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學生生活 / 無法放棄的設計夢

無法放棄的設計夢

 

2016年6月自法文系畢業後,我並沒有從事翻譯、語言等相關工作,而是正努力進入嚮往的藝術設計領域。

 

 

被迫壓抑的熱情

 

從小就非常喜歡畫畫,但由於過去的觀念較保守,許多家庭認為以繪畫維生,是沒能力讀書才從事的行業。當小時候曾興高彩烈地表示以後想當畫家時,父親卻在駕駛座接了一句:「藝術家都是賺死後的錢啦。」

 

這隨口的一句話,卻造成我巨大的打擊。小時候非常相信父母說的話,加上課業表現良好,在被寄予厚望之餘也有了責任感,因此慢慢打消將繪畫作為未來志向的念頭,期許自己成為學術人才。

 

摸索著前進

 

小學六年級時,一位朋友在繪畫教室上課,聽說了之後非常感興趣,於是便隨著她踏入藝術的世界。在這段時光裡,學習了基礎的用色和繪畫材料,也培養鑑賞大師作品的能力。不過,這段開心揮灑畫筆的時間只有短短半年,後來由於跟補習班的時段衝突,不得已於是停止了畫室的課程。

 

時空跳轉到高中升大學期間,受到社會期待影響,加上沒有報考藝術類系所必需的術科考試,科系選擇上仍然是偏向學術。當時認為,法語也許是深入藝術殿堂的窗口,就這麼選擇了法文系。

 

進入大學後,在社團內擔任美術宣傳幹部,也因為開始外地生活,時間運用上更自由,便把握課餘時間參加展覽、接觸藝文活動。只是對於出國念設計、亦或是畢業後投入產業,仍然只停留在幻想,我不斷的懷疑,跟那些正在設計相關系所奮鬥的同學相比,我做得到嗎?

 

 

定下漂浮的心──我的轉捩點

 

大四的上學期,選修了一門素描課,每周的禮拜三下午變成我最期待的時刻。感受到自己的熱情後,同時也深深的體會到,投入內心熱愛的事物時,任何辛苦都不足掛齒。

 

當時班上有好幾位底子深厚的同學,無論是繪畫手法或造型能力都非常純熟。然而老師在團體分享時,卻也常常表示欣賞我的作品,以我的素描作為講解依據。慢慢的,我開始對自己有了信心。某一堂課程結束後,我鼓起勇氣問老師:「我的夢想是念視覺設計,您覺得適合嗎?」老師幾乎是立刻毫不猶豫地說我沒問題。「妳的能力是很ok的,」她笑,「妳要有自信一點。」

 

那一夜回宿舍後,大哭了一場。長久以來的掙扎與徬徨似乎終於止息,像得到了一份准許,讓自己自限制的枷鎖中解脫、放下對原生家庭的愧疚感,正式宣告自己將改走上這條路了。從那天起,當與其他人談及畢業後的方向,便不再含糊其辭,而是說:「我想成為平面設計師。」

 

持續耕耘

 

畢業之後,原先計畫成為上班族,並利用晚上的時間到台藝大進修。後來因緣際會之下報考職訓局的培訓課程,從早到晚都沉浸在設計的學習中。有了一定能力後,更進一步成為另一期職訓班的助教,也即將在八月底結束階段性任務,並繼續朝著平面設計領域邁進。

 

回想起來,國中時期為了補習放棄繼續學畫畫,真是一件愚蠢、令人後悔的事,但當時一心想進第一學府的我,又怎能跟著自己的心,堅持興趣、捨棄課業呢?我們常說要找到方向,但你我都是依賴著社會長大的孩子,都會本能地尋找歸屬感,再怎麼獨立堅持自己想法,還是會受到同伴、小團體,甚至師長與父母的影響,尤其是在還無法自力更生的年紀。

 

可無論是一路順遂抑或是跌跌撞撞,最後我們都無法忽視真正的渴望。細細觀察,我發現生活中總是有一盞光,會引導自己去到夢想的地方,端看是否察覺到它罷了。

 

雖然比起許多本科系出身的學生還有許多不足,設計理論等皆需要加強,實際上更無法想像未來要怎麼走。但是既然已經決定順從自己的聲音,這條道路無論多麼辛苦也會一直走下去的。

About 孫 若甄

淡江法文系畢業, 對人事物變化敏感、正義感過剩, 喜歡藝術、音樂、和創作有關的一切,喜歡懸疑的故事。 慢熱卻總是朝著人群走,文字是紓解矛盾自我平衡的方式。 對世界充滿熱情,期許自己永遠在擁抱新奇之餘不忘批判思考。 聯絡信箱:[email protected]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