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經濟金融 / 人民幣國際化的二萬五千哩長征

人民幣國際化的二萬五千哩長征

Pic by Song Chen

 

川習會未擾亂長江春水,中國也快要從美國認定的「匯率操縱國」名單上下莊,緊接而來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更支撐著中國的大國之路,不少媒體與官方皆稱此次會議是人民幣國際化的新里程碑,有望壯大成實力堅強的國際貨幣。人民幣真的能成為支撐半片天的國際貨幣,享受其所帶來的經濟與政治好處嗎?

 

國際貨幣怎麼分級

古人以貝做錢、拿紙換金,貨幣一直是重要的計價標準與交易媒介,不同國家的貨幣也存在著差異性,因此專家學者們發展出了許多衡量貨幣的方式,其中Benjamin J. Cohen便以金字塔的意象將貨幣做分級,由上而下分成七層,知名學者Susan Strange則將貨幣以功能性區分成四種。以金字塔分級而言,美元位於金字塔頂層,在國際的流通性與使用上皆是企業與國家首選,也較為穩定;人民幣為位於第三層的菁英貨幣,在一特定區域中被發行國與少量鄰國使用作為交易媒介的貨幣,但擴及度與頻率皆沒上層高。按照Susan的分類,人民幣則屬於中性貨幣(Neutral Currency),雖對市場有一定的影響力,但國際化程度卻略顯失色。

貨幣金字塔分為七階,分別為,頂尖貨幣、貴族貨幣、菁英貨幣、庶民貨幣、被滲透貨幣、準貨幣與偽貨幣。圖上依序分別為美元、歐元、英鎊、韓元、巴西雷亞爾、非洲剛果法郎、巴拿馬巴波亞 /作者繪製

 

由上面兩者看來,人民幣在分類中距離頂尖間貨幣還有一段距離,然這艱辛的路是來自哪裡呢?

 

不神聖三角下的人民幣

 保羅·克魯格曼(Paul Robin Krugman),曾提出一個國際政治經濟學概念被稱為三元悖論(The Impossible Trinity),國家可能有三個目標分別為貨幣政策的獨立性、匯率的穩定性與資本的自由流通,但要同時達成三者是不可能的,最多僅可能達成其中兩者。

 

不神聖三角- 三元悖論 / 作者繪製

 

當一個國家要有貨幣政策的獨立性同時要保障資本自由移動的時候,其匯率不可避免的受國家內主動發起的政策決定與國際資本移動的雙重影響,因此其匯率往往較波動,匯率的不穩定性容易造成貨幣持有者與市場的不安。

若一個國家要維持資本的自由移動同時保有穩定匯率的話,他必須犧牲的就是貨幣政策的自主性。他國做出的經濟與貨幣政策往往會對國際市場造成波動,為了維持自身穩定的匯率勢必要做出相對因應的措施,自身國家的貨幣政策就變成在處理強勢貨幣國丟出的問題,較少有閒暇空間去發展出自己的貨幣政策。

一國若要有穩定的匯率,同時又要有主動的貨幣政策支持他在國內與國際發展的話,就必須實行資本上的管控。從造成匯率波動的源頭著手,直接進行控制,中國目前就處在三角中的這一側。

 

資本管制是中國無法邁向國際頂尖貨幣的元兇?

成為一個國際貨幣並非這麼簡單,要被國際社會廣泛的使用首先必須具備兌換的便利性與高流通性,該貨幣同樣需要有強力的貿易網絡,強大的流通力讓其他國家普遍上支持使用該貨幣,除此之外眾人對這貨幣的未來抱持著信心,唯有信賴這貨幣的穩定性才會持有該貨幣進而用它進行交易結算與儲存投資。

中國為了穩定計畫中的經濟發展與匯率,強力的資本管制乃中國現今仍持續實施的政策之一。中國雖為大市場與大工廠,有著強大的貿易網絡,但兌換與流出的不方便性讓人民幣至今依舊無法往更上層的貨幣邁進。

 

人民幣的二萬五千里長征

2016年美元加強了主宰金融市場的力道,2017年歐元同樣加入戰局,讓原本漸有一席之地卻苦無進展的人民幣硬生滑落國際支付貨幣的前5名。

 

資料來源:Swift (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 / 作者繪製

 

中國央行高層對於此態勢也一反常態的大動作回應,兩位副行長先後強調了人民幣國際化的長期戰略與加強市場作用,行長周小川更鼓勵大家多使用人民幣,希望能為一代一路提供金融上的支持。

中國想藉由亞投行與一帶一路帶動人民幣,在中國較有主導權的區域組織與國家中推行人民幣的廣泛使用,在地圖上則成為東亞的「人民幣走廊」。但問題依舊,中國是否願意更開放它的資金移出與投資,此現象又是否為成長趨緩的中國能應付得來。

更為重要的,外國當地需要使用人民幣進行交易與結算才有達到人民幣國際化的目標,而非將資金帶到當地後依舊轉換為其他貨幣作為支付,這樣則是變相資本外流的單純投資而已。因此中國本身若未設有足夠誘因,各國使用人民幣作為主要貨幣的機率依舊不高,畢竟就現況而言人民幣依舊不能算在頂尖貨幣之中。

原本藉由問鼎一籃子貨幣(currency basket)想加深國際對人民幣的信心,但資本管制總是讓人產生該貨幣無法面對大市場的意象,再加上近期喧囂塵上的影子銀行(Shadow Banking System)更加深市場對人民幣的不安,同樣打擊著民眾對人民幣的信心。綜觀上述所言,一代一路與亞投行對於中國或許是個自己創造的好機會,但這千載難逢是否能億載今成,就需要中國大刀闊斧的放手去做了。否則要與美元並肩不說,若要成為被區域所接受的國際性貨幣,人民幣著實還有好長的路要走。

 

資料來源:

Benjamin J. Cohen and Tabitha M. Benneyb, ” What does the international currency system really look like? ,” Vo1.20, Dec. 2013.

Benjamin J. Cohen, Currency Power (New Jersey: Princetion University, 2015 ).

Thomas Oately,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 ( London: Routledge, 2012).

CAN THE RENMINBI BECOME A GLOBAL CURRENCY?,  OpenMarkets, Jan.7, 2015.

RMB Internationalization Spreads Wings with ‘Belt and Road’ Strategy, SWIFT, June, 2015.

RMB Tracker April 2017, SWIFT.

〈探索在一帶一路投資 擴大使用人幣〉,《易綱》,2017年5月11日

中國人民銀行

 

 

 

About 張 聖杰

擅長領域為區域經濟研究、國際政治經濟與產業分析,奔走於產官學三界,興趣面向廣泛。從事文字耕耘十年有餘,喜歡吸收新知,期望自己能將硬學問寫成大家都能輕鬆了解的知識文章。 mail: [email protected]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