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學生生活 / 給十年後自己的一封信——為什麼你應該獨一無二?

給十年後自己的一封信——為什麼你應該獨一無二?

 
 
前言——湯舒雯期末報告的小故事
 
前幾天聽了一個期待已久的演講,其中有一個故事是這麼說的:
 
我是一個很不受控制的人,跟我報告同組的人常常會覺得很頭痛(笑)。
在一次財務行政的期末報告中,我在報告的最後說著:「教學安排上把文化和環保放在課程的最後,代表著我們對於這兩個主題的不重視,在討論一個國家時,我們總優先探討他的經濟和政治,最後才把剩餘的心力去處理這部分。我認為這樣是不對的…….」
老師聽著點點頭,而同組的組員卻錯愕在一旁,這不是原本預定的報告內容。這組報告最後不是老師最青睞的一組,但卻是同學們最喜歡的。
 
在演講的最後,針對講者當時脫稿論述環保和文化的價值排序一事,我舉起手問了講者這麼一個問題:
 
「請問學姊是做到自在的不受控制呢? 妳不會期待被社群接納嗎?做出不一樣的決定要怎麼自處?」
 
講者先是笑了一下,然後回答說:「其實我還是有被控制的啦。因為,最受歡迎的作品——是迎合這個時代主流的,但有著一點點的變化。真正受歡迎的東西,是中品近上品。」講者後來舉了珍奧斯丁和追憶似水年華的例子。[註解一]
 
我的疑問其來有自?
 
雖然我不是要寫出什麼曠世巨作,但是在演講後很確實的思考為什麼會有這個疑問。於是回想起過去的生命經驗,想起了那年暑假,一趟很不一樣的旅程。我成了隻身前往澳洲的背包客,四處收集人的夢想,為的是提醒人們不要忘記夢想的純真美好啊,為了是提醒多年後的自己,不要忘了當初那個很純真的自己。
 
也想起了現在這個階段,一個只會讀書的醫學生,即將進入醫院開始實習了,要開始照顧病人、負擔起責任了,但一股不受控制的靈魂卻蠢蠢欲動著——我想在這個階段佇足一年,給自己一個轉圜思考自己人生的時間與空間。
 

(圖為澳洲之旅,請遇見的人寫下自己的夢想,聊著彼此的生命經驗和對於未來的想像。這趟旅程打開了我的視野,讓我知道不同處境下的人、不同的人生。生命還有很多種可能性。)
 
但這個決定理所當然的,不是系上的主流想法,甚至是很少人會想到這個選項。你能想像嗎?跟你朝夕想處四年的同學(在醫學的課程安排上,確實是朝夕相處),你突然說要離開了,說想要追求一些事情。這就好像你吃飯吃到一半,說要去游泳,但你的家人們卻一臉疑惑的希望你把飯吃完。「但我想先游完一圈,思索吃飯的意義,然後再回來好好把飯吃完」我的內心這麼回話著。所以,不吃飯的壓力是有的,包括不確定這一年會有的收穫,也包括此舉特立獨行,有不被理解的風險在裡頭。
 
所以聽講的時候,有這麼一個疑問也是理所當然的。「要怎麼自在的不受控制呢?」其實我想問的是,要怎麼自在的做自己,去探尋自己真心喜歡的事物,而不受外在的那些紛擾所影響?我是一個敏感並且會在乎別人的感受,也是一個重感情珍惜朋友的人。我很希望得到朋友們的支持,或許是一起討論這條不一樣的路的可能性。不過目前為止,能聊的人少之又少。
 
問題回到了自己,我想要走這條未竟之路,但是內心總有些關卡過不去,像是莫名的不跟大家走同一條路的罪惡感,像是看到昔日好友讀書考試、實習和照顧病人,而我為什麼不在那裡?我是不是落後了別人一年?這一年真的能得到預期的收穫嗎?許多的情緒泡泡飄啊飄著。
 
如果反過來想,每個人真的都走在自己最想望的道路上嗎?就我的觀察與暸解,答案是否定的。或許我們只是走在一條大眾認為很好的道路,而不是自己真心喜歡的路。但跟著別人走有什麼不好?高中唸完唸大學,畢業找工作,賺了錢買房成家,或是小至跟著臉書的動態開始罵著補習班狼師?跟著別人走,帶給人一種安心穩定感,很輕鬆,又能夠被大多數的人所接納,似乎沒有不好。
 
但在這個過程中,你有思考過嗎?思考著為什麼唸書考試?思考著為什麼實習和打工?思考著為什麼屈就於現實環境,而不讓靈魂自由?思考著你真的真心喜歡這個決定,所以才這麼做?思考著你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別人的歡心而過活?可有思考過,為什麼你應該獨一無二?而不是成為眾人的一部分?
 
在另一個演講中,是台大病理科主任的演講,題目是「擇你所愛,愛你所擇」。演講中老師分享了生涯中的點滴。有一個故事值得我們深思。當時熱門的科別是放射科,所以老師的朋友很多都往那裡去,而熱愛病理學的老師則成為他們飯後閒聊的對象:「你看我現在薪水多少,是妳在病理科的三四倍,你為什麼不過來?」但老師笑著說,那個學長後來不知道流離到了哪。「但我始終如一,愛著我的病理學,一步步走到了這裡」,老師還曾在WHO 的guideline 中,寫下給全世界醫師遵循的臨床指引。「不要看現在最熱門的是什麼,問問自己最喜歡,最想要的是什麼,這是我五十多年來人生的經驗,希望能給你們一點提醒。」
 

 
結語——
為什麼你應該獨一無二?因為生命中最好的答案,不在於大多數人依循的方向,而是實踐自己對於未來的想像。
 
「那我停下一年,找探索我真實的自己,又有什麼關係?」我這樣叩問自己的心。說不定結果會是豐碩的,說不定我會找到生命中真正熱愛的事物,也說不定沒有。但我深信著,這一年會是我獨一無二最好的註解,勇敢的做自己,勇敢的找尋內心困惑的答案,勇敢的用行動告訴更多的人,生命中最美好的答案,不在大多數人所依循的方向,而是在奔向光明之中,用步伐實踐出對於未來的想像。
 
 
 
 
 
 
 

[註解一]
湯舒雯在演講中解釋著:
一個時代作品,他吻合了多數人的口味,比如珍奧斯丁,但當中卻又富以女主角叛逆性。是大眾可以接受的,卻又帶著作者想數書的。相反的,追憶似水年華是上品,但超前了時代兩百年,反而在當代是寂寞的,不太有人能懂。真正在一個世代受歡迎的東西,是中品近上品。所以我才會說我還是受到控制的,因為稍微受到控制,才能讓說的話更被聽見。
 
 

About 曾 寶億

曾 寶億
我是一個喜歡體驗世界的人,也喜歡每天都比昨天進步一點點的感覺,因為相信透過多一點的努力,可以為世界帶來祝福。現在就讀台大醫學四年級,但骨子裡有著不安分的靈魂,曾經任設計思考社幹部、簡報課助教,也獨自環過澳洲蒐集夢想和故事。目前則在心理學和文字上耕耘。聯絡: [email protected]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