆規範發行綠色債券的條件、籌得資金之配置、環境影響的評估、資訊揭露的頻率與內容。準則的頒布解決了投資人的疑慮而有了立竿見影的效果,其中以金融機構為主體的GBP帶動了商業銀行以及一般企業發行量的成長,成為2015至2016年占比最高的發行部門。

 

2013-2016綠色債券發行量,以不同發行者分類/資料來源:Climate Bonds Initiative

 

然而綠色債券市場是否能繼續成長,準則的真實價值以及一致性將扮演關鍵的角色。發行者得以自行衡量成本效益來選擇是否依循準則發行債券,但是對於已經闖出名號的大公司而言,遵循準則發行綠色債券所帶來的效果並不顯著。以發展永續能源與交通的

 

除此之外,不同準則之間存在著差異,最大的差異在於 CBS對於應該投資於何種資產以及產業有著明確的標準,而GBP並沒有明確的規範資產以及產業,卻著眼於發行的流程與計劃對環境影響之評估。兩者的差異增加了發行者遵循準則的成本,也同時增加投資者監管的困難,使雙方對綠色債券市場卻步。但目前令人樂觀的是各個準則皆持續的更新,並且定期舉辦會議以確保準則逐步整合;數據上也顯示在所有宣稱支持永續發展的債券中,遵循準則的比例逐年遞增,預估2017年佔比將達到25%。

 

2013至2017通過準則之綠色債券餘額佔比/資料來源:Climate Bonds Initiative

 

結論

 

觀察歷史上所有金融創新市場的開創,皆是隨著投資者對特定風險的避險需求上升而漸漸萌芽。綠色債券市場建立起財務報酬與環境風險的橋樑,讓投資人在規避氣候變遷的風險的同時也能支持環境的永續發展。在未來資金需求非常明確的情況下,透過完整且一致的準則保障投資人的避險需求並建立市場的信任,將是短期最重要的催化劑。筆者認為在吸引更多的投資者加入後,市場運作的機制將更為明朗,使民間部門的資金成為支持環境永續發展的主力。

 

 

資料來源

  1. Bonds and Climate Change: The State of the Market 2017, Climate Bonds Initiative
  2. Mainstreaming the Green Bonds Market: Pathways Towards Common Standards, KPMG
  3. The Green Bonds Principles 2017, ICMA
  4. Climate Bonds Standards V2.0, Climate Bonds Initiative
  5. Tesla Skipping Green Bond Label Keeps Market Limited, Bloomberg

 

References   [ + ]

1.此行為之專有名詞為Greenwashing

About 張 育銘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