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議題廣場 / 為什麼新聞媒體就是不愛報導原民議題?──淺談原住民族運動的困境

為什麼新聞媒體就是不愛報導原民議題?──淺談原住民族運動的困境

轉自「一起陪原住民族劃出回家的路」Facebook粉絲專頁。

 

「今天不讀書,明天當記者」,坊間時常以這句話來嘲諷媒體工作者,對於嗜血的媒體內容更是嗤之以鼻,因此每當播出災難災害影片、搶奪擄人等血腥抑或悲慟畫面,許多以監督媒體為責的組織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呼籲觀眾以實際行動檢舉,觀眾們亦憤恨地撻伐這些為收視率及點擊率而活的媒體,彷彿恨不得此生再也看不到這些灑狗血的新聞。

 

但是,光是批評就夠了嗎?觀眾真的就只願意觀看溫馨善良、為公平正義而報導的新聞嗎?又願意為了有價值的新聞付出多少呢?

 

在歡度端午節之餘 有一件事情必須知道

 

轉自「一起陪原住民族劃出回家的路」Facebook粉絲專頁。

 

在上個月30號時,正當全台灣上下忙著立雞蛋、划龍舟,嘴裡咬著粽子過著端午節時,凱達格蘭大道上距離總統府僅幾步路的地方,原住民族團體「原轉小教室」已經在此駐紮97天,為的是抗議有關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的《原住民族土地及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以下簡稱「辦法」)排除私有地,但日子一天一天過去,總統大選前號稱「最會溝通的政府」的總統蔡英文,卻一次也沒出現過。

 

依照莎瓏.伊斯哈罕布德和馬躍.比吼所述於蘋果日報所述:「原住民傳統領域」是原住民原本「生活的空間」,也就是居住、農耕、漁獵與採集的土地、流域與海域。而這「生活的空間」,並不像是當今的土地所有制,白紙黑字劃分得一清二楚,而是部落或家族所共同擁有,包含漁場、獵場和採集地,大家依循祖先豐富的生活經驗,以及大自然生態法則,尊敬和愛護土地。

 

原委會於西元2002年至2007年間曾做傳統領域調查,總結台灣所有原住民族擁有的傳統領域約180萬公頃,但歷經百年來統治者以武力、以法律強奪原住民族的土地,使得今日的原住民族失去昔日的家園。

 

總統蔡英文也在3月21日召開的原轉會承認:「從歷史正義的角度來說,傳統領域是先存在的事實,國家法律上公有、私有土地的區分,則是後面才發生的事,兩者有所區別。」也曾提出劃設、公告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等具體承諾。

 

然而,當原委會發布「辦法」並訂定部落傳統領域未包含私有地,相當於剝奪了約100萬公頃的原住民族傳統領域,著實賞了原住民族一個大大的耳光,讓曾受邀在總統蔡英文就職典禮上演唱的原住民族歌手Panai Kusui感嘆:「我就覺得自己深深受騙。」,原委會此舉也逼得原住民族團體於今年2 月23日開始夜宿於凱道,訴求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道歉下台,並修正《原住民土地劃設辦法》,完整部落傳統領域範圍。

 

一開始,由於是社會新事件,各家媒體尚有興趣前往拍攝報導。然而,由於缺乏激烈抗爭的場面與腥羶色的畫面,久而久之這些支持轉型正義的聲音在媒體上便逐趨薄弱,愈來愈少人看到有關這場社會運動的訊息。

 

在端午節那天,我前往凱達格蘭大道,彩繪著從台東加路蘭部落帶來的石頭並拍照上傳至臉書後,有朋友問我:「原來還有人在凱道喔?」,我不可置信地回答:「是啊!」。頓時間才發現原來自己一直待在臉書的同溫層之中,以為這議題仍被許多人關注著,殊不知在新聞媒體減少報導之下,社群媒體也未將此議題擴散。

 

血淋淋的事實 不能只由腥羶色的畫面來呈現

 

 

去年(2016年)環保署通過「杉原棕櫚濱海渡假村開發案」環境差異分析,引發原住民族的不滿,認為原住民族委員會(以下簡稱原委會)漠視原住民族權益,然而整起開發案自提出那天起,鮮少引起新聞媒體的報導,更別說讓社會大眾意識並關心此事件。

 

直到去年7月,加路蘭部落族人鍾錦榮下跪於行政院門前,對著石泥地猛力磕頭十六下,控訴政府讓原住民族的山海土地任由財團剝奪,他頭上流下鮮血,卻讓這次的行為帶著議題上了新聞版面,斗大的標題寫著「抗議開發案 原民磕頭濺血」、「東海岸最大開發案 原民磕頭抗議」、「為抗議棕櫚濱海開發 原民跪地16磕頭」。

 

曾幾何時,攸關整個民族生活的事情,需要藉由聳動的標題和煽動人心的畫面才能才能讓媒體願意報導、觀眾和讀者願意關注?若今天社會運動沒有流血衝突,究竟還有誰願意多花心力在這些訊息之上?

 

健康的新聞傳播環境 只靠媒體工作者一點也不夠

 

新聞媒體不是慈善事業,它們和所有商業一樣,有需求才有消費,有消費才有供給,也就是說,有人想看的新聞,新聞工作者才得以被分配到資源前往報導。試想,若今日觀眾都只觀看血腥、犯罪、搞笑的新聞內容,那麼新聞媒體為什麼要耗費心力在沒有人重視,但卻需要被揭發和報導的事件上呢?

 

原住民族運動的新聞一直以來都少有人看,更別提幾乎沒有新聞媒體願意耗費大幅版面報導。原住民族僅佔全台灣人口的2%,多數人對於原住民族亦不甚了解,談及並肩作戰更是難上加難。然而,正是因為少有人關心原住民族議題,政府便在6月2日趁著媒體將焦點都放在今年最強的豪大雨引發的災難時,出動大批中正一分局警力,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清除原民團體擺放在凱道上的帳篷、獨木舟等物品。而這些新聞,又被多少人注意到了呢?

 

當觀眾沒有將注意力分給難以抓住眼球的弱勢族群新聞上時,新聞媒體工作者自然不會花太多心力在為正義喊話,畢竟,上層主管看的是利潤、是數字。因此,若期許台灣能有個健康的新聞傳播環境,若希望真正該被注意的議題內容能擴散出去,要做的第一步很簡單:請停止觀看和點擊以聳動標題吸引觀看的腥羶色內容,請主動瀏覽和閱讀值得被關心的議題。藉由讓新聞媒體知道這些以往不被重視的面向是重要的、是持續能經營的,才能促使媒體環境能有正向循環。

 

 

參考資料

  1. 莎瓏、馬躍:土地 是回家唯一的路
  2. 和小英還是朋友? 巴奈:不可能被騙第二次
  3. 抗議開發案 原民磕頭濺血

About 洪 叡珊

就讀政治大學傳播研究所,主修整合行銷。 喜歡記錄旅行中的每一次感動,所以成為美食旅遊部落客。喜歡嘗試新事物,因此到旅遊新創和公關公司實習。聯絡資訊[email protected]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