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經濟金融 / 宏觀經濟 / 萊茵模式:放下手中的經濟學課本吧!台灣值得更好的經濟發展!

萊茵模式:放下手中的經濟學課本吧!台灣值得更好的經濟發展!

書

台灣的經濟學家多留英美,要不是「新古典學派」就是「新凱因斯學派」,多強調效率、市場,少有別於這兩種思維的聲音。

一味追求效率、市場雖有助於經濟發展,卻無力解決發展失衡、分配不均的問題。而如今,貧富差距已成為台灣急於面對的課題,但卻是留英美的經濟學家無法處理的。

不過,並非所有的經濟學都無法處理貧富不均的問題,誕生於萊茵河流域的「萊茵模式」,正是經濟學解決貧富不均的解答。

萊茵模式:兼具市場效率、社會正義

1991年蘇聯垮台後,資本主義走上兩條不同的道路。

一條是為解決1970、1980年代猛烈通膨與其後的成長困境,於1980年代誕生、盛行於1990年代的「英美模式」,也就是我們所熟知雷根、柴契爾倡導的「新自由主義」,代表國家為美國、英國。

英美模式以自由主義為基礎理論,重視市場效率,力圖降低稅率、鬆綁金融監管、增進股東利益、國營企業民營化等,以發揮市場最大價值。

全力追求市場效率讓英國擺脫「英國病」,也讓美國在1990年代重拾成長,並帶動亞洲國家迅速崛起。

而資本主義的另一條路起源於19世紀深受社會主義思潮影響、具人文關懷底蘊的歐洲,尤其萊茵河流域的國家,因此稱為「萊茵模式」,代表國家為德國。

萊茵模式與英美模式一樣重視市場效率,但同時也兼具公平正義,希望能在兩者間取得平衡,稅率高、投資管道受限、較重視員工利益、以中小企業為主等都是萊茵模式的特色。

我們高三公民課本將萊茵模式稱作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的「第三條路」,當多數人對社會主義抱持負面態度,而資本主義又造成金融海嘯、貧富不均等問題時,萊茵模式試圖平衡兩種思維,走出一條兼具市場效率與社會公義的路來。

資本主義建立在資本的累積上,但在累積的同時也擴大貧富差距。萊茵模式便是透過適度壓抑資本,來舒緩貧富差距的問題。

而德國是萊茵模式的代表國家,萊茵模式讓德國從二戰戰敗國變為歐洲第一強國,即便歐盟深陷歐債危機,德國經濟仍表現亮眼,成為領導歐盟走出歐債危機的關鍵角色。

根據2014年《IMD World Competitiveness Yearbook》,德國競爭力全球排名第六,僅次於美國、瑞士、新加坡、香港、瑞典,台灣排名第十三,韓國排名第二六。

世界競爭力排名

圖片來源:國發會

德國運用萊茵模式成功的秘密,可分為「產業結構以中小企業為主」、「重視員工權益」、「嚴格控管金融與房地產市場」、「稅收制度完善」。

經濟結構以中小企業為主:積極創新、結構穩定、沒有政治影響力

德國經濟結構以中小企業為主,根據2012年經濟部的數據資料,德國中小企業占總數99.7%,提供全國70%的工作機會,並貢獻GDP44.8%,中小企業可說撐起德國經濟。

德國政府也積極扶持中小企業,除了在法律上限制大企業壟斷,也在政策上鼓勵銀行貸款給中小企業,並協助中小企業拓展海內外市場,更鼓勵中小企業勇於研發創新。

一般來說,中小企業資金不充裕,投入技術研發困難,因此除鼓勵銀行借貸給中小企業外,政府也編列大量預算,支持中小企業研發創新,並架設平台讓政府更了解中小企業的需求。

政府投入、企業重視研發、德國人追求高品質的精神,帶來強勁的中小企業創新動能,使德國中小企業無可取代,成為市場中的「隱形冠軍(Hidden Champion)」。

所謂隱形冠軍,就是指不是一般大眾所能看到的大企業品牌(隱形),卻是全球產品鍊中不可取代、高價值的一環,且擁有極高的全球市占率、競爭力(冠軍),且市場區隔多瞄準高端高單價市場。高品質、高競爭力、高市占,便是德國中小企業的最佳寫照。

德國隱形冠軍的產品從牙膏管子、行李車、醫院骨頭人、音頻擴大器,到藥丸包裝器、解剖模型、玻璃展示箱等,全不起眼的小東西或小零件,但各個全球市占過半,有些甚至超過九成,且都是高品質、高單價的產品。

如同生物多樣性讓生態系統穩定,多元、活力、創新的中小企業讓國家經濟穩定,不受幾個特定大企業起伏波動劇烈影響。以韓國來說,經濟命脈繫於五大集團,一榮俱榮、一毀俱毀,只要三星經營出問題,整個韓國經濟就會受到嚴重打擊。但德國沒有這個問題,就算國內幾家企業經營不善,其他的中小企業仍能穩定成長,國家經濟不會太依賴特定企業。

除此之外,韓國這種以大企業、大財閥為主的經濟結構容易產生官商勾結,或說好聽點,政商關係複雜。

當大財閥對國家經濟太重要,大到不能倒,就很容易以此為籌碼,要求國家給予更多好處,或者壟斷市場,建立對自身有利的遊戲規則,或有更大的談判力壓低工資、剝削勞工,這些對國家經濟長久發展都有不利影響。

但德國多為中小企業,沒有什麼大到不能倒的企業,也沒有能力壟斷市場或官商勾結,市場自由競爭,無法降低成本下只能努力提高技術,甚至為了競爭力提高勞工薪資,以爭取高素質勞工。

最重要的是,大量的中小企業創造大量的中產階級,財富不會往少數大企業集中,對社會均富幫助極大。

重視員工權益:員工更能夠參與企業的經營決策!

一般企業由於資本來自股東,因此相當重視股東利益,加上近年來全球化、資金自由化提高了資金供給者的談判力,使企業越來越傾向打壓勞工以滿足股東利益。

德國卻特別的重視員工利益,並以各式法規提高員工權益、相對限縮股東權力,具體規定可分為「員工代表會」與「共同決定制度」。

《德國企業經營法》允許員工以事業(或稱廠)為單位,組成員工代表會,參與公司的政策制定或在政策制定時接受諮詢。

員工代表會在公司管理事項上有共同決定權,可參與工作時間、休假、薪水給付的議定,以及廠內職業訓練、企業內福利機構的管理、廠內秩序的管理等;在人事事項上,企業對員工的聘僱方針與解雇緣由,都需向員工代表會諮詢後才能決定;在經營事項上,當企業進行部分歇業、合併、買賣設備等經營重大變革時,同樣需諮詢員工代表會。

若公司在管理、人事、經營上未依法諮詢員工代表會或讓員工代表會參與決策,將有重大程序瑕疵,員工代表會可進行行政、民事救濟,公司將負相關罰則。

另外,德國還有《共同決定法》規範的共同決定制度,保障員工以個人身分進入公司監事會。依《共同決定法》,公司監事會一半由股東選出,另一半則由員工選出,員工出任監事的職權和股東完全平等,然後再由一半股東、一半員工的監事會共同選出董事會。

《共同決定法》給予員工非常強烈的公司營運決定權,員工將有一半的權力決定公司的營運方向,並確保公司的成長和員工福利的共存共榮,也就是獲利能回饋員工,而不單單回饋股東。

由於法律給與員工在企業內極高的主導權,不但保障了員工權力,更讓德國企業重視員工培訓,給予許多資源協助員工提高自身能力,以對企業做出更大的貢獻。

重視員工的成效反映在金融海嘯後,德國的失業率上升有限,維持在7%左右,歐債危機後也多在6%以下(歐洲平均失業率超過10%),除了因為員工代表會與共同決定制度使企業更願意留住員工,德國政府更推出一系列就業措施,包括鼓勵企業以減少工時取代裁員、由短期工作補貼措施補助員工的薪資損失、提高失業補助、減免社會保險費等。

給予員工的福利撐住了民間消費,使德國內需受不景氣影響有限,進而使德國免於嚴重衰退。

嚴格控管金融與房地產市場:錢滾錢滾在金融上?門都沒有!

由於德國嚴格控管金融與房地產市場,很難在德國看到金融市場大起大落,也不會有資金一窩蜂炒房形成房地產泡沫。

一般來說,富人由於資本雄厚,比中產階級更容易在金融與房地產市場賺大錢(資本利得),因而拉大貧富差距。

但德國政府藉由嚴密控管金融與房地產市場,並制定完善的資本利得、房地產相關稅制,使有錢人無法在金融與房地產市場中快速賺取財富,整體環境對認真工作的民眾較為友善,貧富差具差距因而得以控制。

如此抑制投機等於鼓勵德國人腳踏實地工作,只有認真努力工作的人,才能賺取薪水過理想的生活。

以房地產來說,德國銀行制定嚴格的貸款審核標准,就算符合銀行審核要求,投資人也僅能獲得購房價格約80%的低息貸款,投資者須自付20%經費,投資者還得另付房價10%左右的手續費。因此,借貸資金要流入房地產相當困難。

另外,德國的房地產相關稅制完善,房地產交易需繳納約10%交易稅,房地產持有者還需每年繳納房地產稅,用租稅工具嚴格抑制炒房行為。

除此之外,德國人習慣租房而不是購房,且德國《民法》非常保護租戶,出租者無權將現有租戶趕走,租金上漲幅度3年內不得超過20%上限,這些保護措施使德國人租房比例高達40%,租房一定程度上取代買房,舒緩了房價因需求而上漲的壓力。

嚴格貸款審核、稅制完善、租屋習慣穩定了德國房地產價格,使德國不會出現房地產泡沫,對民生、經濟造成危害。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德國也因為政府嚴管,金融市場穩定,不會發生亞洲金融風暴、美國金融海嘯等金融危機。

然而,抑制金融市場使得企業難以在金融市場上發行股票、債券獲取資金,因此企業主要融資來源為銀行貸款,缺乏多元的融資決策工具。

對於創新創業者來說,金融市場融資困難意味無法將創意在金融市場變現,像FB創辦人Zuckerberg、Tesla的創辦人Musk一樣一夜致富,這將使人們缺乏獨立創新的動機,降低創新創業在德國發生的可能。

但即便德國缺乏創新創業,高比例的企業研發經費、政府投入大量研發預算、德國人講求品質的精神等因素,仍讓德國擁有強勁的創新動能,誕生許多不可取代的隱形冠軍。

根據《2013年歐洲創新指標報告》指出,德國創新能力歐盟第二,申請專利數量排名歐洲第一,政府研發經費歐洲第一,突顯德國強大創新能力。

因此,德國人的創新雖不像臉書,藉由上市快速、大量的獲取財富,卻反映在中小企業積極value up,從研發提高產品競爭力上。

稅收制度完善:企業納稅一毛都跑不掉,還能提供優質社會福利!

德國除了該有的資本利得稅都有,也有非常完善的累進所得稅率,以及適當的企業所得稅,絕不讓企業逃稅!

若有企業想逃到低稅天堂,德國政府將不惜違法也要跨海追稅。

全面的稅制除了能夠穩定貧富差距,更讓德國有能力支付已開發國家首屈一指的社會福利政策,全民教育、醫療保險、失業救助、退休制度的品質都非常好,確實實現了社會正義,且在提供高品質社會福利之餘,還能維持良好的政府財政情形。

德國預算收支占gdp

圖片來源:聯合新聞網

但相對各國爭相降低企業稅吸引外資,企業稅率較高的德國難以留住企業、吸引企業投資,加上共同決定制度相關法規,德國的經營環境確實較不友善。

結果,德國高稅率和保護員工法規拉高企業成本,逼使企業大量出走,走不了或不願意走的企業只能承受德國高經營成本,強化研發,提高創新能力,走上高品質路線。

經過一段時間的企業出走痛後,如今德國生產的產品高品質且難以取代,千千萬萬的隱形冠軍提供數千萬工作機會,並撐起國家的經濟發展。

即便德國的成功不僅僅因為萊茵模式,產學雙軌制、歐元優勢等都為德國創造有利條件,但萊茵模式透過抑制資本擴張,打造友善中小企業、公司員工、中產階級與中下階層的經濟環境,無疑是德國成功的關鍵。

台灣向英美走?向萊茵走?

台灣與德國相似有大量中小企業,嚴格控管金融市場,且累進所得稅制完整,較接近萊茵模式。

但近年隨著國際競爭趨於激烈、全球化的壓力、金融自由化的呼聲高漲,企業整併頻傳、金融法規逐步鬆綁。

加上中小企業研發經費投入不足,創新能力不足;員工權益低落,薪資被壓低;缺乏資本利得與房地產相關稅制,房地產價格高漲;企業(尤其科技業)所得稅優惠氾濫,企業稅率太低,都讓台灣離萊茵模式越來越遠。

但面對貧富差距迅速惡化,我們可以借鏡德國,選擇萊茵模式,制定資本利得與房地產相關稅制、立法提高員工權益、調整扭曲的企業補助政策、協助中小企業研發創新,以矯正當前的失衡發展。

近年來,台灣政府表揚國內十大「中堅企業(隱形冠軍的同義詞)」,並積極協助中小企業發展成隱形冠軍,都是正確的方向。

發展中堅企業

圖片來源:聯合新聞網

其實,萊茵抑制資本不必然會犧牲經濟成長,在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Stiglitz的著作《The Price of Inequality》中提到,研究發現,讓人感到不公平,會降低生產力,因此當貧富差距越拉越到時,中下階層將感到不公平,導致生產力下降,不利於經濟發展。

因此,適度的抑制資本,減緩貧富不均,反而有助於經濟成長。

另外,由於貨幣的效用函數遞減,富人對十萬元的感覺和一般人對十萬元的感覺不一樣,一般人擁有十萬元肯定比較爽。因此,透過促進財富均勻分配,將讓同樣的十萬元給用起來比較爽的人使用,提高整體社會的福利。

從台灣社會文化的角度來看,中華文化重視人本價值與公義,「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百畝之田,匹夫耕之,八口之家足以無飢矣」究竟比賺大錢更加重要,比起只追求利益的英美模式,兼具公平正義的萊茵模式更符合台灣人的價值觀。

但是,全球化與自由化挑戰嚴峻,一味控管金融卻無視國際間金融自由化的趨勢是不可行的,因此萊茵模式全然複製絕非上策。

我們要做的是,深思台灣經濟本質,綜觀全球局勢,在追求金融自由化與抑制資本兼取得平衡,在經濟發展與公平正義間達成共識,相互理解、和解,創造屬於台灣的「台灣模式」。

About Stanley Chen

陳昱璋,維京人酒吧Viking Bar總編輯,就讀台大國企系,雙主修歷史,曾任台大學生電視台社長。喜歡思考經濟議題,寫作力求觀點多元,並嘗試用歷史思維看待問題。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