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科技商業 / 將「注意力」量化的演算法,是橋還是牢?——談社群媒體上的自我揭露選擇

將「注意力」量化的演算法,是橋還是牢?——談社群媒體上的自我揭露選擇

 

被注意到的注意力

 

外物因為注意力才得以在腦中留下記憶,這是從我們存在以來便已經在運作的模式。直到資訊在生活中大量湧現,注意力反而成為相對稀少的資源。注意力的有限性開始得到關注,投資在資訊上的注意力決定了訊息存在的時間長短,吸引注意力的訊息帶來商業價值,「注意力經濟」一詞隨之誕生。

 

注意力經濟已經是不是新穎的詞彙,Thomas H. Davenport 與 John C. Beck《注意力經濟——抓準企業新焦距》在 2002年出版,說明注意力如何成為一種流通形式,形成注意力在個人、組織以及資訊提供者之間流動的新興生態,並指出資訊時代下,資訊與注意力的差距變得更極端,這樣的現象也愈來愈普及,不過現在注意力帶來的效益,已經無法單用商業概括。

 

注意力經濟讓生產者更重視消費者本身的偏好與經驗,而社群媒體出現,讓使用者等同將生活上傳雲端,開發者設計之精巧也足以用演算法將數據智能化,拼湊出更真實的使用者圖像。當注意力可以從我們留下的痕跡被分析解構時,它將成為勾勒出第二個你的一筆一畫、一捺一撇

 

http://thequietus.com/articles/10994-content-wars-2012-attention-economy-google-twitter-facebook

 

將注意力量化,真的很簡單

 

人們對科技的依賴程度如此之高,現在僅僅是過日子,就已經在量化自己的注意力了。Christian Rudder《我們是誰?大數據下的人類行為觀察》最後一章〈數位麵包屑〉指出,臉書按讚的設計「等於是創造了一種新的通用小貨幣:臉書對你寫的文章、做的音樂之類並不會付什麼錢,但卻能讓你享有獲得肯定的興奮,也能和朋友分享你做的一切」。光是從按讚的內容,可以試圖瞭解使用者的族裔、性別和吸毒與否,並有相當的準確度。

 

臉書因為了解用戶喜好,所以知道該如何推薦文章、置入不至於讓用戶厭惡的廣告;串流音樂平台擁有用戶的聆聽紀錄,所以知道該如何推薦「你可能也會喜歡……」的音樂。往更極端的方向延伸,演算法的效率以及大量資訊投入,足以建立起龐大的同溫層。這的確引起一言堂之非議,帶來廣大的批判,不過「演算法的影響力大於個人抉擇」,這樣的情況並不是發生在所有用戶身上。

 

 

使用者的依賴程度是演算法茁壯的養分

 

演算法會限縮使用者所看到的資訊,但筆者認為這不能決定他們最後看了什麼,而是取決於依賴程度。演算法是一種篩選機制,篩選原則來自使用者的選擇,兩者相輔相成,因此對於社群媒體的依賴程度,是投入之前應該思考的事情。正因為使用者可以決定自己的依賴程度,自由的處置個人資料應該是公司取用這些資料所隱含的前提。

 

當然對科技的依賴是一種選擇,每個人都可以選擇抽離那樣的環境,不再讓自己「被揭露」,不過就現在科技無所不在的生活來說,似乎無法將那些便利的服務棄之不顧。依賴科技的程度,在注意力具體化的風潮之下,成為是否堅守隱私權的另一種自我揭露。不過反過來想想,如果注意力可以被量化,是不是也可以發展出一套有效的回饋機制來管理這些注意力呢?

 

 

使用者應該擁有管理個人資料的權利

 

演算法讓注意力成為個人資料的一部份,網絡的價值與潛力因開發人員的聰明才智,才得以被有系統的陳述,不過請不要忘記:整個網絡來自參與其中的使用者。儘管很多人已經認知到,使用者勢必在享受服務與提供個人資訊之間妥協,但是這些資料應當由公司與其用戶共有。用戶管理個人資料,應該要像處置私有財產那樣理所當然。

 

電腦處理資料的方式與人類不同,並因此大大改變人類的生活。分析工具破譯龐雜的資訊的同時,亦有責任讓資訊提供者瞭解分析內容;使用者在享受服務的同時,應該要清楚得到好處所付出的資源為何,才能在認知上擁有對等的地位。權利與義務的共存不可避免,唯有如此,人類才能生存在日漸進步的文明,而不是與日俱增的焦慮之中。

 

 

參考資料
宋世祥/物質文化人類學、記憶的物性與電子書閱覽器
演算法比你更了解你自己
「注意力經濟」的興起
【閱讀分享】注意力經濟─抓準企業新焦距The Attention
网络经济会毁了我们吗?
Facebook ‘filter bubble’ study raises more questions than it answers

注意力經濟 – MBA 智庫百科

About 林 采宜

台灣大學森林環境暨資源學系。摸索觀察世界的各種角度,相信森林在文明中不可或缺的存在。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