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經濟金融 / 宏觀經濟 / 日本再陷通縮惡夢,敲響安倍經濟學喪鐘?

日本再陷通縮惡夢,敲響安倍經濟學喪鐘?

BN03_001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自2012年底日本首相安倍射出三支箭,除隔年4月突破通膨2%,直至今年2月日本通膨都在0附近徘迴不見起色,3月通膨雖稍稍升溫,但未來數月可能跌至負值,陷入通縮。

 

日本核心通膨

 

兩年多前安倍大開印鈔機,以通膨2%為目標,希望渡邊太太們拿儲蓄出來消費,刺激日本經濟再起,但時至今日,日本不但沒有穩定2%通膨,也沒有任何經濟再起的印象,只有不斷膨脹的政府債務,無疑重重打臉安倍經濟學,證明安倍三箭是個失敗的經濟實驗,日本也該是時候結束這場實驗。

 

錢變多了,每一塊錢的使用率卻下降

 

很多人不解,安倍明明印了很多鈔票,為甚麼沒有帶來通膨?原因在於,雖然鈔票的量增加了,但由於民眾的消費習慣並沒有改變,每一張鈔票被花到的機率相對變小,經濟不因鈔票數量產生任何改變。

 

貨幣數量方程式來解釋,當貨幣數量增加,理論上物價或產出應提高;但實際上貨幣數量增加反映在貨幣流通速度減少上,對物價和產出沒有任何影響。由下圖可以看出,每當貨幣增速上升時,貨幣流通增速便相對下降。

 

mVSv

 

貨幣流通速度下降原因:薪資凍結、消費力疲弱

 

接來來的問題是,為甚麼貨幣流通速度會下降,而使物價無法上漲呢?

 

根據SP-LP模型,通膨與預期通膨息息相關,也就是民眾對未來物價的預期將影響未來物價。顯然,日本民眾並不認為安倍會帶來任何通膨。

 

弔詭的是,雖然民眾對通膨預期不高,對安倍的支持率卻高達44%,似乎又對安倍的經濟政策很有信心,可見民眾接受民調的政治表態和市場預期是不一致的。

 

那麼為何民眾對通膨預期不高呢?主要原因有兩項,一項是因迅速貶值的貨幣削弱民眾消費力,另一項則是日本經濟長期停滯,因此也很少加薪,薪資漲幅不高加上購買力削減,民眾自然覺得物價會跟著難有起色。

 

消費稅,讓去年4月通膨曇花一現

 

有人說,2014年4月通膨曾2%達陣啊,為甚麼沒有持續下去?

 

從下圖數據我們可以發現,4月的貨幣流通速度下降-2.9%,顯示通膨並非由貨幣數量刺激消費導致,真正的原因是該月將消費稅從5%調至8%,在預期心理下民眾增加採購,才會使該月通膨突破2%。

 

貨幣數量方程式

 

就算製造通膨,渡邊太太們也不會增加消費

 

回過頭來,即便安倍成功達到2%通膨,有甚麼用呢?安倍說通膨將使儲蓄報酬率相對下降,便可迫使渡邊太太們把存款拿出來消費,刺激經濟。但根據費雪效果,如果有通膨產生,通膨會反映在名目利率上,並不會對投資報酬有任何影響,就算有影響,渡邊太太也可以轉投資其他報酬更高的投資標的,例如因印鈔票狂漲的日股,沒有理由非拿出來消費不可。但當然,通膨沒有達成,市場也沒有預期通膨,根本無法迫使渡邊太太把錢拿出來。

 

然而,去年底日本銀行(日本央行,簡稱日銀)公布日本家庭儲蓄率降為-1.3%,首度轉負,顯示日本儲蓄率確實下降了,但這與先前開徵消費稅刺激大筆消費,以及人口高齡化增加生活負擔比較有關。

 

全球化才是日本物價殺手

 

其實仔細想想,為甚麼一定要製造通膨呢?在安倍以前,日本長期零通膨甚至陷入通縮,通縮讓實質利率上升,增加廠商投資成本,也讓消費者預期未來物價較便宜而減少當下消費,使日本經濟陷入失落十年、二十年。

 

日本之所以長期通縮,源於日本經歷產業鏈全球化、產業外移後,國內實質生產大幅下降,出口品多為品牌、技術等高附加價值的虛擬品,而大量從新興國家進口廉價的實質產品,在自由貿易、關稅下調的作用下,物價水準自然長期維持穩定低檔。

 

日本核心消費者物價指數

圖片來源:Stock-AI

 

因此,全球化壓低日本物價,屬於整體結構性的問題,要解決很困難,也不可能單靠貨幣解決,安倍前兩支箭雖然使日本擺脫通縮,但對通膨影響仍相當有限。但既然安倍已讓日本擺脫通縮(這是安倍經濟學最大貢獻),進入低通膨階段,就沒有必要再盲目追求比較高的通膨了。試問,物價十幾年不變有甚麼不好呢?真正不好的,是薪水沒有提高,讓生活變得更好。

 

笨蛋!問題不在通膨,在成長!

 

所以真正的問題,其實是長期停滯的經濟成長(約1.5%上下),以及伴隨的薪資凍結,安倍真正該做的,是他的第三支箭,進行經濟結構改革,讓日本脫胎換骨,重啟成長動能,並拉抬薪資成長。

 

日本GDP

圖片來源:Stock-AI

 

不可否認的,安倍印鈔帶動日圓貶值,讓出口導向的大企業獲利大增。從經濟學人的大麥克指數推估,日圓目前被低估超過20%。

 

大麥克

 

而安倍也希望推動有獲利的大企業分享獲利給員工,帶動薪資成長。據《彭博社》報導,豐田汽車可能決定調薪約 1.1%,因為豐田在本會計年度預估獲利將創下歷史新高。另外,松下電子員工則可望獲得 3,000 日圓的加薪,日產汽車則是加薪1.4%,約 5,000日圓。根據Capital Economics 的日本經濟分析師 Marcel Thieliant 預估,去年各企業普遍調薪幅度為 0.4%,如果大企業與中小企業的調薪比例維持不變,而今年加薪將會是0.6%,整體來說,今天企業預估加薪都將大過去年。

 

加薪將扭轉日本經濟結構,帶來有意義的通膨,對安倍通膨2%目標相當重要,然而日銀認為加薪幅度必須到達1%,才能支撐政府的通膨目標,顯然與目前預估的加薪幅度有一段距離。

 

貶值傷害中小企業,加薪力道減弱

 

然而另一方面,日圓貶值雖讓以出口為主的大企業獲利甚豐,可以加薪,但對於中小企業,尤其是進口為主的企業打擊相當大。日本研究機構 Teikoku Databank 顯示,去年因日圓貶值而導致破產的小型企業件數創下記錄新高。而《路透》訪問230 間企業,只有 14% 表示加薪幅度會高於去年。可以看出,除大企業外,一般企業少從貶值獲利,加薪意願不高。

 

透過貶值貨幣拚出口本質上就是拿進口商的獲利補貼出口商,對進口商並不公平,如此即便出口商有獲利可加薪,進口商也會因虧損無法加薪甚至減薪裁員,一來一往對整體薪資調幅有限。因此,貶值日圓並非促進加薪良策,安倍應讓日圓升值20%回復合理匯率,不要再拿進口商的錢補貼出口商。

 

持續結構性改革,才能真正命中紅心

 

安倍應該也必須做的,是落實第三支箭,也就是全面推動經濟結構改革,才能讓日本經濟脫胎換骨,而後帶動加薪。

 

安倍經濟學的第三支箭,針對日本的勞動市場、高齡化、經貿自由化、企業法規、能源、觀光等六大面向,進行全面結構性改革,其範圍之廣、程度之深,前所未有,且不同於前兩箭,第三支箭不是特效藥,短期內不易見效,改革成敗得花上十年、二十年的時間。

 

正因為改革的範圍太廣又太久,第三支箭被花旗分析師揶揄是一堆「飛鏢」,能射多遠就射多遠。再加上,安倍及自民黨不可能長久執政,萬一改朝換代,安倍的改革是否還能繼續下去?

 

第三支箭-工商時報

圖片來源:工商時報

 

安倍這兩年多的實驗結果已證明經濟特效藥並不存在,國家經濟政策唯有長時間一致,才能穩定發展,如果換個政黨,或是換個經濟部長,便改弦易轍,必將一事無成,國家經濟終陷入亂無章法的困境之中。

 

安倍第三支箭成功與否,端賴主政者貫徹改革,反觀台灣,也急需長遠且一致的經貿方針,前國發會主委管中閔曾主導多項改革方案,但其中自由經濟示範區便已胎死立法院;若台灣想突破悶經濟,勢必得凝聚社會共識,讓不論何人何黨執政,都有共同的經濟發展目標,台灣才有機會突破成長困境,再創經濟奇蹟。

About Stanley Chen

陳昱璋,維京人酒吧Viking Bar總編輯,就讀台大國企系,雙主修歷史,曾任台大學生電視台社長。喜歡思考經濟議題,寫作力求觀點多元,並嘗試用歷史思維看待問題。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