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學生生活 / 我在美國,用中文和當地人做朋友

我在美國,用中文和當地人做朋友

 

「我覺得王傳一很帥。」

 

坐在身邊不斷傳來英文對話的學校活動中心裡,一頭捲髮的黑人女孩雪恆用普通話和我討論他最近看的一部台灣偶像劇Love and Spend(戀愛鄰距離),並且用夢幻又羞赧的表情說出這句話,這個場景新奇而違和。

 

交換學生如何和當地學生做朋友?

 

美國的校園之大,一堂課跟一堂課之間可能要走半小時左右,這是在我來之前就能夠想像的,但是真正在美國生活了一個多月後,才感悟到原來對於只在這裡待半年一年的國際學生,我們和當地學生的距離,可能也是這麼大。

 

當地學生大多都有自己的生活,例如下課後就要和兄弟會、姊妹會的其他朋友hang out,或忙著打工賺學費等等。即使能在課堂上相談甚歡,下課鐘一打大家便拎起包包就走,不太有什麼機會深入的交流;在派對上好不容易進了美國學生的圈子,鳥獸散後也幾乎不會保持聯絡,更不用說是做朋友。

 

這種時候,幸運地找到一個對中華文化感興趣,並且願意多跟你聊聊的當地人,便是一件再難得不過的事了。我爭取到了學校語言中心中文組語言交換的計畫,一個禮拜和主修中文的學生進行一次對話,內容大多是很生活化的主題,主旨不在教學文法、單字等等,而是讓學中文的學生多一個和母語人士對談的機會。講中文還賺錢賺朋友,何樂而不為呢?然而第一次對話,我們才對談了三分鐘,就遇到了問題。

 

「我之前讀的是ㄒㄧㄣ ㄒㄧ 學,但我一直有在學中文。」

「ㄒㄧㄣ ㄒㄧ ?你是想說心理學嗎?」

「不是不是…..」

 

搞了老半天,在他終於查完字典並在紙上寫出字後,我才懂,信息,啊,原來是資訊管理啊,要懂得非母語人士的發音本來就有些困難,有的時候他講中國的用語,我更是需要一點時間才能消化出來他真正的意思。這個活動並不只是我單向的在提供語言技能,對話中我也更加瞭解到馬大的校園文化。因為是第一次練習,我們從自己的生活開始講起。

 

雪恆現在是中文系大五的學生,屬於學校的其中一個姊妹會,並住在姊妹會的房子裡。是因為他的介紹我才更加了解感覺神秘的姐妹會,他們住的屋子裡有自己的廚師,所以不用去學校食堂吃飯;兄弟會或姊妹會不見得都是在夜夜笙歌辦Party,更多時候他們會去做社區服務,例如每兩週去一次麥當勞叔叔之家打掃跟煮飯、或是舉辦募款活動等等。

 

phi-sig-png

姊妹會成員與他們的小屋合影

 

學了三年中文的雪恆,除了母語英文之外,還會流利的西班牙語。聽到她學習外語的努力,例如每天規定自己把手機字典APP裡紀錄的單字重新背誦一次;因為中文字的難寫難記,她抄寫她最喜歡的歌手和歌曲的歌詞:曲婉婷的歌和想你的夜,反覆查單字和聲調確保自己懂每一句歌詞的意思,讓我重新檢視了自己對學習語言的態度。

 

語言對你來說是什麼?

 

在美國,不管是國際學生或是當地學生,我遇到能夠流利的說三種語言或以上的人不在少數。會講兩種語言的我,有的時候會覺得已經夠用了而不再精進,或者就算跨了出去,學習了新的語言,也沒有真心的想要藉由這個語言瞭解世界上的另外一群人,反而是用很死板的方式在背誦應該拿來活用的東西。

 

在出國之後才深深驚覺這樣是不夠的,語言就是一種優勢,一種力量,能夠更幫助我們打開對那個區域的認識,因而擁有更多機會。曾經只是把中文當作興趣學習的她,最後因為這項語言能力,讓她得到了一份不錯的實習。

 

許多人對於交換生活總有一種制式的想像:只有用英文交朋友,才有達到交換的價值。練習英文當然是交換生活中很大的一個目標,但是用自己的母語和外國人成為好友,又何嘗不是一種新的方式來認識不同文化呢?

About 楊 舒晴

幻想能用旅行改變生活,用文字改變世界的女孩,大四這一年在美國馬里蘭大學擔任交換生。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