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人物專訪 / iSample,it can be simple

iSample,it can be simple


文/劉禹辰、吳昆霖(維京人酒吧科技商業版作者)
 
維京人酒吧與台大創創中心合作,針對競賽中勝出的隊伍中進行訪談,以了解目前台灣學生創業的情形與未來發展。此團隊針對女性子宮頸癌普遍問題作創業發想,研發出一支讓女性可以自己採樣細胞的採樣器,女生可以依照簡單步驟在家採集細胞,並送往醫療相關單位做檢測,如此一方面可以減短在醫院檢測的冗長程序,另一方面可以避免女生因為尷尬就醫而延緩治療的問題,在生醫產業方面是一項突破。
 
維京人酒吧由劉禹辰、吳昆霖與iSample團隊盛宜樺同學進行訪談,以下是當天訪談內容的整理。
 

iSample的緣起

 

  • 當初如何接觸或萌生創業的想法呢?
前年修了台大創創學程開設的「生醫創新與商業化課程」,這門課程邀請許多相關產業人士授課。比如說當年有一個講課主題是關於「智慧財產權」,教導我們如何遵循或規避相關法規。此外,想加入這個課程必須先投履歷並經過篩選。
 
這門課有很多同學本身即是創創學程的學生,但也有不少人是以校友身份參加。以我們這組而言,最年長的校友已經50歲左右,而最年輕的就是我,所以基本上我們團隊的年齡差距很大。除此之外,這門課的學生也有一些是醫生,他們也對於生醫創新這方面的領域有興趣,所以利用下班時間之後來上課。
 
  • 這門生醫創新與商業化課程與 iSample 團隊的成立有何關係?   
由於這門課是採分組方式進行,所以分了很多組,而最後大概共有十幾組。我當時被分到跟我們團隊現在的一個member一組。課堂過程中每一組都有一個主題,並且規定要繳交一份商業計劃和製作一份簡報,所以我們就一起寫了一個有關於生醫方面內容的business plan。這堂課後來誕生了幾組生醫相關的團隊,其中兩組有參加台大比賽,另外也有一些組別參與科技部所舉辦的計畫。就我們這組而言,我們一開始被分配到的主題是「智慧藥丸」,但經過討論之後,我們團隊覺得這個主題太常見,所以後來就轉換主題到現在的產品。
 
  • iSample在創業的過程中有碰到什麼困難、障礙等等嗎?
一個團隊的成員來自不同領域是很不錯的,年齡差距也是頗有幫助。成員數量方面,團隊成員太多有時候就並不是很理想,因為每個人各自有特殊的意見,當6個人要彙整意見的時候,常常發生意見分歧的狀況。因此,要如何匯合不同的聲音,是很重要的事情。我們團隊中有來自藥學、生技、牙醫的成員,有的人有豐富的工作或創業經驗,有的人可能看事情較為實際,有的人則比較理想。當這些不同的面向通通要匯集出,變成一個共識,中間的過程其實會遇到不少困難,但是磨合時間一久,彼此也越來越會溝通。
 
  •  iSample在中國比賽榮獲特別獎,請問台灣的創業競賽與中國的比賽有什麼差別呢?     
 中國方面喜歡以「遊戲」的方式舉辦比賽,有點像是綜藝節目的形式。比賽現場到處都是牌子,類似演唱會的氣氛,評審還會以舉牌來決定晉級的隊伍,現場還有大型電視牆,讓觀眾可以把訊息用微信即時傳到線上。當時甚至還邀請了當地的電視台來進行採訪,除了藉這個機會報導比賽資訊,也趁機宣傳台灣跟中國大陸的友好關係。然而,中國的行政效率差,我們至今還沒拿到比賽獎金。總而言之,中國大陸喜歡把場面辦的很盛大,但是行政效率其實仍然是滿低落的。
  12789762_1126177844082950_1266074770_o

 

產品設計,創新發想

 

  • 當初花了多久時間設計產品呢?      
我們的這個裝置目前處於prototype的階段。子宮頸癌算是一個死亡率很高的疾病,每年全球有27萬人死於子宮頸癌。當初發想時,團隊最年長的學長以前有關注日本一個子宮頸癌的產品,可以自我採檢子宮頸細胞。他曾經想要直接引進代理這個產品,但是日本方不同意,原因是他們覺得洩漏自己的商業機密給外國人,所以台灣目前是完全沒有相關類似的產品。因此,我們團隊思考是不是可以對這個產品進行改良,並創造出一個更好、更適合台灣婦女使用的產品。團隊分工方面,我們其中有一位畢業於機械所,現正在機器人公司就業,主要由他負責機構設計的部分。我則是農化系雙修生化科技系,大學長是植物系畢業的,後來也有在美國念研究所,做的主要是跟檢測相關部分,此外,還有一位藥學系畢業的學長,我們幾個就負責生物技術的方面。基本上,我們團隊裡面有生物相關背景的人蠻多的,主因是因為會來修這門生醫創新的課的人比較多都會是生物相關或是醫工背景的人。
 
  • 剛剛有提到日本的產品,那iSample相對於他們的產品,做出了哪些改良呢?
我們其實比較沒有考慮日本的市場。因為我們認為日本的市場相對其他地方而言算是較為封閉的。與其去日本發展,還不如去中國。日本其實有很多非常不錯的發明,但是日本人大部份傾向於把這些東西留在國內。以這個子宮頸癌的產品而言,原製造公司也完全沒有想到海外發展的意願。我們改良的地方主要是刷頭的部分,因為日本的產品前端只有一個固定形狀的棉條(ppt中有提到),所以採樣的面積其實沒有很大,也無法採集到較為大量的子宮頸細胞。因此,iSample主打的賣點是可以在「正確的位置」上採到較「多」的細胞。基本上最大的差異點就是棉頭的部分,還有一些機構上的設計。
Screen Shot 2016-02-27 at 4.42.13 PM
 
  • 剛剛提到的日本子宮頸癌的產品在日本市場成熟嗎?
他們雖然有在市面上販售,但是其實我不是很清楚他們販售的規模或是普及程度。不過我們有看過他的實品,我們也是用這個實品去思考要怎麼繼續改良這個東西的。使用者的多寡我不是很清楚,我手邊沒有相關的數據,不過這個產品有滿悠久的歷史了。
 

創業之路充滿挑戰

 

  • 資金到位之後,大概需要多久時間能將這個產品開發完成?目前是屬於哪個階段呢?
以醫療產品而言,需要大量的經費,我們目前還在第一階段的「資金籌措」部分,接著下來會繼續改良及開發prototype。我們當初其實有設定每個階段的milestone,所以我們的規劃當prototype正式完成之後,會先進行一些臨床實驗,累積數據。醫療產品分成phase1,phase2以及phase3。我們的產品基本上是在phase2,屬於對人體侵入性並不是很大的產品,但是還是必須有相關數據來支持並證明這個東西放入人體中不會造成傷害,之後我們應該也會跟實驗室進行合作,合作對象包括婦產科醫師的實驗室等等。總體而言,我們評估最快到產品完成上市,可能最快還需要「一年半到兩年」,在這之後才會投入GMP廠進行代工製作,並進行第一階段的銷售、宣傳等步驟。
 
  • 臨床測試的部分,有沒有可能會不太順利呢?
我們認為臨床測試不太可能會不順利以日本的產品來說,臨床測試算是滿順利的,他們的數據顯示說自我採集的檢體跟去醫院採集的檢體其實相差不多。至於我們的產品主要只差在一個棉條還有機構設計上的不同,所以我們比較不擔心臨床實驗是否會失敗,反而會先把未來的重點放在找到好的合作對象。不過人算不如天算,我其實也聽說醫療產品方面,最後的產品和最初的設計差異其實都滿大的,如果真的有不理想的狀況發生,我們也會繼續進行改良。
 
  • iSample的產品會有智慧財產權的問題嗎?
智慧財產權是「屬地主義」,基本上不會有問題。比方說我們想進攻亞洲市場的話,我們就會去申請中國的專利,只要我們比日本那邊先行申請就可以,或者另一個方法就是去申請美國FDA的專利。智財方面,我剛剛提到的那位藥學系學長現在正就讀政大智財所,因此他對這方面還滿了解的。我們當初創業時其實也有對智慧財產這方面做過相關的研究與佈局,現在其實有滿多方法可以處理這方面的問題。以中國而言,他們的智慧財產真的很難規範,但是中國對於已經在美國通過的一些產品的標準反而比較寬鬆,所以比較好的方法可能是先去美國申請專利,再透過一些管道同步到中國。
 
  • iSample針對女性客群而設計,但是有許多人其實不太會特別擔心子宮頸癌的問題,那你們要如何推廣產品呢? 
我們之所以會想開發這個產品,是因為有很多婦女並不是很了解罹患子宮頸癌的風險與嚴重性。事實上,子宮頸癌是造成每年台灣婦女死亡率前幾高的原因。至於宣傳的部分,我們的產品一開始針對的族群是那些她可能有意願去醫院檢查,卻又害怕隱密性問題的人,比方說遇到男醫師或是害羞諸如此類的原因,所以我們的產品能讓她們在家中進行自我檢測,然後再把檢體送去採檢。至於宣傳管道也有很多種,以現在而言,網路這個媒介真的非常強大,尤其疾病相關的醫療產品其實很容易引起大眾的興趣。
 
  • 對於未來市場的規劃?
我認為因為國情不同,同樣的產品在不同市場的接受度也會有所差別。東西方的社會就有不小的差別。以較為保守的中東地區而言,中東婦女都要蒙著面紗,極有可能是無法直接去醫院做檢查的。我們當初設計產品的時候就有想到中東應該也會是個滿不錯的市場。然而,像是歐洲國家的婦女可能就早已經把做抹片當成很習慣性的事,這種市場可能就會比較難以發展。
 
12789657_1126177867416281_936533982_o 

台灣的創業環境仍有改善空間

 

  • 法規的部分,最近閉鎖性公司法將立法通過,是否有在注意目前相關稅制的法案呢? 
我們目前還沒有到要成立公司的階段,所以團隊內部目前沒有討論到這個法規是否對我們有影響,我個人其實也沒有太注意這方面的問題。不過,我認為學長有業界經驗的話,他們會比較關注這個法規。雖然現在有些創業相關法規已經慢慢在修改,但我們普遍還是台灣並非是一個非常理想的創業環境。
 
  • 以你們的創業經驗來看,你們認為台灣的創業環境如何呢?
我覺得台灣對於「技術性」的創業並不是很友善。我們團隊最年長的學長在美國讀完碩士後曾經也在矽谷創過業,剛好那段時間政府拉攏了很多台灣人回台灣創業,他也是其中之一。所以他就回來做與DNA Chip相關的事業。公司當初發配了技術股給他,技術股照理來講就是一個股份,但是後來國稅局卻認定這些錢不是技術股,而是個人所得,所以跟他要求400多萬的稅金,但是在沒賣掉公司的狀態之下,他根本就沒那麼多錢可付,後來也因為這個爭議而去打官司,結果卻敗訴,甚至還被限制出境。其實當時,他的家人都還在美國,他就一個人被迫留在台灣,官司纏身,後來還發現台灣也有其他創業者有類似的狀況。
 
以他的年代而言,他覺得技術股這方面的法規對創業者很不友善,所以他覺得台灣其實並不是很適合創業,因為很多在矽谷行得通的事情在台灣卻可能受到限制。矽谷那邊較為自由,遊戲規則也很不一樣,包括法規、智財佈局等等,世界各地的創業環境差別真的很大。
 
  • 那未來會考慮其他的創業地點嗎? 
到其他地方創業要做好萬全的準備,學長也曾經去某個中國的大城市嘗試創業。當地官員非常熱情地邀約,甚至還包下整棟大樓給學長使用。但是他們願意提供這些資源其實背後是有不單純的動機,他們會為了發展某一個地區去而炒作周邊的地皮,使得整體地價飆漲。此外,學長當初沒有去也是擔心自己的東西會被偷走,畢竟目前中國人對於台灣人還是抱著「學到了就可以把你踹走」的心態,況且中國的法規也不是很嚴謹。
 
我當時去中國比賽就意識到中國是一個很官僚的地方,就比方說今天要去申請一個東西還必須要應酬,從地位最高的人慢慢喝到地位比較低的官員。因此,我認為這樣的環境不太適合發展生技產業,我們應該還是偏向從台灣等自己較為熟悉的環境開始著手,等到穩定之後再考慮向外發展。發展方向大概會是市場廣大的中國或是東南亞,中東的部分雖然距離比較遠但是也是我們重點考量的地點。此外,雖然還未正式研究過,但我們認為新加坡的創業環境好像也不錯。

About 劉 禹辰

目前就讀於台大電機系,現任台大國際金融研習社副社長。喜歡文學、攝影和觀察科技趨勢。相信科技會帶給人們更燦爛的未來,也期許自己能夠Keep learning, keep sharing。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