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經濟金融 / 宏觀經濟 / 亞投行與一帶一路:中國經濟的解方?(上)

亞投行與一帶一路:中國經濟的解方?(上)

中國總理習近平九月底抵達美國進行國事訪問,收穫甚豐,一週的行程中除了參加華盛頓國宴、在紐約聯合國總部演講、帶來300筆波音飛機訂單,也與歐巴馬在兩國最關注的經濟議題上進行討論。其中尤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簡稱亞投行/AIIB)備受關注。

 

在這個由中國主導建立的投資銀行議題上,美國官員宣告將停止近兩年的杯葛,同時中國將增加對世界銀行等現有國際金融機構的資金投注,也將在區域市場扮演更積極的角色。歐巴馬也重申承諾,只要人民幣達到國際貨幣基金(IMF)的標準,美國將支持把人民幣納入IMF儲備貨幣,與美元、英鎊、歐元、日幣相同,此項共識被中美雙方的關係有積極的突破。

 

自今年以來,中國面臨一系列經濟下滑的質疑,股災、人民幣貶值、債務違約、經濟泡沫、製造業下滑等等,危機不斷,以往國際投資人瘋狂湧入的中國市場似乎已經不復強勁。於是習近平於2013年提出亞投行以及一帶一路兩項政策,旨在結合外交與經濟力量,為亞洲、中東、東北非國家的基礎設施,包括公路、鐵路、港口建設等提供融資服務,間接推動人民幣國際化。此兩項政策是中國用以提升區域經濟影響力的重要一步棋。

 

伴隨中國經濟放緩這個微妙的時間點而出現的兩項政策,其推動的背後目的、追求的利益、面臨的風險,世界各國的看法和對中國的經濟上的影響為何呢?

 

亞投行是什麼?

 

習近平於2013年雅加達同印尼總統提出亞投行的概念,主要目的為推動亞洲地區基礎設施建設和互聯互通、深化區域合作、實現共同發展。亞投行是中國「一帶一路」(One Belt and One Road)的區域性基礎設施建設計劃的其中一部分,該計劃旨在擴大中國、中亞、中東和歐洲之間鐵路、公路和海上交通網。從2014年《籌建亞投行備忘錄》成立迄今,已有57個創始成員國,其中亞洲國家有37個、非亞洲國家有20個,亞投行的創始資本是1000億美元,其中75%來自亞洲。

 

  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
(AIIB)
亞洲開發銀行(ADB)
 
世界銀行(WB)國際貨幣基金(IMF)
成立時間2015年底1966年1944年1945年
主導國家中國預計持股50% 美國持股15.7%
日本持股15.6%
中國持股5.5%
美國持股15.85%
日本持股6.84%
中國持股4.42%
美國持股17%
中國持股3.7%
歐洲國家持股32%
現任行長金立群(中籍)中尾武彥(日籍)金墉(美籍韓裔)克里斯蒂娜⋅拉嘉德(法籍)
總部中國北京菲律賓馬尼拉美國華府美國華府
設立目的為亞洲國家提供基礎建設所需資金的多邊開發機構亞太地區開發中國家或地區經濟發展籌集與提供資金消除貧困、為開發中國家資本項目提供貸款的聯合國國際金融機構監督各國財政並未陷入財政困境的國家提供金援與技術援助
資本額1000億美元1750億美元 2230億美元2380億美元
成員國57國67國188國188國
外界解讀中國為挑戰IMF等世界級金融機構,並連結其「一帶一路」政策,爭取中國在國際金融的發言權改善日本二戰後與周邊國家的關係全球化之下的新殖民主義,提供開發中國家低息貸款,資助國家克服貧困鞏固美國在二戰之後的世界霸權
投票權中國有否決權(動態)日本、美國有否決權美國有否決權美國有否決權
亞投行與其他金融機構比較表

 

回溯習近平成立亞投行的動機, 外界臆測不斷。而眾所同意的便是中國力圖創建一個以中國為中心的國際金融體系,與世界二次大戰後由美國主導設立的金融體系抗衡。亦即在布列頓森林體系創建的世界銀行(World Bank)、國際貨幣基金(IMF)、與後續的世界貿易組織(WTO)。

 

自從中國經濟高速成長,開始力求在世界金融體系提高聲量與影響力,但在美國主導的情勢下一直未能如願。2012年,IMF增資達420億美元,提高原本3.65%的投票權至6.01%,並提出要求,希望IMF能改革現有體制內開發中經濟體長期份額(Quotas)[1],並改善投票權過少、代表性不足的問題。

 

然而根據IMF的規定,重大改革需要85%以上的支持率才能通過,而美國在IMF中佔有超過15%的投票權,美國一直沒有放棄行使否決權的權利,故中國在IMF的努力一直因為美國的阻撓而沒辦法成功。相同的情形也發生在世界銀行。2010年,世界銀行修改了投票權的分配,中國從2.77%升為4.42%,成為世銀第三大股東國,儘管這次投票權的改革方案響應了新興經濟體的崛起,然而美國擁有的15.85%使其仍能夠在重要決議上其他國家的提議,中國仍舊無法難以有大作為。

 

另一方面,在中國身處的亞洲,則有日本提倡成立的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簡稱亞開行),亞開行創立目的為促進亞洲經濟發展,透過借貸方式,改善亞太區教育人口等問題。如同WB及IMF的股權制定,各國依照各自的資本比例得到相應投票權,亞開行由擁有15.67%股權的日本主導,中國僅有6.47%,落後於第二名美國的15.56%。在這樣的國際金融體制下,中國已然不願意在屈居人下,而開始進行一系列的倡議建設,亞投行便為其中一個要項。

 

在中國理想中的體系包括新開發銀行(New Development Bank,俗稱金磚銀行),此銀行由金磚五國(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南非)倡議成立,具應急儲備功能,方便金磚國家間的結算與貸款以減少對美元和歐元的依賴,被視為IMF及WB的替代品。另外為擬議中的上合組織開發銀行(Development Bank of the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sation),上合組織包括八個國家,由中國和俄羅斯主導,目的在建立會員國間和平合理的國際政治經濟秩序。亞投行則瞄準了開發中國家基礎建設資金的機會,搭配一帶一路的政策,深化中國周遭國家對於中國的依賴與需求。

 

亞投行的投票權結構與WB、IMF不同,會按照會員國數而有所變動。根據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協定》亞投行協定中規定重大事項要拿到75%的投票權才能通過。中國在亞投行認繳額為297.804億美元,佔總金額的30.34%,投票權則佔總投票權的26.06%,接著是印度和俄羅斯,投票權分別為7.5%和5.92%。故中國擁有實質的否決權。然而此否決權是動態的,隨著更多會員國的加入,中國與其他創始成的的股份和投票權比例將被逐漸稀釋[2],中國亦表態不會如美國般追求一票否決權。

 

迄今,儘管亞投行出現以來挑動了美國與日本的敏感神經,兩者皆不願意加入亞投行且進行一系列的對應措施,然而,以英國為首的歐盟國家如法國、德國、義大利等卻紛紛加入成為亞投行的域外創始會員國。在與現有的多邊開發銀行的關係上,亞投行是互補而非競爭的關係,世行行長、亞開行行長等皆公開表示歡迎亞投行的設立。迥異於世銀、亞開行強調的減貧,亞投行著重的是基礎設施建設,其對於一帶一路的資金挹注及相關帶動的經濟規模增強了多邊開發性金融的整體力量,有力地推動了全球經濟的發展。

 

什麼是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意指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總稱習近平在2013年提出,結合中國古代「絲綢之路」的歷史記憶,提倡中國與沿線國家地區建立經濟合作,形成一自北京始,北拓俄羅斯,南迄非洲肯亞,西達歐洲荷蘭的跨領域經濟輻射帶。此計畫合計參與國家,覆蓋人口44億(佔全世界63%),經濟規模達US$21萬億(佔全世界29%),而亞投行的支持基礎建設,便是在一帶一路中有此需求的國家。中國國家開發銀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估計,「一帶一路」的相關專案涉及投資資金超過8900億美元。而亞洲直至2020年的基建總投資需求接近8萬億美元。

 

亞投行

一帶一路路線圖 參考資料:鉅亨網(http://news.cnyes.com/special/oneRoad/)

 

探討中國發起亞投行與一帶一路的目的與動機,可概括為以下幾點:

 

一、加強沿線國家經貿關係

 

一帶一路回溯到古中國絲綢之路的概念,中國與中亞及東南亞歷史上便有共同的發展經歷,也有一定的友好關係,一帶一路能加強諸國的互聯互通、共同發展與受益,打造外交的友好關係。相較於歐巴馬2008年上任後主導「重返亞太」、「亞太再平衡」的戰略,從而對亞洲加強投入資源,開啟TPP協議,中國能夠為周遭國家帶來的利益更為務實且平等,為共榮共享的多極概念而非全面主導,且有地緣關係的利基存在。透過海上與路上的結合合作,中國可逐步形成連接東歐、西亞、東南亞的交通運輸網路,在上合組織的框架下,能夠推進絲綢之路的經濟建設,對中國來說,可以帶動內陸延邊開放,擴大西部發展空間,增強中國影響力。

 

二、輸出過剩產能,中國「走出去」

 

未命名

中國被預期在2020年成為世界最大境外投資者 資料來源:Financial Times

 

中國過去經濟高速成長,人均收入已經從國際低等水平提升至中等水平。然而現今經濟減速,內需降溫,國內工資、地價等成本上升,大量降低對製造業的需求,產業結構需要進行調整升級。原本的「世界工廠」所產出的鋼鐵、輪胎等產業已經累積了過剩產能。目前全球鋼鐵年產能過剩達5.53億公噸,足以打造逾1萬艘航空母艦或7.5萬座巴黎鐵塔,且其中大部分產能集中在中國。

 

報導指出,去年中國外銷鋼鐵9400萬公噸,超越全球第3、第4及第5大鋼鐵產國美國、印度、南韓產量加總。這些過剩產能需要出口轉移至有相關需求低經濟發展國家,中國與沿線國家產能合作的主力,便是中國勞動密集型產業。共建一帶一路將擴大中國與沿線國家在不同行業以及特定行業上下游之間投資範圍,通過共建產業園區讓投資、產能合作更方便,並進行產業結構調整升級。

 

中國企業從十多年前鄧小平時期便開始實施「走出去」的戰略。「走出去」意即對外開放,迄今已有一萬多個境內投資者在全球一百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設立了二萬多家境外投資企業。現今在一帶一路戰略的支持下,中國企業走出去的步伐進一步加快。其中特別是交通運輸、基礎設施建設、裝備製造、基建原材料等製造業更是最大宗的獲利者。

 

三、開發中國西部

 

中國國內經濟發展雖成果斐然,但有嚴重的東西區域不平衡問題,故自2000年後開始進行西部大開發,更由一帶一路加緊對外開放。以新疆為例,以往大家印象中的民族複雜、佔地廣大,天然資源豐沛自治區,現今作為一帶一路三條通道的交會口及亞太與歐洲的經濟圈的樞紐,被定位為「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正與186個國家和地區進行經貿往來,2014年新疆GDP同比增長10%、人均GDP約6500美元、對外貿易額增至276.7億美元,全區高速公路通車里程由2010年的843公里增加到近4316公里,每年增加將近1000公里。

 

四、促進對外投資與產業升級

 

一帶一路意味大量的投資機會,呼應中國近來對外投資的加速。根據聯合報數據,2014年新興經濟體進行的外國直接投資於去年飆升近三成,其中,發展中亞洲國家的對外投資達到4400億美元,超過北美和歐洲,成為全球最大的外國直接投資來源地區,顯示中國等國的企業在海外尋求新的機遇以緩解國內增長放緩的影響。中國目前外匯儲備餘額為3.8萬億美元,占全世界三分之一,而內地和香港的對外投資總額在2014年達到2660億美元,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外國直接投資國。

 

中國內地對外投資最盛行處為東部沿海地帶,經過30多年的對外開放,這些城市的經濟成長是由對外貿易帶動,已不若往昔靠著低廉的工資與地價發展工業。現今中國國內經濟發展放緩,企業面臨經濟結構轉型及加速海外投資的階段。透過與東南亞國家的互通,投資人可往外置放資金,使沿線發展中國家能發展加工出口貿易、提高非農就業,進而創造高級勞動力的需求,中國內部亦可加快企業轉型升級,提供跨境金融服務,發展相關服務業。

 

未命名2

中國外匯儲蓄近來位列世界第一(單位:USD$) 資料來源:The World Bank

 

五、人民幣國際化

 

亞投行與一帶一路有助於爭取人民幣成為IMF的國際儲備貨幣(特別提款權貨幣Special Drawing Right, SDR)。由於現行體制是以美元主導,而美元隨市場波動,有週期性貶值風險,以往亞洲市場對美元的依賴程度過大,尤其中國更是美國國債的最大買主,一旦美元貶值,中國所持有的大量外匯儲備便會嚴重縮水,各國對美元的依賴性更造成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與2008年金融海嘯的發生。亞投行的創立能夠促進人民幣的對外投資和貸款,透過與周圍國家的貿易,人民幣結算使用量將大幅提高。去年中國與21個國家的央行簽訂了總額4000億美元的貨幣互換協議,便形成了人民幣的貨幣互換網絡,未來會逐漸在亞洲形成以人民幣為核心的貨幣互換網絡,成為區域主要儲備貨幣後,就能向國際儲備貨幣發展。

 

3

人民幣為世界第四大交易使用的貨幣 資料來源:Financial Times

 

在看似合理的成立緣由背後,亞投行與一帶一路正在面對的卻是中國近來不甚樂觀的經濟情勢,股災、貶值、下修經濟成長率,在2015年過後,中國應當推行何種政策以最大化利益,各國政府又對中國抱有何等期望或怨懟。

 

 

[1] IMF份額(Quotas)是成員國向IMF認繳的一定數額資金,等於成員國在IMF中所擁有的股份,是衡量各成員國在IMF相對地位的 最重要指標。IMF投票權 (Voting power) 代表成員國對IMF決策的影響力,成員國的 投票權愈大,其話語權愈高,對重大事項的 決策就更具影響力。成員國總投票權由兩部 分所組成:一是體現主權國家平等原則的基 本票;二是根據份額多少所決定的加權票。 IMF投票表決是以多數票原則為基礎的,多 數票制度包括51%的簡單多數、70%的普通 多數和85%的特別多數三種。 ‧ 在IMF的份額及投票權分配中,一直存在發 達國家份額及投票權過高,而給予新興經濟 體及發展中國家的份額及投票權過低的問題。 2010年12月15日,IMF理事會完成了第14 次份額總檢查。此輪份額與投票權改革是 IMF成立65年以來一次最根本性的治理改革, 也是一次最大規模並有利於新興市場和發展 中國家的份額轉移方案。

 

[2] 亞投行的投票權由股份投票權、基本投票權以及創始成員國享有的創始投票權三部分組成;其中,股份投票權等同於每個成員的股份數,持股越多,股份投票權越高;基本投票權佔總投票權的12%,由全體成員平分,包括新納入的成員;創始成員國還享有每國600票的創始成員投票權。

 

參考資料

FT社評:應對人民幣崛起的中間道路

資本外流之憂困擾中國

亞投行:雙贏的中國-歐盟關系

发展中国家在亚投行看到希望

中國開啟了人民幣貶值之門

中國股災 市值蒸發了10個希臘

About Liu Madelain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