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經濟金融 / 宏觀經濟 / 亞投行與一帶一路:中國經濟的解方(下)

亞投行與一帶一路:中國經濟的解方(下)

中國經濟放緩

 

2未命名

中國GDP成長率,從2014開始下降至7.3%。資料來源:華爾街日報

 

中國經濟自從2000年代後開始高速成長,甚至一度高達14%,然而從2010年後經濟發展不若往復雄勁,於2014年更罕見的下修經濟成長率,從7.4%跌至7.3%。除了經濟成長率下跌外,中國今年也出現史上最嚴重的股災,中國A股在2015年中下跌34.9%,股市瞬間蒸發2.36兆美元市值,市場泡沫化背後顯現出中國金融市場的不成熟,及股市價值與實際經濟成長仍有一定差距。

 

4未命名

上證指數的歷史紀錄,於2015/6/12最高5178.19點一路跌到2015/7/8的最低3373.54點,跌幅34.9%

上證指數與標準普爾500指數、歐洲50績優股指數比較,時間軸為2015/6/5至2015/7/3。

 

股災帶來一連串骨牌效應,2015年8月11日至13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連續調整,共貶值4.66%,為1994年以來兩天內的最大的變動幅度,有投資者懷疑中國經濟是否即將崩盤,但中國這次貶值背後有更複雜的因素。

 

首先是人民幣市場化的前奏,人民幣現在已經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四大支付貨幣,伴隨亞投行的啟動,世界對人民幣的需求只會越來越高,迄今,人民幣已經開始成為周邊國家的儲備貨幣,超過60家央行投資了人民幣。

 

2015年3月中國總理李克強向IMF提出請求把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1]內,但美國財政部長表示人民幣尚未具有納入SDR的條件,要求中國須進一步開放和改革貨幣,才能達到標準。故人民幣現在在國際貿易的龐大使用量是不足的。本次中國政府放任貶值便是對美國的回應,因為早前市場已經反應人民幣有高估的狀況,解除央行操縱的疑慮,讓人民幣更市場化的同時而加快進入SDR的進程。

 

第二是為了刺激出口,中國近來的出口增長超乎預期的大量萎縮,下滑主因便是外需放緩,其中歐盟和日本的下降幅度最大。另外便是因為先前美元走強帶動人民幣升值的影響,故人民幣貶值降低出口貨品價格拯救中國的出口成長量。

 

6未命名

美元/人民幣歷史匯率,從2015/8開始人民幣貶值美元增值,故匯率上升。

 

回歸中國基本經濟面,GDP = C + G + I + NX一國的經濟成長是由民間與政府消費、投資、出口拉動。作為一個發展中經濟體,中國過往經濟大量成長的主要推動力是出口成長,透過低廉的成本吸引外國企業投入生產,將貨物輸出賺取差價,並鼓勵本國企業工業化提高技術水平,如同日本、台灣、南韓一般,中國改革開放後便是沿用此策略。

 

而要提高出口最直接有效的方式便是採行國家補貼、出口配額等,但自中國改革開放、加入自由貿易市場後,便只能以匯率調整的方式去降低出口商品價格以刺激成長,但這條路在國內現有體制下越來越不管用,過往帶動產業發展的國有企業現在面臨產能過剩的問題。故一帶一路與亞投行的出現,便是希望透過向外的市場開拓,將這些產能帶到有市場需求的地方,從下表可以看出一帶一路的經濟建設,仍是以建設和能源類產業為主,中國希望透過這些產業的向外輸出,解決國內問題。

 

˙未命名

一帶一路投資企業。 資料來源:Financial Times

8未命名

GDP per capita growth rate,中國國內人均產值成長率遠高於開發中國家,居金磚四國第一。資料來源:World Bank

 

各國對亞投行的態度

 

世界各國對於亞投行及一帶一路態度可謂相當歡迎,除了美國與日本。面對這個日益崛起的對手,美國一開始便展現出不歡迎的態度,主導亞開行的日本更是嚴陣以待。但局勢自從2015年3月英國申請加入亞投行後開始改變,英國的舉動對中國而言不啻為雪中送炭,接著德國法國盧森堡瑞士眾相倣傚,美國被長久以來的盟友背叛。

 

分析英國此次支持的原因,其一乃是因為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經濟的全球影響力持續上升,歐盟更是中國的主要出口國,雖然美國不樂見,但英法德義等國明顯傾向兩面討好。其二是已開發國家也希望能夠分享到亞洲新興經濟體的成長成果。

 

歐盟區長期以來一直在經濟政治上有錯綜複雜的因素干擾,自身經濟表現不佳的情況下,也渴望能參與區域外的潛在投資機會。這些已開發國家的加入大幅增強了亞投行的工信度與多元化程度,能提高亞投行的運營能力及國際化水準,以符合如世界銀行等其他多邊開發機構的高標準,並對美國日本造成一定壓力,提升中國國際地位。

 

日本方面,儘管長期以來外界對亞開行與亞投行的職能重疊性有所質疑,但深入研究可發現亞開行與亞投行可為互補關係而非互斥。據亞開行估計,世界銀行和亞洲開發銀行每年在亞洲地區對於基礎建設的投資總額僅為300億美元左右。亞投行的成立與運營將有望彌補這一資金缺口。並且亞開行的設立目的在於通過提供貸款、股本投資、技術援助等,促進成員國家經濟的增長和社會進步,改善投資環境,不似亞投行主要為基礎建設。

 

亞開行行長中尾武彥(Takehiko Nakao)也對亞投行的發起表示歡迎。他表示:「亞開行致力於與亞投行密切合作和聯合融資,通過我們在亞洲地區的豐富經驗和專長來解決該地區面臨的龐大的基礎設施建設需求」。然而,就日本國內而言,中國的崛起必定威脅到日本在亞洲的經濟地位。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曾暗指亞投行的監督機制和透明度令人質疑,擔憂其借貸標凖是否符合國際凖則,另外更開始加大對亞洲基礎建設的投資金額,如2015年7月宣布,今後三年將提供七千五百億日圓(約台幣一千九百億元)政府開發援助給湄公河流域五國,以制衡中國在當地的影響力。

 

美國方面,從一開始的表態質疑,遊說盟國不加入,到今年習近平訪美後,中美就亞投行達成了共識。中國將確保對現有國際機構增資,並確保亞投行遵守最高的國際環境標準和治理準則,同時在國際金融體係中起更大的作用 ; 美國雖然沒有明確表態是否加入亞投行,但歐巴馬政府重申,一旦中國符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標準,美國將支持人民幣加入IMF一籃子貨幣體系。

 

在習近平離開美國後,歷經10年談判,由美國主導的TPP(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簡稱TPP),便於10月簽訂,涵蓋太平洋沿岸12個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佔據全球一半的GDP和40%的貿易份額,這個亞州內的小型自由貿易區卻沒有中國的加入。透過TPP,美國可以有效介入東亞地區一體化進程,對中國東盟FTA起到制衡作用,削弱中國經濟在該區域的影響力,美中關係依舊耐人尋味。

 

一帶一路的沿線開發中國家對於亞投行更是大加歡迎。尼泊爾歷經強震,災後重建資金上看20億美元,尼泊爾財政部長瑪哈特(Ram Sharan Mahat)曾表示未來重建資金不排除向亞投行尋求金融援助。印度方面,在習近平2015年5月訪印的行程中,中印兩國達成共識,未來將推進中國在印度建設多個工業園區及高鐵建設的計畫,中國還希望推動企業進軍印度的耐用消費品行業,進行更多經濟交流。

 

哈薩克更自2013年開始便表態全力支持亞投行與一帶一路。中國和巴基斯坦將在巴國印度洋沿岸港口瓜達爾港與中國西北部之間,打造一條3000多公里的經濟走廊,建設跨國鐵公路和能源管道。中國可藉此與阿拉伯海和荷莫茲海峽相連,瓜達爾港將成為「一帶一路」的第一個戰略港口。

 

中南半島部分,亞投行將提供泛亞鐵路的建設資金。泛亞鐵路包含北路路線、南路路線、南北路線與東協路線,欲串連中南半島各國新建設鐵路與既有鐵路,達成一個覆蓋中國、寮國、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越南、柬埔寨與緬甸的綿密網絡,總長達81,000公里,涉及的國家地區達26 個。中國打敗強敵日本,標得工程案,主導鐵路規劃設計,此案可謂亞投行迄今最大的投資案。

 

亞投行與一帶一路的未來

 

未來,亞投行與一帶一路仍然有眾多問題需要解決,包含政治問題、工程問題、管理問題、經濟風險等等。首先,亞投行的崛起與美國利益直接牴觸,我們可預期美國未來會再透過眾多手段牽制中國力量。日本長期以來亦多方援助沿線國家,與一帶一路有所交集,並且日本的工程品質無庸置疑遠超中國,未來周邊國家是否會願意接受亞投行資助也在未定之天。

 

工程部分更有眾多困難與風險,儘管中國可以提供較低的建設成本,但在體制、管理、技術、環境等方面都有極多極複雜的因素需要納入考量,並非有資金便可以解決一切事物。 另外,亞投行與一帶一路是否能夠為中國帶來實際的經濟增長也很難說,中國現行需要的是以國內消費為導向的體制改革。

 

過往拉動經濟成長的多是國營企業,如交通建設與資源開採,在將這些產業的投資外移後,透過日益加強的經濟互聯與資金提供,沿線國家對於中國的經濟倚賴度提升,進而購買中國製產品,提高國內勞工所得刺激消費。但因為是國有企業,營業收入大部份都由政府獲得,而非中國的尋常勞工,使私人消費的增長相當困難。

 

除非國有資產和企業真正開始私有化,否則私人消費非常難以有顯著性的增長。 儘管現今的中國經濟放緩,但人均消費日益提升,被預期為未來世界經濟的成長動能,國內有越來越多的私人企業興起,創業風潮日益鼎盛,技術與國際金融影響力都在提升,人民幣更越來越市場化與國際化。在可預見的將來,我們仍然能夠合理推測一帶一路及亞投行將在亞洲扮演重大的要角。

 

#本文章使用Metastock by Thomson Reuters作為資料分析依據

 

參考資料

FT社評:應對人民幣崛起的中間道路

資本外流之憂困擾中國

亞投行:雙贏的中國-歐盟關系

发展中国家在亚投行看到希望

中國開啟了人民幣貶值之門

中國股災 市值蒸發了10個希臘

 

[1]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SDR)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創設的一種儲備資產和記帳單位,別名「紙黃金」(Paper Gold)。它是基金組織分配給會員國的一種使用資金的權利。會員國在發生國際收支逆差時,可用它向基金組織指定的其他會員國換取外匯,以償付國際收支逆差或償還基金組織的貸款,還可與黃金、自由兌換貨幣一樣充當國際儲備。但由於其只是一種記帳單位,不是真正貨幣,使用時必須先換成其他貨幣,不能直接用於貿易或非貿易的支付。因為它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原有的普通提款權以外的一種補充,所以稱為特別提款權(SDR)。目前有美元、英鎊、歐元、日幣。

About Liu Madelain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