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科技商業 / 互聯網思維是女性思維?——網路熱議解析

互聯網思維是女性思維?——網路熱議解析

2014年中國一位新銳作家蔣方舟提出「互聯網思維就是女性思維」的論點(原始新聞資料點這裡!),立刻引發一陣討論。這論點剖析了現代互聯網(台灣初譯作網際網路)時代下成長的「新女性」如何與互聯網思維的特徵相符,並指出這群新女性跟以往的女性相比更真實也更渴求自我實現,是這個互聯網思維時代下決定企業未來的重要角色之一。更有「若Web1.0是男權時代,那Web2.0互聯網便進入女權時代」的說法。

 

這陣討論涵蓋了許多議題,「互聯網思維」、「女性思維」、「女權的」等等,這些概念被鑲嵌在一起後引發許多思辨,本篇文章係整理了相關資料並提出幾個思考點!

 

性別?

 

互聯網思維跟「女性特質」像嗎?

 

互聯網思維自互聯網的運用發起,與互聯網本身作為一種工具不同,是指運用互聯網性質與精神的一種經營思維。以下從消費者與企業兩個方面來剖析這種思維的特性,並討論這些特性與「女性特質」有什麼呼應。

 

一、互聯網思維中的消費者——「屌絲」與「自媒體性質」

 

關於「屌絲」有一個最好理解的定義:空閒時使用手機、電腦作為娛樂的人。而在網路發達的時代,我們的生活幾乎都能反映在虛擬世界上,互聯網的性質與功能大大影響現代人的生活習慣,我們大多都是屌絲;也因此在互聯網思維中,我們身為屌絲的現象更被發揚與應用在整個管理思維上!

 

但屌絲並不是一種身份,而是一種「心理狀態」,一種希望藉由自己的行為獲得直接滿足感的心理狀態;至於這些滿足自我的行為在商業互動中,就是消費!這與「女性」在社會上的角色有部分共鳴,因女性在社會並非握有權力可以掌控資源的群體,只能藉由一些較小較零碎的行為獲得自我滿足,對應在消費行為上則導致女性的消費力較高,或者消費文化較男性蓬勃的現象。互聯網思維中的屌絲思維正創造有利於這種消費行為的產品或服務,因貼近女性使用者的使用習慣及經驗,讓女性在此互聯網思維的商業模式中有了比以往還強的影響力。

 

互聯網思維中的消費者往往有「自媒體」(指普泛化、自主化的傳播者)的性質,每個消費者都是一個最誠實的訊息生產者,都能控制口碑行銷的效果。這個自媒體的性質破壞了以往資訊集權以及單向式訊息傳輸的狀況,讓每個使用者都有足夠的主體性能表達自己的意見。這現象對女性的影響自然是提供了一個很好的管道,相較於以往,互聯網思維下女性所發表見解更容易被聽到、也更容易做成,讓以往沒有被重視或發現的女性使用者行為能直接影響企業

 

二、企業在互聯網思維中的特色——「粉絲思維」與「互動性」的重視

 

現今企業身處互聯網潮流中都知道經營粉絲的重要性,每個粉絲本身除了上段所提及的特性外,聚集在一起成為一個群體時就有了更不一樣的性質。一樣產品或服務如何在粉絲群中引起話題,靠的不再只是企業經過分析後決定客戶適合什麼樣的產品,更是整體客戶對產品在情緒上、心理上的熱衷。在粉絲思維裡,粉絲促成的集體「引爆點」更顯重要,意指企業必須培養粉絲與善加分析粉絲性質,才能成功創造口碑與注目程度。現在產品不再只是迎合消費者的理性,更要迎合消費者的「情緒」,順從消費者的口碑發展產品規劃。

 

在這種消費者當行的經營思維下,企業與消費者的互動也更顯重要;企業不再是那個設定需求引導消費行為的角色,消費者有更大的力量左右產品的發展。消費者力量藉由互聯網突破實體的限制相互串聯溝通,讓企業在這種產業環境中主導性及資源優勢大大降低,必須與消費者妥善互動才能有更好的前景。

 

這些轉變不論是粉絲思維或是互動性的增加,都是不斷將企業與消費者的階層拉近,並恰恰符合傳統女性被建構出情緒的、善於同理、喜愛溝通傾聽的行為模式,讓女性消費者實踐自我除了有互聯網作為管道外,整體環境也越趨友善

 

女生互聯網

 

互聯網中的「新女性」到底新在哪?

 

「互聯網思維是女性思維」這句話的意義其實非常有趣,是在說互聯網思維是「女性的/feminine」,還是「女權的/feministic」呢?女性的意義是指與「女性」特質相似;女權則是指追求女性權利、主張性別平等的,有女性自主的意義。

 

在這波論述中不斷強調互聯網思維與女性角色的貼合性,是把互聯網思維與社會上的女性特質類比在一起,較貼近互聯網思維是「女性的」這個意義。但反過來剖析互聯網時代下的女性時,則創造出的「新女性」這個身份,並強調這個身份的自主性跟左右產業的能力,意義反而偏向「女權的」這個方向!

 

從這個分析視角拉出思考問題:互聯網中的女性樣貌與以往的女性樣貌的確有所不同,但這樣的不同是反映互聯網特質,還是女性自己自主爭取、女權的呢?

 

我們應該重新釐清,互聯網思維創造出更貼合傳統上「女性」行為的產業環境,這樣的環境改變了許多女性的行為,但這個莫大的轉變並不因此直接導致女性主體性的發揚。舉個簡單的例子類比,早上起床我想知道時間時看牆上的時鐘,但我出門在外時卻選擇看手上的手錶;看時鐘的我與看手錶的我有什麼不同?明顯的,是我能用來看時間的工具不同,但我行為的動機與目的是一樣的。互聯網思維下的女性與以往比起來,新在行為模式,但自我意識與主體性的新則不一定存在。

 

這波論述中以「新女性」的概念去解釋互聯網與女性的關係,在探討互聯網思維特性的脈絡中顯得突兀,因為互聯網思維中的女性即便擁有新的行為,卻不一定是這裡所謂的「新女性」。然而,這「新女性」的概念卻提前帶出了互聯網思維中女性消費者理想的發展方向!

 

波娃google

 

讓「女性的」變成「女權的」,成為真正「新女性」

 

互聯網思維和這個社會把女性建構出的思維非常相似,這給了互聯網時代中的女性一個很好的機會打破疆界與階層,同時也降低了自我實現的成本(如:資訊製造、消費行為等等)。女性在更平等、影響力更大的基礎上實現自我,哪怕只是消費一樣很小的產品也都是一種自我滿足,發表一篇產品使用心得也都能左右那樣產品的口碑。這樣的環境促使女性更自由、自主地行為,同時讓女性更去思考與發現自己到底想要什麼、自己到底是什麼。

 

互聯網思維或許在現在的社會結構上還不是「女權的」,但它「女性的」的特質卻能讓每個女性更容易走上女權自主的道路,擁有更大的自由與更堅強的自我認同!

 

參考資料

陳光峰(2014)。互聯網思維的商業實戰。天下雜誌。

About 王 筱涵

v 念了法律跟性別研究,喜歡觀察、熱愛顛覆,藉由思考把最雅致的自己留給時間。聯絡:[email protected] 更多作品&公眾書寫,歡迎到個人網站及個人facebook討論交流~v 任維京人酒吧第四&五屆作者、第六屆編輯,因組織內部合作狀況因素已於2016.11請辭第六屆編輯,將不再於維京人酒吧發表作品。v 為粉絲專頁「杯子蛋糕,一場蛋糕族的柔性革命」共同創辦人,分享多元的學習軌跡及心得(書評、生活習慣、人物側寫等)! https://www.facebook.com/thepowerofcupcakerevolution/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