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議題廣場 / 有線電視是拖垮媒體生態的元兇?

有線電視是拖垮媒體生態的元兇?

 

今年由銘報舉辦的「台灣2016媒體界代表字」是「茫」,迷茫的未來正是台灣媒體產業的最佳寫照。

 

近年來,韓國娛樂公司大舉入侵綜藝、音樂產業,日劇和美劇持續攻佔眼球,金馬獎被中國電影橫掃一空,新聞內容依舊充滿監視器、瀏覽器、行車紀錄器,台灣的媒體產業內容貧乏,逼得閱聽人只能上網「吃外食」。是什麼原因造成台灣媒體產業的沒落呢?我們用兩則新聞來看些端倪。

 

2016年8月,「三立新聞台」因上架中華電信MOD而遭「有線電視系統台」從54台移至70台,即使NCC對系統台處以30萬罰款,三立仍不敵商業壓力,最後黯然退出MOD;同年10月,「頻道代理商」因對新進系統台「全國數位」提出以「開播區域行政戶數15%作為最低簽約戶數」的條款,造成不公平競爭,公平交易委員會因而重罰三家代理商(凱擘、全球、佳訊)共1.26億的歷史天價,NCC至今仍在進行相關調查

 

頻道被挾持、新進系統台難以公平競爭,這正是台灣有線電視產業長期失衡的縮影。這種結構讓頻道業者沒有足夠收入,使頻道品質因經費不足而每況愈下,而新進系統業者也難以進入市場,無法推升服務品質和數位化進度,都造成了媒體產業的沒落,而混亂的法律和監理責任分配更是讓失衡情況雪上加霜。

 

這個產業結構是怎麼形成的呢?這要從——「有線電視系統台」和「頻道代理商」說起。

 

三大業者 聯手掌握電視生態圈

 

用我們常見的便利商店來比喻的話,頻道就像飲料,系統台像便利商店,代理商的角色就像他們的中間人,他們付授權費向頻道商買下代理權,再將代理權一起轉賣給系統台,系統台再將內容賣給消費者,就像飲料商將飲料批發給便利商店,便利商店再販賣給消費者。(見圖一)

 

圖一:有線電視產業鏈(製圖:康陳剛)

 

台灣的有線電視制度在2012年以前是一區一家(全台共51區),也就是一個區域只能有一家系統台業者,禁止跨區經營及新業者進入。在經過多年整併後,許多系統台業者將股權轉賣給大型業者,形成了「多系統業者」(MSO , Multi-System Organization),包含凱擘(富邦集團)、台固(富邦集團)、中嘉CNS(外資安博凱基金)、台數科、TBC台灣寬頻(鴻海集團)及其他獨立系統(包含年代集團董事長練台生)。

 

其中富邦集團、中嘉、練台生旗下同時經營頻道代理(見圖二、三、四),藉此掌控頻道來源,三大系統業者又相互買賣頻道,形成「頻道─代理商─系統台」垂直壟斷的局面。

 

圖二:富邦集團有線電視版圖(製圖:康陳剛、資料來源:NCC委外報告)

圖三:年代集團練台生有線電視版圖 (製圖:康陳剛、資料來源:NCC委外報告)

圖四:中嘉集團有線電視版圖(製圖:康陳剛、資料來源:NCC委外報告)

 

即使自2012年起,開放新系統業者進入及跨區競爭,但因硬體建設成本和頻道代理商要求的版權費都有高門檻,導致目前全台51個經營區仍有31區為一家獨佔,始終無法形成良性競爭的市場結構,造成前面提到的現象:頻道商沒有足夠經濟實力發展更好的內容、新進系統業者也因代理商排擠,增加許多有形及無形的成本,而受害最深的就是——台灣的媒體產業和消費者們。

 

雙管齊下  削弱三大業者壟斷力

 

要改變這樣的結構必須有兩大改革:分別從「改變頻道販售方式」和「打破產業垂直整合」削弱三大業者的壟斷力。

 

改革一:頻道自選,讓消費者決定內容

 

長期以來,台灣的第四台都是「綁在一起賣」,也就是所謂的「捆售」──消費者無法自由訂閱單一頻道,也造成系統台和頻道的不對等關係。

 

消費者很少因為一兩個頻道消失而退訂第四台,使系統台在和頻道協商授權費時也有恃無恐,盡可能地壓榨頻道求取最大利益,甚至曾有談判破局而斷訊的先例。

 

國內學者、業者針對頻道販售制度的修改已討論多時,NCC也終於訂定有線電視分組付費計畫送立法院審查,若是能成功實行,有線電視訂戶就不必像現在一樣,花錢買了一堆不會看的頻道,頻道商也更有誘因製作優質節目,達成消費者和產業雙贏局面。

 

改革二:切斷「代理商─系統台」連結,打破垂直整合

 

在全國數位一案,頻道代理商對全國數位提出「開播區內行政戶數15%作為最低簽約戶數」的嚴苛條件。對新系統業者而言,在剛進入市場時訂戶數量不多,卻要付至少15%訂戶的授權費給代理商,和舊業者相比每戶成本高出近二十倍,因此代理商遭質疑是要維持自家系統台的市場優勢,讓新進業者知難而退。

 

三大系統業者根據有線電視法第42條:「節目由系統經營者及其關係企業供應者,不得超過可利用頻道之四分之一。」合法取得頻道代理,各家旗下的代理商再互相協調授權頻道,形成現在的聯合寡佔態勢。

 

若能修法規範系統經營者及相關企業「不得供應任何頻道」,讓系統台和頻道代理商徹底切割,就能避免如全國數位案的情況。少了頻道代理商的牽制,新進系統業者的成本降低,將能讓各經營區的獨占情形大幅改善,讓系統台變成競爭市場,可望加速數位化及其他品質優化的進度。

 

結語:有線電視非改不可,媒體產業才能翻身

 

長年以來,台灣的有線電視金權關係複雜,讓產業改革屢屢碰壁,近期的遠傳併中嘉、台數科併東森、鴻海入主台灣寬頻都顯示各大集團對媒體事業的野心,更不用說在其後的遊說與角力;而近年提倡的「反媒體壟斷」似乎也只是維持原有壟斷集團的利益,難以從根本改善媒體生態。我們應持續關注整體產業結構的改革,試著除掉原有制度的弊害,修正媒體產業的失衡。

 

即使近年來OTT(over-the-top)平台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但有線電視仍有500多萬收視戶,為了培植媒體產業再起,有線電視的產業結構改革仍是當務之急,立法院、公平會、NCC等政府單位亦須嚴加監督市場的不合理壟斷、改善法規和政策,讓台灣媒體產業的養分逐漸回流,否則在新傳播科技和國外影視業者夾殺之下,媒體產業只會持續迷茫而無法翻身。

 

 

參考資料

  1. 《天下雜誌》誰綁架了你的眼球?
  2. 《維京人酒吧》你知道臺灣媒體即將掌握在三個人手中嗎?——從媒體併購談媒體壟斷
  3. 《中央社》凱擘3業者被控差別待遇 遭重罰1.26億
  4. NCC104年委外報告 – 數位匯流下我國視訊市場之競爭監理政策
  5. 《銘報》2016媒體界代表字
  6. 《新新聞》蔡明忠、練台生將石世豪打趴
  7. 《聯合晚報》電視產業問題 學者直指頻道代理
  8. 全國法規資料庫 – 有線廣播電視法
  9. 《風傳媒》三立新聞台跨螢慘遭移頻 黯然自MOD下架
  10. 《東森新聞》2017有線電視分組付費 陳清河憂政策實施過早
  11. 《關鍵評論網》500元看一年!有線電視削價搶客割喉戰

About 康 陳剛

就讀臺北大學經濟系,曾任北大經濟系學會會長,以及《天下雜誌》、富邦人壽實習生。未來想成為一名記者,期許自己能為台灣社會帶來正面影響,將艱澀的議題,用淺白的方式說給大家聽。希望你們喜歡我說的故事,更希望我們都能從故事中得到一點啟發,請多多指教!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