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議題廣場 / 川普如何做到的?從「破壞式創新」看狂人崛起

川普如何做到的?從「破壞式創新」看狂人崛起

art1604011241-107423-icon

 

政治狂人川普的本質

 

《關鍵評論網》刊登的文章〈都誤解了!這才是川普:他將如何看待中國?亞洲怎麼樣?〉寫得很好,且它提供了一個觀點,道出了為什麼川普的崛起會令大家那麼恐慌。

 

簡而言之,川普是一個在商言商的人;沒有現存的理論框架或學說,能夠標定他的政策理論。因為不符合現存的政治邏輯、不按牌理出牌,同時將現存的政治流程棄若敝屣,川普才會令所謂擁護現存體制的「菁英階層」惶恐不已。只要能夠達成目標,他不在乎驚世駭俗的舉動會造成既有社會多大的反彈或後果。

 

川普至少看對了一點,他理解底層民眾對既得利益者的反彈,厭倦了傳統政客那道貌岸然的嘴臉。而如此政治流程的官僚化,其實都被民眾看在眼裡,只待懂得利用時機的投機者,一舉打破看似穩定的僵局;列寧的崛起、中共的掌權,其實都是同一套以鄉村包圍城市的手段。當既有的政治流程過於穩定安逸,忽視了政治一開始的依歸便是底層的民意時,舊的流程體系就注定要被毀滅。

 

%e5%89%b5%e6%96%b01

破壞式創新示意圖

 

政治流程的破壞性顛覆

 

如同消費者購買產品一樣,當購買電鑽,並不是因為消費者「喜愛」電鑽這個產品本身的特質,而是因為需要「雇用」電鑽能夠完成鑽孔的這個功效;同樣的,選民選出政治家來,是因為要「雇用」這些政治家來解決自己遇到的某些問題,但往往政治家會有意無意地往錯誤的需求面鑽研,在一些選民根本不怎麼在意的雞毛蒜皮小事上爭得不可開交。而川普的崛起,即是一種破壞性創新策略的體現;透過顛覆既有政治的流程,以底層力量顛覆上層政治階級的穩定性。

 

破壞性創新的策略一般是被應用在解釋商業模式定位的創新,指的是市場新進者能夠利用簡單、便宜的低階產品,針對性的鎖定主流市場中「尚未滿足」的客群,而利用成本低廉的手段搶奪市場在位者的客群,進而顛覆在位者的商業競爭模式的手段。

 

既有市場的競爭者常常淪於產品性能提升的戰爭,也就是在消費者已經感到「過度滿足」的性能需求面上爭得你死我活;但在消費者「尚未滿足」的性能上,卻沒有花足夠的心力來思考解決的方案。然而當破壞性創新廠商出現時,他們能提供簡單、便宜的解決方案,不在消費者已「過度滿足」的需求上著墨,而是針對其「尚未滿足」的需求尋求針對性的突破;如此一來,便能用成本更低的手段,搶奪主流廠商的眾多客群。

 

stopping-trump3-600x323

 

破壞性顛覆政壇——川普的崛起

 

破壞性創新的這套框架若應用在政治層面上,主流政客最主要的問題,便是在「過度滿足」的政治產品性能上花太多心思。這些人侃侃而談他們對於未來想要達成的高大上政策與理想,以幫助美國「再次崛起」;但這些諸如國際貿易、環境永續與世界布局的政策與方針,多數人民並不能切身感受。但諸如社會資源受瓜分、工作機會不保與人身安全受威脅等直觀性的「尚未滿足」層面,既有政客們卻沒有明確的主張與手段來滿足底層民意的需求。

 

然而川普則不同,他能夠以中下階層人民的視角思考問題;洞悉目前民眾的需求為何,進而針對性地給出簡單、便宜的解決方案。不談高大上的政策理想,只提出看似荒謬、卻乍看之下能夠解決人民目前內心的渴望,朝「尚未滿足」提出解方。擔心被移民搶走工作與社會福利?蓋長城阻擋他們;害怕被恐怖份子危害?將有嫌疑的全部遣送出國。用赤裸而偏激的語言,直接與人民內心的渴望溝通。

 

川普的勝利,其實與英國脫歐成功顯示著一樣的道理:由政治菁英所把持的既有政體流程,對於民眾需求的掌握錯誤。當政客仍然描繪著光彩耀眼的未來,致力於提升已被「過度滿足」的政治需求時,底層民意想要的其實只是眼前危機的解決方案,甚至想要的只是一種「看似」能改變現狀的力量。

 

川普不需要有具體的政策主張,他只要針對民意「尚未滿足」的需求,給出看似有理的口號,推出簡單、便宜的「解決方案」,便能成功拉攏美國底層群眾,滿足他們內心中因政治正確而無法被言明的需求。

 

14956050_10154367471239550_2383911317641775328_n

 

同溫層的幻覺,對普世價值的崩解

 

不論川普的政治舉措得宜與否,也不論他提出的主張是否真正可行,至少他成功地做到了一點:抓住了底層民意鼓動的趨勢,並利用破壞性創新的流程顛覆手段,成功翻轉了既有的政治流程而成功上台。

 

在川普熱潮所帶來的討論串中,令我最喜歡的一段文字如下所述:「很討厭『黑天鵝效應』一詞的亂用,好像你自己沒有預想到會發生的事情發生時,就代表一定是黑天鵝效應。」是阿,何時我們已經變得如此狂妄,自以為所認知的價值觀便等於全世界的真理。

 

網路上流傳的「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之戲謔改版,將如今世上的政治狂人畫在地圖上稱為「新五絕」;在嘻笑怒罵的背後,不也代表政治狂人的上台,是全球化社會中,底層人民怒吼的反制手段嗎?

About 周 詣

傳統商院訓練出身,受過博士教育洗禮,也受過公關、媒體與管顧產業薰陶;嗜好為遍覽群書,上自金庸武俠,下至存在主義卡繆,皆是鍾愛讀物;勵志以哲學思辨為體,以商業邏輯為用,打破既有領域的藩籬,找出科技變動時代中的安身立命之道。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