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議題廣場 / 穿著「不正確」,受害就是自己活該?——印度跨年集體性騷擾事件反思

穿著「不正確」,受害就是自己活該?——印度跨年集體性騷擾事件反思

 

 

2016 年 12 月 31 日,人人都開心的迎接2017年的到來,但是在印度邦加羅爾裡,許多女孩子卻經歷了可怕的一晚。

 

當晚,上萬名群眾聚集在街道上歡慶著,其中有數千位男性在擁擠的人群中趁機對身旁的女性上下其手,受害者們甚至因加害人數眾多而無法記得嫌犯臉龐,而過少的警力完全無法控制現場狀況。其他並未加入人群的女性,也在附近的街道上遭到騷擾。事後警方一度宣稱無接獲任何報案,在媒體大肆報導後才改口,並逮捕至少六名嫌犯。

 

在恐懼之下生活的印度女性

 

類似的性騷擾事件在印度其實並不少。近幾年來,印度發生過幾件駭人聽聞的性侵暴力事件,而僅僅是2015年,警方留有紀錄的性侵案便高達三萬四千多件。除此之外,調查顯示,近八成的印度女性在生活中曾經遭到騷擾或暴力,其中大多數無法得到周圍民眾的援助。與之正相關的,是印度女性地位的低落。在這個古老又急欲邁向現代的國家裡,即使擁有許多優秀的女性在職場上,但女性受虐和遭受不平等對待的事件卻仍層出不窮。

 

在傳統宗教、種性制度等文化因素的互相影響之下,女性在印度傳統社會中被看作是男性的附屬品,即使在成長過程中出現遭到家人唾棄、毆打、甚至殺害的情況,也並不罕見。許多婦女懷了女孩後便遭到暴力對待、強迫人工流產。除此之外,有些男人仍然將「性侵」當作一個權力象徵,以用來懲罰他們認為有過錯的女人。

 

 

回頭看此次跨年性騷擾事件,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印度卡納塔克邦 ( Karnataka ) 的內政部部長在宣稱將改善女性處境與安全後,話鋒竟一轉:「這次事件的發生,原因是許多女生模仿西方的思想和穿著。」此一言論隨即遭到各方的撻伐,不僅印度內政部次長表示這個說法不負責任,Twitter 上也出現許多不滿的聲浪。他們認為想怎麼穿是那些女生的自由,不是犯罪的藉口,無論是這樣的發言或是此次可怕的事件,都是邦加羅爾的恥辱。

 

但如此檢討受害者的言語,其實仍然存在我們的生活中。

 

該為罪行負責的,是誰?

 

 

在許多性侵案件中,除了不齒加害者行為的輿論外,也有不少人會認為,是女性自己沒有保護好自己、穿著不當,而讓對方有機可趁。的確無論任何人都該保護自己的安危,防範風險;而現存事實中,比起大部分的男性,女性也由於生理條件的差異,受到威脅時較為弱勢。

 

然而我感到疑問的是,在家庭中父母總從小叮囑女兒出門要保護自己、注意自己的穿著,其中又有多少家長也如此對兒子耳提面命,提醒他們尊重異性?我身為女性,已不只是在深夜時需要小心,甚至習慣在男性多的場合就必須繃緊神經,其實感到非常疲乏。這一切的背後,是否都來自我們習慣將男性視為情慾的主體?

 

如果總把「男生就是克制不住自己慾望」掛在嘴邊,等於視男性大膽露骨表現慾望的舉止為「正常」。在這樣的價值觀下,女性被認為要為防止男性的遐想負責而男性卻因此能夠把自己的行為責任推給女性一些,自此罪行有了出口。例如在匿名社群 PTT 上總頻繁地出現意淫女明星或漂亮女性的言語,但當相關的性騷擾案件發生時,又產生許多言論檢討受害女性的穿著與行為,就像是認為「讓男性有遐想空間,他就有權付諸行動」一樣。

 

另一個角度來說,女性的性慾長期受到忽視和汙名化。前陣子,我的朋友和她的男性友人聊到想去看《格雷的五十道陰影》這部電影,卻得到有些敬而遠之的態度和異樣眼光。當然,這個作品以女性情慾幻想的視角,描述了較多露骨的情節,但若是同樣情境轉換到男性身上,當一群男性討論著A片或性方面的事時,最多就是笑虧他們很色,沒有人會覺得這樣不妥。身為女性,透漏自己有同樣的慾望需求和好奇時,卻像是違反了某種常理。

 

論性別,只要是人皆有慾,也都需要學習在適當的時機控制它,但許多社會仍假設男性才是有慾望的一群、並視其表現為「正常且較難壓抑」。會不會正是這樣的觀念,導致仍有許多的悲劇發生?印度女性委員會主席在內政部部長失言後,也曾憤怒地表示:「難道我們的男性已經軟弱可悲到,見到穿著西方服裝的女性就會失去控制?」

 

發生過的,遠比我們所聽見的更多

 

在印度,受性騷擾和性侵害後報案的比例偏低,約有七成的被害人在受害後隱瞞事實而未報警。在傳統社會中,女人一旦和「性」扯上關係,便被認為讓家門蒙羞,甚至從此難以適應生活,為了防止這樣的情況,大多人選擇三緘其口。而即使在較進步的社會,被害人也害怕著面對他人的眼光。

 

 

除了害怕被社會檢討之外,當被害人在重述案發情況時,當事人每次的回想就如同再度受到暴行。尤其在冗長的審查程序中,如果沒有專業的人士詢問並加以輔導,很容易造成二次傷害。

 

去年爆發的輔大性侵案件中,夏林清院長曾對被害同學說:「請不要站上一個受害者的位子。」,對於一個受暴事實罪證確鑿、身心陰影已不知何時能揮去的被害人來說,卻必須繼續遭受這類言語的攻擊,是非常殘忍的事情。為了不承受再度受傷的風險,受害者不願將事情鬧大的舉動,也不令人意外了。因此,我們能得知的,常僅僅是一小部分而已。

 

結語

 

造成慘劇的原因,可能不只是加害者的人格問題,更沉重的是常常關係到背後整個社會的價值觀。當傳統的思維變成遺毒,拖住國家對人民安全的保障時,犧牲的便是那些受害者。

 

近幾年來由於許多社群團體的努力,性別意識持續在翻轉,但我們身在長期以男性慾望為主體的文化教育中,很難去檢視自己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句玩笑話,甚至什麼時候該認真嚴肅也是一個難解的問題。

 

習以為常的觀念絕對不是真理,望不論性別,我們都要勇於捍衛自己的感覺,並去反思,既有的成長環境帶給自己哪些影響為建立更友善、更平等的社會一起努力。

About 孫 若甄

淡江法文系畢業, 對人事物變化敏感、正義感過剩, 喜歡藝術、音樂、和創作有關的一切,喜歡懸疑的故事。 慢熱卻總是朝著人群走,文字是紓解矛盾自我平衡的方式。 對世界充滿熱情,期許自己永遠在擁抱新奇之餘不忘批判思考。
聯絡信箱:[email protected]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