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經濟金融 / 宏觀經濟 / 民主新災難:希臘激進左派勝選,破產退歐開始倒數計時!

民主新災難:希臘激進左派勝選,破產退歐開始倒數計時!

大選-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希臘國會大選後,再度敲響歐盟喪鐘!

今年一月底希臘國會改選,反撙節的極左派「激進左翼聯盟(Syriza)」勝出,黨魁齊普拉斯出任希臘新總理儘管選前股市已一定程度反映選舉結果,選後兩天希臘股市仍大跌12.59%。

 

.希臘新總理──齊普拉斯

齊普拉斯-BBC

圖片來源:BBC

 

股價跌-路透

圖片來源:路透社

 

齊普拉斯拒絕繼續執行歐盟與IMF要求的撙節措施,並要求國際債權人減記希臘債務。象徵性的,齊普拉斯聘回因前政府撙節措施而被裁員的數百名公務員;實質上也停止國營事業私有化的程序,並重新上調基本工資。

齊普拉斯和他的激進左派當然不會單打獨鬥,他找來「末日博士」瓦魯費克斯(Yanis Varoufakis)擔任財政部長。自歐債危機以來,瓦魯費克斯攻訐撙節措施不遺餘力,並揚言除非重新磋商相關國際援助協議,否則希臘經濟將徹底沉淪,如此悲觀的預言讓他獲得末日博士的稱號。

 

.希臘新財長──瓦魯費克斯

Yanis Varoufakis

圖片來源:大公網

 

其實,希臘選舉結果不讓人意外,只是反映出希臘人對撙節措施忍無可忍。26%高失業率(其中青年失業率飆破60%)、不停縮減的醫療教育等社會福利,以及各式名目的苛捐雜稅,自2012年歐債危機兩年過去了,希臘仍看不到未來。

 

.希臘與歐洲各國GDP成長比較(以2008年GDP為基期100)

27J-greece reaction charts biz.3

圖片來源:英國每日郵報

 

於是,希臘人的絕望轉化為憤怒,用選票拒絕了撙節政策,反撙節的激進左派勝出,齊普拉斯成為希臘人寄以厚望的英雄。

選出了高喊反撙節的英雄,希臘就有希望了嗎?

 

希臘歐盟大鬥法:三巨頭陷入兩難,希臘危機進逼

齊普拉斯要求再度減記希臘債務,也就是跟國際債權人說:「請讓我少還一點錢」;另外,他也拒絕繼續履行當初接受國際援助時承諾的撙節方案,因為希臘人再也不想縮減開支了。

借了錢想少還,還不願意削減支出還債,像極了任性的孩子,但絕望又憤怒的選民就吃這一套。

面對齊普拉斯無理的要求,歐洲央行力馬反擊,除了重申不可能重啟紓困談判,也不可能削減希臘債務,還祭出兩招逼迫希臘乖乖就範:若希臘不願履行償還義務,未來歐盟版QE將不會收購希臘債務;更狠的是,歐洲央行還拒絕任何以希臘主權債務為擔保的借貸,也就是說,希臘將無法向歐洲央行借貸低廉資金。

顯然的,歐洲三巨頭(歐盟、歐洲央行、IMF)和所有歐元區國家不可能讓希臘為所欲為,因為若希臘可如所願減記債務並拒絕履行撙節承諾,則其他認真施行撙節的南歐國家與北方國家所有努力將毫無意義,等於直接承認撙節政策的失敗。進一步說,齊普拉斯的勝選大大激勵同樣為撙節所苦的其他歐豬國家,尤其去年西班牙的「我們可以黨」打著反撙節迅速竄起,他們若看到希臘成功要到糖吃,勢必也會依循其模式要求停止撙節、拒絕償還債務。

 

歐盟-聯合報

圖片來源:聯合報

 

但如果三巨頭不接受希臘的要求,很可能導致希臘最後無法履行債務而被迫退出歐盟,其他被債務纏身的國家就可能跟進退出歐盟、拒絕還債,如此歐盟將面臨瓦解危機。

因此,三巨頭既不可能接受希臘的要求,也不可能直接將希臘掃地出門,陷入了給與不給兩難。

就在希臘與歐盟大鬥法之際,3月初希臘將有一筆債務到期,希臘必須取得2月底的紓困,否則注定違約。但希臘要拿到這筆錢,必須在2月16日前申請延長紓困期限,這意謂著著希臘必須在這之前通過三巨頭對他的結構性改革檢查,不然就等著破產並退出歐盟。

 

國家破產會怎樣?國家信用破產、貨幣毫無價值、經濟秩序混亂!

希臘無法償還債務,就像企業或個人無法償還債務一樣,只有走上破產一途。但企業會個人破產,資產將轉移債權人以盡可能彌補債權人的損失,而國家破產卻不可能將國家的土地、國營企業甚至主權交給債權人,事實上,國際上也沒有一部「國家破產法」來規範國家破產事宜。因此,若國家破產,就是宣告不償還帳務,債權人將得不到任何賠償。

既然這樣,何不趕快宣布破產,反正破產後國家好像也不會怎樣?這是因為,當國家背信倒債,就表示這個國家失去信用,連帶代表國家主權與信用的貨幣將失去價值。一個沒有信用的國家,發行的貨幣將毫無價值,也沒有任何人願意持有;就像一個沒有信用的人,答應的承諾沒有人會相信。於是,人們將拋售該國貨幣,該國匯率狂貶,通膨狂升,經濟與金融秩序大亂,失業居高不下與經濟衰退勢所必然。

 

阿根廷:破產幽靈揮之不去,13年後再陷破產危機

最經典的例子是阿根廷,阿根廷政府在2001年宣布破產,拒絕償還任何國家主權債務,結果便是阿根廷貨幣狂瀉,通膨高升,2002年通膨高達25.87%。阿根廷人瘋狂敲打銀行要求立刻領出存款,持有該國貨幣的也立刻兌換成美元避難。接著,阿根廷迎來長期的高通膨與高失業,以及持續低迷的景氣。

阿根廷破產-香港經貿研究

資料來源:INDEC、IMF 圖片來源:香港經貿研究(整理)

 

但破產的陰影揮之不去,去年年終,美國一家曾買下當初毫不值錢的阿根廷國債的對沖基金,要求阿根廷償還債券利息,並拒絕減記債務,而經濟疲弱的阿根廷根本負擔不起。於是,13年後,阿根廷又迎來一次破產危機。老劇本重演,阿根廷人瘋狂將貨幣兌換成美元,去年通膨達23.9%。儘管官方施行嚴格的匯率管制,資金仍透過地下黑市大規模流出阿根廷。

 

冰島:破產後浴火重生,全靠富爸爸

還有一個比較美好的例子,是2008年金融海嘯後破產的冰島。冰島靠著金融業致富,但監管失當、財務槓桿過高的金融業卻在金融海嘯後拖垮冰島經濟,冰島政府不像美國拯救瀕臨破產的銀行,而選擇放手讓銀行破產,再讓其他體質健全的銀行接管這些破產銀行的經營。

 

冰島破產-經濟日報

圖片來源:經濟日報

 

不同於希臘而阿根廷的背負大量國債,冰島的債務問題集中於金融業,因此大規模破產並未造成非常嚴重的國家信用危機,導致貨幣狂貶,危機高峰時通膨12.68%,相較阿根廷的23.9%顯然不算太嚴重,但冰島的破產確實也帶來明顯通膨,以及失業率上升、經濟衰退。

如今冰島已走過破產災難,經濟開始有起色。2011年冰島GDP重新恢復成長,2013年GDP成長3.26%,2015年冰島央行甚至預估GDP將成長4.2%;2013年通膨也從2008年12.68%的高峰,回到較為穩定的3.88%;失業率則從2010年7.5%高峰,降為去年年底的4.3%。

冰島不若阿根廷悲慘,其中差異除了債務集中政府或金融業,冰島擁有石油與天然氣等豐富天然資源也是維持經濟產出的關鍵因素。說白一點,如果一個人破產後有富爸爸可靠,就算他破產了還是有好日子可過。而天然資源就是冰島的富爸爸。

不幸的是,希臘的債務問題主要為政府舉債過高,撙節兩年後債務GDP比仍高達130%,而本身疲弱的經濟又不足以支持這麼高的債務,再加上缺乏天然資源,和阿根廷的狀況比較接近。若希臘真的走上破產一途,那結果就可能和阿根廷一樣悲慘。

 

希臘破產後的另類劇本:退歐盟,但繼續使用歐元

如果希臘真的破產,勢必為歐盟所不容,必須退出歐盟。雖然不用還債,但退出後自己發行的貨幣德拉馬信用貧乏,沒人肯持有,低匯率、高通膨,以及連帶的高失業、低成長以及長期的金融秩序混亂可想而知。

有沒有可能,希臘破產退出歐盟,但與其發行沒人肯持有的德拉馬,不如繼續使用歐元作為法定貨幣呢?就算不是法定貨幣,民眾也會自然使用歐元或美元來滿足交易需求,而不會選用毫無價值的國家貨幣。

如此,希臘似乎就不會發生太嚴重的經濟混亂。

退出歐盟後繼續使用歐元,聽起來荒謬,但摩納哥、聖馬利諾和梵蒂岡同樣並非歐盟國家,卻也使用歐元交易。去年底蘇格蘭獨立公投時,支持蘇格蘭獨立的諾貝爾經濟學得主Stigliz就曾提議蘇格蘭獨立後儘管無法加入歐盟,仍可繼續使用英鎊,不用英國同意。

然而,這種得了便宜還賣乖,賴帳還用別人貨幣的行為前無古人可能也後無來者,能不能行得通還是未知數,也少有人討論成功的可能性。

追根究柢,最大的問題可能在於國際間沒有一套處理國家破產的法律根據,導致瀕臨破產的國家、投資人與債權人面臨極高的不確定性。若有明確對國家破產事宜的規範,希臘便可權衡破產後的利益與弊端,決定是否留在歐盟撙節或是破產退出歐盟,投資人與債權人也會有合理且明確的保障,不需要一直掐著希臘的脖子要求他們厲行撙節。

 

民主災難揭幕:破產或者撙節

若歐洲三巨頭同意齊普拉斯要求,虎視眈眈的反撙節民粹勢力必定蜂擁而起,紛紛要求比照希臘減免債務、拒絕緊縮,因此三巨頭讓步的機率微乎其微。在三巨頭不願讓步的情況下,希臘只有兩個選擇:宣告破產或繼續撙節。依照阿根廷、冰島的經驗,破產後將陷入一、兩年極大的混亂,但高峰過馬照跑、魚照游,一切將能重回軌道,只要小心十幾年後不被禿鷹攻擊,以及面臨可能再也沒有人相信希臘信用的風險;若選擇繼續撙節,負責任的還清債務,國家經濟雖不至一夕崩潰,但緊縮下缺乏有效需求,勢必得忍受長期超高失業率,復甦之路可能走上將近十年。

民主制度再次給歐洲與世界帶來災難,希臘申請延長紓困的最後期限:2月16日,將決定歐盟走向崩裂,或持續撙節,維持歐洲乃至世界的金融秩序。全世界都在看著。

About Stanley Chen

陳昱璋,維京人酒吧Viking Bar總編輯,就讀台大國企系,雙主修歷史,曾任台大學生電視台社長。喜歡思考經濟議題,寫作力求觀點多元,並嘗試用歷史思維看待問題。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