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學生生活 / 見微知著—從學生自治學習公民精神

見微知著—從學生自治學習公民精神

0

 

你平時都怎麼關心時事及公共議題?是走進早餐店時順手翻翻報紙,或是滑開手機讓社群網站決定今天會知道什麼熱門話題呢?這些都是常見的選擇,但身為大學生其實有種特別且珍貴的方式,可以去學習、了解社會是如何運作——學生自治。

 

王若ㄐㄧ

(製圖:王若婕)

大學法規定學生會是每校都須設立的自治組織。讓學生在進入社會之前,透過行政、立法、司法分權分立的架構,有管道去模擬、體驗和理解政府和社會的運作。因此,也凸顯出學生會與一般社團本質上的差異。學生會是因為有大學法的規定與保障強制設立的組織,運作上是在模擬國家,精神與目的是在自治權的實踐,和社團不一樣。

 

筆者想以兩年前的淡江大學陸生參選學生會長事件,來討論學生自自組織。以下為事件時間進程圖。

 

2016-12-01_234254

時間軸(一) (製圖:王若婕)

2016-12-01_235011

時間軸(二) (製圖:王若婕)

 

淡江大學學生會第二十屆正副會長補選時,陸生蔡博藝(簡稱蔡生)參選,拉開事件序曲。淡江中央選舉委員會(簡稱中選會)認為此為首次外籍生參選,為了讓同學們能知悉候選人資訊,因而在選舉公報上加註國籍標示,此舉在當時進一步引出熱議之類的。

 

之後蔡生宣稱選舉法規有程序正當性之疑慮,校方澄清法規三讀設立過程均符合程序,只因無適當公布而具有行政瑕疵。導致在此期間無會長狀況下,無法提名評議委員組成司法機關行使法規釋疑之權責,(如同無總統將導致大法官人事提名案空懸)最後只得經由校方出面協助做法規確認。

 

校方確認法規適用性後,依法組成選舉委員會(簡稱選委會),再次辦理補選。此時卻發生抽籤爭議:候選人登記競選期間,蔡生學生證遺失未能及時繳交所需文件。選委會主席當時逕自同意蔡生於候選人序號抽籤前補交,仍可認定登記參選有效。意料未及的是隔天蔡生於抽籤開始時才到場補交,故被選委會判定無候選人資格不得進行抽籤。爾後,蔡生向學務長求情保留資格,引發另外兩組候選人不滿宣布退選。選委會認為此舉有失選舉公平性而集體請辭,最後,在校方輔導下選委會改組完成選舉辦理。

 

waterimg

 

筆者因時任理學院學生議員而參與其中,這邊不對候選人和選委會的行為多加評論,而是以參與者的角度跟大家提出不同面向的思考,作一些制度面問題的探討。

 

當時選舉公報上多了一欄國籍的標示被各大媒體報導,使得許多原本不關心選舉同學們開始思考,加註國籍為什麼能引起這麼大的風波以及法規的適用爭議,看出當司法單位失能時,會引發法規無人解釋的問題,因為法規有疑慮使得依法辦理選舉的中選會無法運作。學校如同小型的社會,這些事件也像是國家政治的縮小版,沒有經歷過這些,一般人可能不會深入的討論候選人的代表性問題,也不容易體會。

 

台灣各大專院校生普遍對學生會長選舉投票率低落,大抵是因為多數人常覺得投票結果對自己影響不大,所以對於自身權益與學生自治的相關性冷感通常會長最被人記住的,是辦一場校園演唱會,印象僅停留在舉辦全校性活動的負責人。但影響學生最多的,其實是會長藉由選舉賦予的正當性與代表性,可在校級會議上向校長、學務長、總務長、教務長等師長提出建議改善學生學習環境,例如:無障礙通道、提款機設置、校區內商店開設,甚至是學費的調漲。對外,也有至教育部參予相關會議表達該校學生意向的責任和權力。

 

同樣的,當我們用選票選出學院/學系的學生議員時,也具備讓各個代議士在學校重要會議上為自己的權益發聲的效用。因為學校部分會議須有學生代表參與,是大學法所保障的精神。連學生會費衍生的黑箱詬病,也可以靠著學生議會經由預算、結算審查,做為監督會費的使用

 

筆者相信民主素養暨民主權利都是可以透過練習慢慢有所培養與熟悉。大學是個很好的舞台,讓很多人有機會在模擬的政治體制中學習、培養自己更全面的思考和民主涵義。在大學裡參與自治並不是件困難的事,不一定是參選學生代表,也可以是在學生選舉中投下自己神聖的一票。見微知著,從一場學生選舉,可以看見國家政治的縮影。以後在討論許多公共議題時,能避免輕易被政黨意識形態炒作操弄,而更能針對議題本身有更寬且更深的認知與思考。

 

 

參考資料

淡江時報弟1004期 趨勢巨流河

About 王 若婕

主修數學,因雙主修財金,而對相關議題有興趣,喜歡吸收不同的觀點,也樂於分享。曾熱衷於學生自治,參與在學生議會中,體會到有條理的發表意見的重要,期待透過文字遇見更多有趣的人和更好的自己。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