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品牌消費 / 為你瘋狂:窺探韓國粉絲文化

為你瘋狂:窺探韓國粉絲文化

 

隨著韓流風靡世界,韓國粉絲特別的支持方式也漸漸廣為人知。韓國的粉絲團體非常的有組織性,當一個韓流團體成立時,公司便會為其眾粉絲「取名」,通常背後附有美好的含意,而後訂定應援燈樣式顏色。而每個團體幾乎都有許多後援會稱作「站」,除了共同設計歌曲應援外,更在偶像團體出演電視節目時,配送各式各樣的食物作為慰勞與應援,並舉辦大大小小的活動。

 

但是,如此特別的文化,是如何形成的呢?

 

「偶像應援時代」的發展

 

1990年代,韓國開始接收許多歐美流行音樂的洗禮,而「徐太志與孩子們」可以說是第一個韓流團體。當時的他們帶著嘻哈與美式的新風格席捲了韓國,年輕人為之瘋狂,媒體與傳播的發達也加速了資訊的傳遞,並首次有大批追星族集結在活動現場的現象。

 

所謂的「歌曲應援文化」,也可說是從這時開始,歌迷們在歌曲中重點的句子加入合唱呼喊,歌手在台上演唱,粉絲在台下也跟著應和。出了唱出歌詞外,歌曲前奏與間奏中喊出人名與口號,也是主要的方式。應援色也是另外一個特別的現象,最初起源於團體「H.O.T」時,所屬SM公司訂定「白色」為其代表色,創造白色螢光棒與氣球為應援物,從此之後各家藝人紛紛效法,造就現在韓國娛樂圈五彩繽紛的景象。

 

 

然而這樣的文化能夠如此壯大,我認為可能還是與韓國社會的集體生活習慣息息相關。歷史上,韓國一直是夾在許多強權之中,先後被統治、侵略,加上內部的民族較為單一,造就他們必須團結起來的危機意識,甚至以排外、帶有(些許)恨意的方式凝聚集體意識。長久發展下來,韓國人習慣依循集體規則行動、從眾,對團體生活有極大的安全感,若是常常獨自一人,容易被排擠、視為不合群。韓國許多餐廳只備有兩人份的餐點,若單獨到餐館吃飯則會令人覺得奇怪,從而得知他們對於「群體」的需求有多高。

 

 

因此,即使只是支持喜愛的明星,也尋求集體的認同,後援會的組織性便建立得更加穩固。演出時舉起象徵該團體的應援燈,除了壯大明星聲勢,更強烈標示著「我們是同一群人」;團員演唱的同時加入歌迷呼喊,除了讓台上歌手感受到力量,更傳達了「我們和你們一直在一起」。

 

偶像與粉絲的親密關係

 

韓國的娛樂經紀公司也藉此集體力量,進行行銷策略。偶像團體成立後,公司會設置官方粉絲會員網站,想申請加入必須繳交會員費用,並同時經過審核。一旦加入後,明星所參與的活動時程與各種資訊,便會通知會員,使其能第一時間抵達現場支持。而各大後援站論壇在安排各類應援活動時,會直接與公司方進行溝通協商,其中較高層的管理階層甚至能有與明星直接接觸的機會。公司也將偶像團體經營成品牌形象,除推出許許多多的周邊外,近年來盛行的直播也有計畫地讓粉絲們更貼近明星生活。作為公眾人物的壓力著實不小,粉絲的確是偶像們堅持下去的力量,但如此密切的關係,也有劇烈的副作用。

 

 

由於塑造出彼此相依的情感,也連帶強化迷妹迷弟們對偶像的幻想與期待,加上韓國人較愛恨分明的個性,「私生飯」與「Anti飯」應運而生。(這裡的「飯」是英文fan的別稱。)所謂的「私生飯」,便是將偶像當作人生的唯一目標般,盡一切努力接近他/她的生活,在住處旁守著只為見上一面,甚至跟隨偶像的所有行蹤。

 

而「Anti飯」,意指所謂的黑粉,則更為嚇人。如前所述,由於關係被塑造得極為親密,明星的一舉一動也更加被放大審視與檢討,只要稍有不慎,便可能被一群較極端的人厭惡,若是鬧出緋聞,甚至可能讓原有的粉絲由粉轉黑。Anti飯們輕則在網路上的Anti論壇大罵詆毀,重則可能以實際行動傷害。曾有黑粉假扮女星粉絲接近,趁機向她潑灑墨汁;送上應援食物,卻偷偷在裏頭下毒,導致偶像生病的消息也不少。筆者所追隨韓國團體「BIGBANG」的隊長GD,更曾在不知情情況下抽了粉絲送的大麻菸,感到不對勁後丟掉,卻因此對當時的演藝事業產生不小的影響。

 

韓國追星所形成的奇特文化,令人讚嘆作舌,但在這樣光鮮亮麗、聲勢浩大的應援畫面中,又有多少人因此迷失了自我、陷入不切實際的泡影中呢?無論是用何種方式自己所喜愛的偶像,希望每個人都能秉持尊重對方的心,讓粉絲繼續成為明星們發光發熱的力量。

 

參考資料來源:

  1. 楊虔豪.從《熔爐》檢視韓國人的「民族性」聯合文學雜誌.4月號/2013 第342期,取自PCHOME新聞
  2. 蕭新煌.〈韓國人的恨〉(發表自:1987年11月4日聯合報副刊「想像集」專欄)
  3. 科普|韓國不可思議的粉絲應援文化 
  4. 明星粉絲論壇管理人員訪談 .韓國中央日報中文網
  5. 楊淑斐.追星 跟你想像的不一樣(2015年10月1日),喀報
  6. 鍾樂偉.韓瘋:讓世人瘋狂的韓國現象.2014年8月8日出版

 

About 孫 若甄

淡江法文系畢業, 對人事物變化敏感、正義感過剩, 喜歡藝術、音樂、和創作有關的一切,喜歡懸疑的故事。 慢熱卻總是朝著人群走,文字是紓解矛盾自我平衡的方式。 對世界充滿熱情,期許自己永遠在擁抱新奇之餘不忘批判思考。
聯絡信箱:[email protected]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