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經濟金融 / 睽違16載 NDF回歸台灣金融舞臺

睽違16載 NDF回歸台灣金融舞臺

中央銀行在2014年9月9號晚上宣布,開放本國銀行海外分行承做「無本金新臺幣遠期外匯業務」,也就是新臺幣NDF(Non-Delivery Forward, 無本金交割遠期外匯)業務。央行期望藉由此次開放,擴大本國銀行海外分行的業務範圍、提升海外分行的國際競爭力。

央行新聞稿中更提到,希望本國銀行海外分行在辦理此項業務時,總行必須審慎制定新臺幣NDF控管措施;另外,央行也呼籲國內企業從事新臺幣NDF交易時,宜以避險為目的,以避免承擔不必要的風險。

對於NDF再次開放,是國內銀行業者引頸期盼的,更希望之後國內分行也跟進開放,回到過去1996年全面開放的時期;然央行目前選擇部分開放也有其考量點。銀行業者圖的是什麼?央行顧慮的是什麼?從後面的討論中可窺知一二。

什麼是NDF(Non-Delivery Forward, 無本金遠期外匯)

「遠期外匯」是交易雙方約定在未來的某一天,以約定的匯率買賣一定數額外匯的金融商品,主要分為「DF(Delivery Forward, 有本金交割的遠期外匯)」以及「NDF(Non-Delivery Forward, 無本金遠期外匯)」兩項,兩者最大的差別是在到期日時是否以實物交割。

DF(Delivery Forward, 有本金交割的遠期外匯)是指在約定日當天,交易雙方必須以當初約定的貨幣、金額以及匯率來進行實物的交割。

NDF(Non-Delivery Forward, 無本金遠期外匯)交易精神和DF相同,但交易雙方不須交割本金,只就合約議定匯率與到期時的即期匯率間的差額,進行清算收付,也就是採現金差價交割,本金僅用於損益的計算。

以下將假設案例實際比較DF與NDF兩者在交易上的差異,並將兩種商品的特性相加比較:

DF與NDF計算比較2

DF與NDF特性比較

 

NDF在台灣金融業的歷史

新台幣NDF開放大事紀

新臺幣NDF開放大事紀

資料來源:中時電子報:國銀海外分行NDF放行(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910000129-260202)

 

1995年7月起,央行開始開放新臺幣NDF業務,在規範上規定NDF交易納入外匯指定銀行衍生性商品淨部位,限額為外匯銀行買賣超部位之1/3,而各外匯指定銀行的外匯買賣超部位由中央銀行依據實際需求申請後核定,期望藉由銀行間部位限額加以限制,達到「外匯市場自由化、顧及市場的穩定性」雙目標。

1998年亞洲爆發金融風暴,亞洲各國貨幣相繼貶值,新台幣也不例外趨於貶勢。央行擔心在新臺幣持續貶值的情況下,NDF的交易將加重新台幣貶值情況,因此在當年5月與引進此項業務的花旗銀行(Citibank, N.A.)共同宣布關閉國內NDF業務。因為投資人看空新臺幣、買入美元NDF的操作下,外匯指定銀行(OBU)需在賣出NDF後,於現貨市場回補美元,將進一步加重台幣貶勢。關閉的舉動的確讓當時的新台幣匯率趨於穩定,也讓當時央行總裁彭淮南有了「匯市殺手」的稱號。

國內銀行業者對NDF業務關閉的看法:肥水幹嘛落外人田!

在央行關閉在臺灣的新臺幣NDF業務後,國內法人(廠商)如要辦理新台幣NDF交易,多數是到香港、新加坡、倫敦,尤其是無時差的新加坡、香港分行,新加坡的新臺幣NDF報價結果,不僅對新台幣匯率的即期市場產生影響,更被視為是預測新台幣匯率走勢的主要指標。

在臺灣停止新臺幣NDF業務的期間,僅有透過外商銀行海外分行可以在香港、新加坡、倫敦等承作新臺幣NDF業務,本國銀行、本國銀行海外分行與外商銀行在台分行都無法承作,隨著台灣企業海外投資需求日漸增加,本國銀行只能眼睜睜看著外銀海外分行承作新台幣NDF業務,無法參與其中。

本國銀行海外分行主要是卡在「本國銀行設立國外分支機構應注意事項」相關規定禁止新臺幣NDF業務。

銀行業者表示,目前壽險業海外投資近7兆台幣,保守估計若一半部位3.6兆台幣(約1,200億美元)做75%避險,避險操作中有20%以30天期NDF承做,換算一年NDF名目本金的操作部位約2,160億美元;在假設銀行手續費只收1個基本點,則全年手續費收入達2,160萬美元,折合台幣約6.48億。(見註1)

從以上估計,單看壽險業保守估計就有6.48億的手續費收入,倘若再考量各公司財務外匯避險的交易量,銀行業者手續費的獲利將更為可觀,因此也不難怪為何銀行業者相當希望可以重新開放新臺幣NDF業務。

目前新加坡、香港、倫敦都有新臺幣NDF市場,預估國銀會以此三地的分行來申請承辦,至於中國境內分行,因中國境內沒有新臺幣NDF市場,預估不會有相關申請案出現。

為何現在開放?金融進口替代、銀行業者要求

尚未開放前的境外新台幣NDF業務,只有外商銀行海外分行已可以做,本國銀行海外分行由於「本國銀行設立國外分支機構應注意事項」的規範無法承做,在公平性上有失輕重,也將大大影響其海外分行的國際競爭力,因此一直以來本國銀行業者一直有聲音希望央行重新開啟這項業務。

本國銀行業者認為,遠期外匯、換匯、換利、外匯選擇權與NDF同樣都屬於外匯避險工具的一環,但央行可以讓上述幾種外匯避險工具可以有新台幣商品操作空間,卻不肯全面開放國銀承作新台幣NDF,在現今衍生性金融商品眾多的時代,太過保守。

再者,目前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金管會)力推「金融業進口替代方案」,希望透過鼓勵國內金融業推出創新商品及併購海外公司等方式,吸引資金回流台灣。依據金管會主委曾銘宗的想法,第一階段是要提高金融商品在台交易的比重及金額,第二階段則是國內金融機構自行研發商品及併購研發團隊,第一波是鎖定遠期外匯商品,這也大大增加央行重新開放新臺幣NDF的壓力。(註2)

終於在2014年9月9號晚上宣布,本國銀行海外分行均可依相關規定,向主管機關申請對國內外法人、國外金融機構、國銀海外分行、自行總行等辦理新台幣NDF。但在其中更強調國內廠商要以實際避險需求為目的,總行應審慎制定新臺幣NDF控管措施,加強風險控管。更不准有套利、炒匯等情況,央行也會密切關注,是否有相關的炒匯投機。

國銀海外分行未來承作新台幣NDF時,仍須納入總量管控,依規定所承作的新臺幣NDF及選擇權比重,不得占總外匯部位的1/5以上。

而本國銀行海外分行重啟新臺幣NDF大門,國內分行是否可以跟進開放?央行則表示留待下階段再行討論。

開放後的商機與危機

新臺幣NDF開放後帶來的利益,法人至少可多一個避險管道,不必像過去繞道香港、新加坡,和當地的銀行交易,有助節省法人避險成本,本國銀行也可新增手續費收入,對機構法人與銀行都是雙贏的局面。

再者,在管理上,未開放時期現在法人僅能在外商銀行海外分行買賣新臺幣NDF,雖然使買賣新臺幣NDF程序更加繁瑣(前往其他市場),適度減少投機性需求,但真的有避險需求以及有雄厚資金的投機機構依然可以購買新臺幣NDF,造成管制的強度被降低,央行等相關單位完全沒有管理此項業務的能耐;但在此次開放新臺幣NDF業務後,倘若法人在海外的新臺幣NDF業務有相當的比例由本國銀行海外分行承做,則央行等相關單位將可控管本國銀行海外分行對此項業務的操作,對央行管理也是有利的。

外匯市場的健全性因素有二,分別是「流動性」及「自由浮動」,亞洲區貨幣大多缺乏這兩項特性(不包含日圓)。就以新臺幣來說,每日的成交量不夠大且市場深度不夠,產生「流動性上的相對弱勢」;而在「自由浮動」方面,新臺幣是個相對自由的貨幣,綜合考量後新臺幣屬於淺碟型市場。在此種情況下仍要仔細考量NDF助漲助跌的特性,將有可能在之後造成新台幣匯率波動,進而影響股票與期貨市場。

以人民幣為例,國際熱錢若看準人民幣升值,則直接買入人民幣NDF,由於NDF市場的交易量的規模較小,較少的買盤就能夠達到明顯的效果。因此國際熱錢往往通過拉高人民幣NDF的交易來影響股票和期貨市場,從而達到獲利的目的。

雖然新臺幣NDF業務重新開放,但是與本國銀行業者全面開放的理想還是有不小的落差,顯示央行對新臺幣NDF可能造成外匯的波動仍舊不放心,此次本國銀行海外分行NDF業務開放,必將成為央行評估是否全面開放新臺幣NDF業務的重要觀察情況與指標。

 

參考資料

註1:聯合財經網:新台幣NDF業務 多數銀行盼解禁http://money.udn.com/storypage.php?sub_id=5613&art_id=206744

註2:中時電子報:金融業進口替代 銀行局兩周內提案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718000161-260205

About Tzu Chieh, Chien

政大地政畢,目前就讀中山財管所碩一,曾任中租迪和、恩勤投資管理顧問Intern。個性活潑正向,喜歡與人聊天,暢談所見所聞,但在寫作方面仍是新手,正學習如何將個人想法化為文字與人分享。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