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經濟金融 / 宏觀經濟 / 韓國的駭人怪物──Chaebol

韓國的駭人怪物──Chaebol

(JUNG YEON-JE/AFP/Getty Images)

 

2017年三月,韓國的兩大財閥三星集團(Samsung Group,삼성그룹)與樂天集團(Lotte,롯데)因行賄事件被送上韓國法庭,兩者皆未隨著朴槿惠的下臺而落幕,反而更帶出了南韓政府與財閥間複雜的政商關係。Chaebol一詞源於韓語「財閥」(재벌)的發音,英文特別用這詞來指幾乎掌控所有食衣住行育樂的韓國財閥,這些宛如駭人怪物般的大財閥們,究竟是如何形成?

 

能謀重利,必承其因──財閥者們

1953年,歷經韓戰烽火洗禮的韓國正要開始戰後的經濟復甦,在李承晚總統的代領及美國的援助之下,韓國的經濟與生活逐漸上軌。然此時逐漸壯大的企業中不少是倚靠親密的政商關係獲得大量的補貼,政府為加快國家經濟復甦,也建立不少專賣制度,在這互惠之下,少數企業獨踞山頭擁有更佳良好的發展空間。韓國有超越五成以上的大企業都是在1950及1960年代成立的,指標性的十大財閥中更有半數之多。

 

金融海嘯前之十大財閥列表/作者整理

 

韓國政府為以重工業作為支撐國家經濟發展主力的一環,於1973年宣布「重化工業宣言」(Heavy and chemical Industrialization Declaration)藉此發展出口導向的重工業。政商密切的合作雖也造就了第二波的高速經濟發展,但集中與壟斷的情形反而更加嚴重。1974年至1984年,短短的十年之間,韓國前十大企業占全國生產毛額(Gross National Product)的比例從15%上升至近70%,此現象更反映出了大財閥者們的獨佔性。

隨著1980年代產能過剩的經濟衰退,韓國政府開始思考政府官僚與各企業互動間的公平性及健全的市場環境。韓國政府在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後無法支付龐大的國際債務,不得不向國際貨幣基金(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求援,在IMF的要求下,韓國政府才針對資本市場與貿易市場做了相當程度的開放。

 

迂腐又燦爛的絆──裙帶

政商間私相授受造成了裙帶資本主義(Crony capitalism),裙帶資本主義指企業的成功多依靠密切的政商關係獲得政府的政策支持或資金挹注,甚至在法律上有所偏袒,此次的財閥行賄事件更又重新打醒人們心中的響鐘。企業在亞洲金融危機後的改革雖然使市場更加開放,但舊有的財閥對現今的韓國社會依舊有著巨大且深遠的影響,裙帶關係(Nepotism)更是容易被忽視。

裙帶關係除了在組織內部由少數內團體掌權外,其更涉及企業間彼此交互且錯縱複雜的投資,此舉將各公司的財政緊緊綁在一起,容易在景氣不好時造成相繼倒閉的骨牌效應。在2016年的全球裙帶資本主義評鑑中韓國獲得了20名的成績,但此次報告其實低估了它。其採計作為資料的行業中並沒有對汽車業、電子業與諸多新興行業加以計算,只著墨於傳統行業,這也是為何韓國裙帶關係的影響力遠被低估的原因。

 

國之巨獸──步步進逼:Chaebol

或許不少臺灣人羨慕韓國的經濟成長與所得,但卻忽略了由財閥們掌控的韓國社會存在著許多難解的問題。高所得的背後,其實含著「大企業限定」的符號。財閥們的企業與一般中小企業的起薪甚至差到2倍以上,青年們無不為了擠進大公司而努力,整體社會氛圍緊張而壓迫,甚至有專門開設給上班族的補習班於每天早上6至8點利用上班前做英文等專業技能的補強,使上班族們能掌握更多升遷與跳槽的籌碼。

韓國創業環境也相較險峻,臺灣不少會選擇開餐廳、咖啡廳做為事業的第二春,但韓國人民最普及所見的泡菜、燒肉,也分別由LG集團與現代汽車擁有最大的連鎖公司,石鍋拌飯則是由三星所掌握,若要開店除了成本上難以打贏外,首要面對的敵人就是這些曾被政府所扶植起來的財閥們。

 

 

2016年韓國企業占GDP比重/作者整理自Statistics Korea

 

然政府卻早已不可能放著這些企業自身自滅,台積電2015年占我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約3.6%已被說舉足輕重,三星2015年時的總產值就超過韓國GDP的20%,十大財閥更是超過75%。政府已必須去關注甚至救援這些大財團,其若大幅虧損或破產,所造成的巨大連鎖足以撼動韓國整個社會。韓國彷彿被巨大的財閥們緊緊掐住,而這大到不能倒的駭人怪物,將持續壓縮中小企業的生存空間,政府若再不有效解決大小企業失衡及與財閥們脫鉤,韓國終將成為財閥們的共和國而非人民安居樂業之地。

 

參考資料:

  1. 재벌닷컴
  2. The Korea Times
  3. Statistics Korea
  4.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5. The party winds down,The Economist ,May 7, 2016.
  6. Henry S. Rowen, Behind East Asian Growth: The Political and Social Foundations of Prosperity (Routledge: London, 1997).
  7. 蔡增家,〈政府主導與經濟發展:金大中時期南韓大企業改革之分析〉《全球政治評論》,Vol.22,2008,頁1-32。
  8. 蔡增家,〈上一堂最好玩的韓國學〉(先覺出版社:台北,107年)。

 

 

About 張 聖杰

擅長領域為區域經濟研究、國際政治經濟與產業分析,奔走於產官學三界,興趣面向廣泛。從事文字耕耘十年有餘,喜歡吸收新知,期望自己能將硬學問寫成大家都能輕鬆了解的知識文章。
mail: [email protected]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