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議題廣場 / 臺灣創業生態大檢視(下): 政策與環境

臺灣創業生態大檢視(下): 政策與環境

章頭圖片來源: cc0

在筆者的上篇文章中,引入了創業生態系的概念、列出了創業教育、創業教育、法規管制與總體環境等四個核心元素,並就前兩項元素做了進一步的探討。

這次,筆者會聚焦在法規管制與總體環境這兩項元素上、並為臺灣創業生態系的近況與未來發展做總結。

 

一、政府政策

政府除了可以提供補助、做為新創事業的募資來源之一外,還能決定一國創新的氛圍、及新創事業發展的空間。與新創有關的政策,包含了租稅待遇、業務管制、組織型態規範、募資工具與管道限制等,其影響力幾乎橫跨了新創成長歷程的每一個階段。

 

 

然而,目前臺灣的新創政策還有相當改善空間。單以租稅政策與整體官僚體制對新創企業的友善度來看,我們的全球排名23、屬於中段班。但在業務內容、募資管道與工具、新創組織規範等方面,政策對新創生態有相當不利的影響:

  1. 業務內容管制
    特許業務規範的初衷,是為了保護消費者權益,而由政府做源頭控管。然而,當政府保護過了頭,反而會抑制創新、變向保護既得利益者,並讓消費者缺乏風險意識,怠於學習為自己的選擇負責。特許業務的標籤,導致臺灣新創在交通運輸、旅館住宿、支付金融等國外熱門新創領域難以取得建樹;更甚者,創業團隊還必須步步為營、時時顧慮著是否會觸及法律的界線,而使創新空間更為受限。
  2. 募資管道與工具限制
    在臺灣,初創期團隊取得資金的管道,在私下籌措方面仍以自掏腰包、同親友借貸為主,天使基金與創投因逐家接洽成本高、占比仍有限。


公開募資方面,國內眾募平台案件仍以回饋型/銷售型為主難以做為長期穩定的資金來源、股權眾募的投資門檻限制,反而讓早期投資人難以大量注資、新創事業股權容易過度分散。

在募資工具上,尚未IPO的新創企業選擇有二:(1)股權或債務融資;但不論哪一種都有其問題:採用股權融資,可能造成稀釋團隊持股,增加游離股東的問題;(2)而採用債務融資,則因初創期團隊盈利有限,不易週轉大額資金。海外新創常用的可轉債、差別權利普通股等工具,更不在許可範圍內、造成資源難以有效的轉移給新創。

  1. 組織型態與資本限制
    多數事業採用的標準組織型態──股份有限公司,對新創事業而言有許多不便之處,諸如無法發行可轉債、無法折價發行股份、原始團隊成員無法以信用或勞務出資、技術入股稅務問題、無法同股不同權等問題,在在影響著團隊拓展業務與募資的能力。
    目前臺灣雖然開放了有限合夥、閉鎖型股份有限公司兩種新型態,但前者在未來發展性及出資種類上較為受限,後者則因章程設計複雜、律師費用較高(可達50萬新臺幣),新創企業採用狀況不普遍。 

      

 

要塑造一個對新創有善的監管環境,筆者認為以下的改革是必要的:

 

  1. 放寬業務管制
    政府應該扮演的角色,是遊戲規則的制定者、而非實際參與者。新創從事特許業務,是否該被監管?當然應該,但應適度。依法登記列管、報繳稅捐、投保保險等攸關消費者權益的規定,不論新創或既存廠商都應該遵守。但在那之後,便應該將主導權還給市場機制本身,讓產業決定自己未來的方向,讓消費者學習保護自己,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1. 創造法令緩衝空間
    監理沙盒,是政府可以對新興商業模式做出的正面回應。對於業務可能有適法性問題、但確實具有創新意義與價值的團隊,政府可以給與其一段緩衝期,允許在小範圍內對特定客戶試營運,藉以更精確的評估它帶來的利弊得失、而非一開始就以違反監理規範為由加以禁止。
  1. 增加新創募資彈性
    增加有限與股份有限等一般型態公司可用的募資工具種類、減少股東非現金出資限制、放寬境外投資人資金入境規範、減輕技術做股稅負等,都是提升新創募資能力的可能方式。此外,對於風險與潛在報酬較高的早期投資,筆者認為仍宜限制投資人身分,保障投資人權益並為新創把關投資人品質、但投資額度與工具方面應回歸契約自由範圍,由雙方自行決定。

二、總體環境

這個向度包含了新創所在國家的市場規模、接觸海外市場的能力及社會整體創新氛圍等。

然而,我們的經濟環境開放、新創對接海外市場的渠道相對暢通,故如分期付款服務商Installment、B2B雲端服務商CloudMile等新創公司,自始即將目標市場設定在海外,使公司成長性不受限於國內市場狀況。

創新氛圍,則是真正值得擔心的部分,整體上臺灣社會似乎並不鼓勵新創創業──這反應在兩個面向上:

 

  1. 創業者社會形象與地位

    在臺灣,本身是專業人士(醫生、律師、會計師等),或服務於知名企業(外商、本土大型公司)者,因一般社會地位較高,較容易取得資源。反之,創業者即便提供的產品名揚海外,在國內名聲不甚顯赫、大眾又無法理解它的商業模式,故很難得到他人尊崇的眼光。創業家的社會地位不高,也直接導致臺灣家庭對創業多持反對意見,希望後輩能走上安穩、平順的道路,而非走上冒險犯難的創業之路。

 

Source: GEM Global Startup Report

 

  1. 社會看待創業失敗方式

    平均來說,9成的創業都是失敗的。
    但創業失敗之後呢?理想情況下,創業家可以從失敗中汲取教訓、增加下次創業的成功機率,而豐富的創業經驗(不論成敗),也是早期投資人重要的參考指標。如此一來,創業失敗者會不斷自我淬煉、回到人才池中,持續為創業活動提供動力。然而,臺灣的社會氛圍對「失敗」的肯定不足──不論是一般大眾的認知、或政府機關、金融機構,都是如此。如果創業失敗被視為人生中的一個汙點,創業家何來重新站起的勇氣?如果創業失敗意味著資源將更加受限,創業家何來東山再起的能力?

  2. 市場對新興商業模式與商品接受度

    若要說臺灣大眾不接受創新的產品或服務,是有欠公允的。實際上,由回饋型眾籌平台的募資金額與案件數穩定成長這點來看,我們對於新創商品還是很支持的。

那麼,問題出在哪裡?就在短視與戀舊兩件事情上。短視,是因為大眾希望在短時間內能拿到確定、具體的報酬,造成高技術門檻、硬體類創新,及對企業(2B)導向的服務或產品不受市場青睞,變向導致臺灣新創競爭力不高的後果;戀舊,來自我們對安全過度的渴望。因為舊方法不會出差錯,所以沒有必要接納新的商業模式──即便它能解決現存的痛點且更安全、更有效率,只要有陣痛期存在,我們就可能裹足不前。

 

臺灣新創公司產品別/目標客群別統計[註一]

 

 

那麼,該如何讓總體環境對創業者更為有利?筆者認為以下改變是必要的:

 

  1. 破除大企業迷思

    企業社會地位的高低,應該取決它能創造多少價值、而非規模或名氣的大小。同樣的道理,社會看待創業家時,應該問的是他做的是什麼事,而非他在哪家公司上班;如果那件事可以為社會帶來更多的福祉,那麼不論是隻身創業或服務於企業,都是值得敬重與鼓勵的。

  2. 保持開放的心胸

    要讓創意萌芽,消費者也是關鍵的因素──如果一直拘泥在習慣的商業模式、畏於接受改變,改變就不會發生。
    面對新興的產品或服務,消費者應該保持開放的態度,並學會自己蒐集資訊、評估購買的風險與利益,而非單純仰賴政府保護。

 

臺灣創業生態系正在改善、但我們可以更好

 

相信大家都很關注,臺灣的創業生態系是否有改善的趨勢?筆者認為,答案是肯定的!

由近年來我們在各領域的改革來看,創業生態系確實正朝著健全的方向發展、不過,還有許多環節是我們可以做得更好的:

最後,筆者引入創業水循環概念,總結我對臺灣創業生態系未來的發展願景。

在一個健全的創業生態系中,創業資源會經過以下流程,不斷在體系內循環並逐漸擴張:

  1. 富有創意與膽識的人才,在創業資源池中接受哺育、努力朝山峰前近
  2. 在過程中不幸失敗的創業家,能吸取經驗、回歸資源池,準備重新啟程、並將經歷分享給其他有志創業者
  3. 成功登頂而升華的團隊,開始拓展屬於自己的資源、逐漸壯大
  4. 成功的創業者反饋給資源池,做為創業教育的講師傳授自己的經驗、也做為投資人提拔更多優秀的創業家

 

筆者期待有一天,臺灣會成為另一個新創樂土,為我們的社會注入全新的活力!

 

 

[註一] 統計資料不包含眾募平台項目、僅計入接受機構投資並有公開消息者;樣本中未揭露募資金額者主要為面向企業的軟體公司,故此統計結果可能低估了面向企業、或提供軟體服務的公司募資占比

參考資料:

  1. 天下雜誌: 為何新創企業活不下去?
  2. 數位時代: 罰完Uber 2500萬,再罰Airbnb,靠罰款真的可以解決問題嗎?
  3. 數位時代: 2016臺灣創業大調查
  4. 北美智權報: 閉鎖性公司法上路近一年、為何新創公司不買帳?
  5. iThome:政院版監理沙盒大鬆綁!不是金融業者也可以申請創新實驗
  6. 泛科技:臺灣已有三家股權群募業者,創業者能藉此脫離寒冬嗎?

About 黃 楷瀚

從傳統商銀、數位金融到投資銀行,實習經歷無奇不有又飄忽不定的怪人。天天都在思考新議題、沒事喜歡蒐集資料做做簡報,持續開發新的想法。如果不是窩在電腦前,就一定是在臺北街頭迷走中。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