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經濟金融 / 宏觀經濟 / 服貿是毒藥?還是仙丹妙藥?

服貿是毒藥?還是仙丹妙藥?

319743WJS__10723362-03-19-2014

圖片來源:風傳媒

 

2014年3月17日,經藍綠兩黨協商同意,立法院召開聯席會議,逐條審查《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民進黨先發制人霸佔主席台,阻撓議事進行,藍綠大打出手,為讓服貿早日通過,藍委以「審查規定時效已過」為由,逕行宣布審查完成,將服貿送交院會存查,此舉激怒立院外的抗議團體,多名學生利用FB號召,前往立院聲援。

 

2014年3月18日,800多名學生衝進立院,中華民國史上第一次立法院被攻佔。大批學生反對程序不正義,反對政府黑箱作業,反對立院無恥失職。

 

究竟什麼是服貿協議?大多數人,包括在立院奮戰的學生們可能也不清楚,或者只透過網路懶人包片面了解一些資訊,而這些資訊可能不盡正確,或者可能有其他討論的空間。無論如何,大部分的學生反對的是程序的不正義,捍衛的是台灣民主而不是台灣經濟。

 

但是我真心的希望,不論你是否有對國際貿易談判的認識,或者只是單純捍衛台灣民主的人,都能靜下心來好好看這篇文章,因為服貿關乎台灣這片土地的未來。我試著用第三人的角度,比較全面、完整的描述服貿的內容。我希望這篇文章能讓大家看到服貿的全貌,而不單單只有網路懶人包的觀點。網路懶人包的內容大多出自鄭秀玲教授的研究,鄭老師很用心的了解服貿,並開多次座談會帶著學生與民眾認識服貿,然而人都有疏失之處,有些鄭老師無法顧及的地方,這篇文章將試著提出來給大家另一個思考角度。

 

另外,這篇文章,只打算單純探討協議的內容,關於政府的失職和程序的荒謬,我不打算多談。對於服貿整個處理過程,我完全不滿意政府黑箱作業和強行闖關,理由就和大多數人的觀點一樣,台灣是自由民主國家,不是馬氏王朝,這部分不太有爭議。所以接下來的內容,我只聚焦在協議條文本身的利害關係與影響,大體而言是經濟層面的東西。

 

什麼是服務業貿易?

 

首先,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是ECFA的一環,除服貿外,尚有合作架構(2010年6月29日簽署)、投保協議(2012年8月9號簽署)、貨品貿易(預計2014年底完成談判)與爭端解決機制(時程未定)。

 

框架

圖片來源:兩岸服貿協議重新啟動談判的方針和建議,鄭秀玲

 

「服務貿易」是什麼?若談到「貨品貿易」,大家都很熟悉,台灣是IT王國,出口筆電、手機、半導體、面板、IC晶片等高科技產品;除此之外,台灣也有高品質且多元的中小企業,出口機能衣、光學鏡片、腳踏車、法藍瓷、輪胎等眾多商品,使台灣長期為貿易出超國──但是,在貨品貿易之外,服務貿易也逐漸成為世界潮流。

 

國際服務業貿易有四種模式,跨境提供服務(cross-border supply)、境外消費(consumption abroad)、設立商業據點(commercial presence)與自然人呈現(movement of natural persons)。

 

「跨境提供服務」指服務提供者在本國境內提供服務給位於外國的外國人,例如國高中課本常提到的印度服務業外包模式,印度服務人員在印度提供客服給在其他國家的服務需求者;或者是近年來很夯的電子商務,淘寶網在中國提供服務給其他國家的消費者,也是跨境提供服務的代表。

 

「境外消費」則指外國人到本國接受本國的服務,例如日客來台觀光、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到新加坡接受教育等。

 

「設立商業據點」是整個服務企業投資國外,在國外設置服務據點,例如麥當勞到台灣投資,設立實體店面,就是美國對台灣的服務業出口。

 

「自然人呈現」則是單一個人到他國提供服務,例如我國教授被挖腳到對岸的大學,或是美國醫生來台從業,前者是我國對中國出口,後者是美國對我國出口。

 

對一國經濟發展而言,跨境提供服務、境外消費能吸引資金、人才進入國內,其發展對國家經濟具較高正面效益。設立商業據點帶來國外先進的管理技術和服務品質,有助於改善國內既有服務,並刺激大眾消費,有時對國家也是有利的。自然人呈現則常被認為是人才流失,因而為人詬病。

 

服貿對台灣經濟有幫助?

 

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就是兩岸的服務業出口與進口的貿易條約,雙方談判好相互開放的產業以及該產業的四種開放模式的限制,並依照條約履行開放承諾。

 

也就是說,在兩岸服貿協議範疇內,雙方人民可以為對方提供服務。對台灣而言,可能是在台灣跨境服務中國客人,或者是吸引中國客人前來消費,或是中國設立商業據點搶佔中國市場,或者台灣人可獨自到中國從事服務業(但有投資金額限制)。

 

服貿和所以自由貿易協定一樣,政府與自由開放的支持者,都期望能透過服貿除去雙方法規限制,使資金、貿易加速流動,並藉由開放提升產業競爭力,創造產值,並推升經濟成長動能,讓台灣經濟永續發展。

 

然而,開放市場意謂更激烈或不對等的競爭,惡化貧富差距;允許民間資金投入醫療、公共建設等特定產業,更可能讓社會曝於危險之中;因此有些人反對市場自由化,要求政府轉換開放市場拚經濟的思維,不要再讓市場價值綁架國家。

 

為何先簽服貿?再簽貨貿?

 

在ECFA中,對於各項協議簽署日期並無訂定,但一般國家如韓國在談判FTA時,會先簽貨貿再簽服貿,或兩者同時簽,或像港澳一樣逐步開放,避免一次開放帶來太大衝擊。畢竟一般國家的工業發展比較穩定,服務業發展較脆弱,先開放較強的貨品貿易對國家衝擊較小,較為合適。

 

然而,為甚麼台灣政府要先簽服貿再簽貨貿呢?

 

事實上,兩岸服貿和貨貿是同時進行談判的,並沒有要先談服貿,而只是服貿先談完,所以先簽,政府認為,貨貿和服貿的一起談,簽署時差頂多半年,順序的影響並不大,沒必要等到貨貿也談完再一起簽。

 

兩岸服貿簽的很爛?

 

普遍對服貿的認識是,協議的規定不對等,台灣對中國開放很多項目且限制很多,但中國對台灣的開放卻多有限制。為證明這點,鄭秀玲教授很用心的和他的研究生一起將中國對台灣和中國對他國的服貿協議整理成表格,讓大家能夠清楚得知中國對台灣的開放程度確實很不理想。

 

‧鄭老師比較中國對台灣與對他國的服貿協議

比較1

圖片來源:服貿自救寶典,鄭秀玲

比較2

圖片來源:服貿自救寶典,鄭秀玲

 

由圖表可知,根據整理比較結果,台灣的服貿排名是第8名,簽得極爛。

 

從鄭秀玲教授給媒體的詳細資料中,我們可以清楚得知台灣的服貿跟其他國家的服貿到底差在哪裡。

 

資料中指出,電腦服務、旅遊服務、不動產服務、運輸服務、其他商業服務、洗衣、美容美髮、餐飲等項目,中國加入WTO時承諾開放的項目很多都不在兩岸服貿對台灣的開放範圍,但卻有開放給其他國家,兩岸服貿開放給台灣的顯然不多。

 

‧鄭老師比較中國對台灣與對WTO開放承諾

對WTO1

圖片來源:服貿自救寶典,鄭秀玲

對WTO2

圖片來源:服貿自救寶典,鄭秀玲

 

然而,真的是這樣嗎?

 

服貿協議尚未生效,協議中也不包括餐飲業,85度C、全家、頂新、COCO等等餐飲服務,為何能夠在服貿生效之前風靡中國市場?

 

曼都國際為何能在中國賺飽飽,成為一家跨國美容美髮企業?服貿也沒納入美容美髮啊!

 

答案,就在中國對WTO的承諾。事實上,不是中國沒有開放這些項目給台灣,而是對於WTO的承諾,中國幾乎已全面開放給台灣,因此不必放在服貿協議中。這是鄭秀玲教授最大的錯誤,服貿不是很多沒有開放,而是早就已經開放,服貿是更進一步爭取優惠。

 

所以,所謂台灣開放給中國,中國卻沒開放給台灣的項目,諸如電腦服務、其他商業服務、觀光旅遊、餐飲、洗衣、美容美髮等,沒寫在服貿協議中的細項,很多都已比照WTO入會承諾對台灣開放。

 

中國對WTO承諾早已開放給台灣,台灣則透過行政命令「走後門」,開放約我國WTO入會承諾40%的服務業(以開放項目估計)給中國,且有寫在服貿中。

 

兩岸服貿協議中,準備開放給中資投資台灣的64個項目裡,有47項,也就是三分之二的項目(對WTO入會承諾的40%),根本早已開放,只有17項才是新開放的(加起來是對WTO入會承諾的60%)!

 

也就是說,真正的兩岸服務貿易,不能只看服貿協議,也要把中國對WTO承諾,甚至是先前開放的早收清單放進來一起看。

 

服貿包含中國對WTO的入會承諾

 

以電腦及相關服務業為例,鄭秀玲教授的表格中,顯示台灣對中國開放硬體諮詢(硬體安裝有關諮詢服務)、軟體執行(軟體諮詢、系統分析、系統設計、程式設計、系統維修服務)、資料處理(輸入準備服務)三塊,而中國僅對台灣開放軟體執行,相當不對等。再看看中國對其他國家,除香港外都有開放硬體諮詢、軟體執行、資料處理。

 

然而,事實上,因為中國對WTO的承諾也對台灣開放,因此實際上也對台灣開放硬體諮詢、軟體執行、資料處理三塊,但服貿協議中會特別列出軟體執行,是因為在這方面中國要對台灣進一步開放,從原本必須合資,改為可獨資經營。如此一看,雖然台灣還另外開放中國沒有開放的資料庫服務和其他服務,但也就沒有那麼不對等了。

 

再來看旅遊服務,從表格中看起來,台灣對中國開放觀光旅館、餐飲服務、旅行社,但中國只對台灣開放旅行社。不過往右邊看中國的WTO入會承諾即知,中國對台灣是全部開放,並不只開放旅行社。服貿之所以談旅行社,是因為進一步開放,免除年旅遊經營總額4000萬美元的限制,以及免除400萬人民幣註冊資本額的限制,資本額比照中國企業。

 

所以,真正的圖表應該長這樣子!

 

‧比較中國對台灣與對WTO開放承諾修正版

修正版1

修正版2

 

中國早開放給台灣的服務,沒寫在服貿裡,台灣早開放給中國的服務,服貿中重複寫一遍,所以會產生好像我們開放很多,中國都沒開放的錯覺。

 

為何要這樣自找麻煩?經貿局回應,這是基於戰略考量,一方面在協議中寫我們開放很多,讓外國覺得我們很有誠意洽談FTA;另一方面,不寫入中國早已開放的項目,以爭取貨貿的談判籌碼。

 

另外,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第四條公平待遇第五款規定:「關於一方影響服務貿易的措施,除符合世界貿易組織《服務貿易總協定》第二條第二款規定的豁免外,該一方對另一方的服務和服務提供者所給予的待遇,不得低於該一方給予的普遍適用於其他任何世界貿易組織會員的同類服務和服務提供者的待遇。」意思就是說,除了台灣現在因為特殊理由不願開放給中國的那40%可以不談,中國已開放給台灣的對WTO承諾的範圍,未來必須持續開放給台灣,不得更改。

 

中國資金會來嗎?

 

可是要注意,台灣當初是以已開發國家的身分進入WTO,因此承諾的開放項目較以開發中國家身分進入的中國多。所以雖然中國對台灣100%開放承諾範圍,幅度也不見得比台灣開放的60%多。另外,雖有開放,但開放的模式可能多有限制,大體而言,台灣對中國的限制較中國對台灣的限制寬鬆。

 

然而,根據商周報導,過去雖開放40%,來台投資的案件總計不超過百件,且只有十位數的投資案審查通過,顯示中國企業對台灣已飽和的服務市場缺乏興趣。另外,這寥寥無幾的投資案中,又有一半撤資。

 

但反對者的陰謀論認為,這是中國政府的策略,故意先叫國內企業不要去台灣投資,等到服貿過了再大舉進入台灣。這樣說好像也有可能,但是中國政府是否對民間企業有這麼大的控制力,還是陰謀論者庸人自擾,就只能見仁見智了!

 

中國人會變相投資移民台灣?

 

網路上的服貿懶人包盛行一張圖,諷刺服貿讓中國人能移民台灣。

 

8557380-3372874

圖片來源:服貿懶人包

 

這是鄭老師演講中常用的比喻,開一家餐廳,爸爸是老闆,媽媽是廚師,兒子是會計,全家就可移民台灣,很生動的描繪出服貿對投資人員流動規定寬鬆之荒謬。

 

根據條文內容,商務訪客停留時間不能超過三個月,這點很合理沒有爭議。但跨國企業內部調動人員可停留三年,並可無限延展,且對調動之經理人和專業人士的認定寬鬆,只要20萬美元該企業就可帶兩個經理人來。鄭秀玲教授指出,這是變相開放投資移民,將導致大量中國人長期停留在台灣,搶食我就業機會,甚至中國已經出現移民台灣的廣告。最好的例證是,香港自從簽訂CEPA後,已超過70萬中國人定居,壓低香港中下階層的薪資水平,使其薪資要馬到退,就是停滯不前,香港的悲劇可能在台灣從演。

 

香港的悲劇可能在台灣重演,但台灣不一樣的是,香港和中國是同一個國家,居留容易,可台灣和中國是不同國家,中國人士到台灣並不取得身分證,且台灣服務業市場相較於十年前簽訂CEPA的香港,已非常飽和,撇開陰謀論不說,陸資願意來多少我很懷疑。

 

再加上可停留三年並無限延展的是「國際企業內部調動人員」,也就是國際企業的經理人或專業人士,一來根據所謂經理人和專業人士的認定是根據《大陸地區人民來台許可辦法》,有資歷和學位的限制,行政部門會嚴格把關,並不只是服貿上寫的內容,且限制算嚴格。二來此跨國企業,不包括陸資企業。至於20萬美元的規定(相當於600萬台幣),其實是比照外資,規定帶一位負責人、一位經理人的投資門檻,對陸資是不是應該嚴格一點,見人見智;如果國際企業想在多帶一個人,每個人投資金額要增加50萬美元(約1500萬台幣);若是申請主管或技術人員,必須實質投資30萬美元(約900萬台幣),每多申請一人,要多投資50萬美元(約1500萬台幣)。

 

因此上面那嘲諷投資移民的圖,和鄭老師舉的例子,可能不是非常正確。若中國人真要這樣到台灣長久居留,首先,他們家的餐廳要是國際企業;再來,爸爸是老闆,要600萬台幣,媽媽是廚師、兒子是會計,勉強算專業人員的話(事實上更有可能不給通過),每人也要個900萬,所以這家人總共要2400萬才能變相移民台灣。有可能為了到台灣開一家餐廳花2400萬嗎?聰明的大家自有定見!

 

‧服貿的勞工議題疑慮

勞工問題

圖片來源:公視有話好說

 

中國勞工不會來,來的是老闆和白領

 

另外,某報不斷報導服貿簽署後會有一堆洗頭妹到台灣搶工作,很多台灣勞工會失業。第一,根據《大陸地區人民來台許可辦法》,行政部門會嚴格把關;第二,就算行政部門放水,把洗頭妹算技術勞工好了,到底哪家國際企業會花900萬台幣請一個基層員工到台灣來,除了用陰謀論解釋中國政府就是失心瘋要花一堆600萬毀了台灣,一般企業會花錢帶來台灣的一定是高階經理人。因此,服貿真正帶來競爭壓力的,是白領,不是基層勞工。服務完全不牽涉勞工。

 

除了白領受衝擊,就是部份開放獨資的服務業,老闆可能會變中國人。

 

中國人要成為老闆,也是得接受市場的殘酷競爭,不談中國陰謀論的話,台灣的服務業品質優於中國,這是肯定的。但我們也得注意,中國的服務業品質,很快就會跟上台灣,到時候台灣業者更要持續進步創新,才能勝過潛在的競爭者。

 

還記得俏江南嗎?大S老公的中國餐飲集團,到台灣投資餐飲,結果生意不佳,退出台灣的風聲頻傳。

 

談到這我不得不提一下,關於蕭萬長前副總統推銷服貿時,舉例麥當勞和其他國際餐飲業進入台灣,不但沒有打趴台灣,還讓台灣產業升級,服務品質更好,因此台灣應勇於創新,勇於開放。

 

這句話從自由主義的觀點,本身沒錯,只是他舉的例子不對,先進國家的高品質服務業進台灣,當然可以推升台灣服務業品質;但中國服務業品質低於台灣,要如何推升台灣品質?

 

服貿危及國家安全?

 

一個很重要的反服貿論述是,台灣開放給中國的服務部分存在「國家安全」的疑慮,像是印刷業、電信網路、金融、廣告業、交通運輸等。

 

台灣雖不開放出版業,半開放印刷業。反對者認為,台灣開放印刷業,雖規定陸資不得持股超過50%,但其實只要持股1/3就能擁有主導權,陸資根本不用過半也能掌握台灣印刷業。前國策顧問郝明義先生擔憂,一旦中國掌握印刷業,就連帶掌握印刷下游的出版業,將影響我們的言論自由。

 

但印刷業的條文同時規定,陸資只能投資台灣現有事業,也就是台灣有的印刷廠才能投資,陸資不能自己設立。而根據經貿局做的產業調查,台灣印刷廠大多為家族私人運作,是個相當自由競爭的市場,除了陸資不太有可能取得一定股權外,要壟斷印刷業造成言論自由危害非常不容易。不過經貿局也坦承,當初在談印刷時,只考慮經貿角度,沒有把印刷業納入國家安全討論的範疇,國家安全的風險確實存在。

 

‧服貿開放印刷業之疑慮

印刷業1

圖片來源:公視有話好說

印刷業2

圖片來源:公視有話好說

 

廣告業陸資可獨資來台設立商業據點,對言論自由的危害可能更大,因為陸資廣告業將可能以「抽廣告」當做武器,控制媒體業,進而控制台灣言論。

 

從另一個角度看,廣告業和印刷業一樣,是個相當競爭的自由市場,陸資廣告業要取得一定影響力到危及言論並不容易。再加上廣告資金其實掌握在廣告主手中,也就是由國內企業決定要請哪個廣告業者幫忙製作廣告,資金並不掌握在廣告業者手中,要逕行抽廣告的可能性也不大。更重要的是,根據中國地區廣告管理規定,陸資廣告內容必須受到行政單位管制,若有不適當的內容,可強制禁播。

 

電信業開放上,政府宣稱只開放「第二類電信」,但第二類電信包括「存轉網路服務」、「存取網路服務」、「數據交換通訊服務」,幾乎涵蓋整個網路服務範圍。也就是說,服貿開放了中國經營台灣的網路服務。

 

但同時,條文也規定,中國服務提供者須為海外或中國上市之電信業者(不能投資我國業者)、中國服務提供者總持股比例不超過50%,且「不具控制力」。不具控制力是和印刷與廣告很不一樣的地方,相關規範見於經濟部,有對於不具控制力在董監事人數等規定,因此中國電信服務提供者要控制台灣網路,還是一樣,非常困難。

 

電信服務開放的另一個爭議點,和金融業一樣,都可能讓台灣人民的資料外流中國,形成資安風險

 

交通運輸部分,我方開放海運輔助性服務、航空貨物集散站經營、公路貨物運輸、公路運輸支援服務、倉儲服務、貨運承攬服務等,有些規定不具控制力,有些規定有持股不超過50%限制,有些允許獨資,可能讓中資掌握台灣的運輸命脈,例如以修建之名,癱瘓高速公路或關閉雪山隧道,帶來國安衝擊。

 

投審會跨部會把關投資資金

 

針對有國安疑慮的部份,若能重啟談判,最好是不開放,但在國際經貿談判中恐怕行不通,建議以服貿中營造及相關工程服務業的開放條件為範本,規定中國服務提供者總持股比例不超過12%,且不具控制力,較為得宜。

 

服貿中營造及相關工程服務業不但可以引進陸資協助進行工程開發,又可確保陸資除收取股利外不會有額外的任何影響。

 

另外,任何一個陸資來台案件,都有「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組成審查小組控管,而審查小組則是跨部會組成,並不像網路流傳得那麼可怕陸資想來就來沒人監督。審查小組曾因懷疑某陸資有媒體背景,因而駁回投資案件。

 

不過,台灣政府面臨很大的信心問題,不免讓人擔心投審會的把關可不可靠,再加上小組沒有民間團體,難免有官官相護的疑慮。

 

陰謀論和政府把關,願意相信哪個,是每個人生活經驗帶來的價值取向不同,很難有討論空間;有些人認為只要有國安疑慮就都不該開放,有些人認為在國際經貿談判中完全不開放不切實際,而是該限縮開放幅度,並加強政府控管投資的能力,尤其要納入民間團體的監督,才能適當引進陸資而避免衝擊;有些人則純粹站在經貿的角度,相信自由市場競爭,對哪些牽扯到國安看個人定義,因此不太在意國安問題。

 

不管你是哪種人,或你想成為哪種人,我認為都可以多思考、多討論,不要輕易下定論,畢竟陰謀論要未來才能驗證,服貿的結局我們現在誰也不知道。

 

貨品產銷一條龍?

 

服貿最可怕的地方,是台灣同時開放經銷、批發、零售三項服務,若再搭配未來簽署的貨貿協議,從貨源到銷售產銷一條龍,可能就會像陸客來台觀光一樣,排擠台灣的產業空間。

 

批發零售的一條龍模式,配合貨貿後,中國業者可能進口對岸的黑心食品,造成食安問題。原則上農產品不開放進口,其他食品則和過去一樣由衛福部把關。

 

經銷、批發、零售其實是台灣承諾給WTO的沒有開放給中國的那一塊,對外資早已開放,例如7-11就是在開放後建立產銷一條龍的例子。是好是壞,大家自有定見!

 

有趣的是,雖然台灣過去沒對中國開放零售,但中國零商產品仍可透過淘寶網賣進台灣,原因是電子商務台灣對中國已全面開放。

 

醫生都會跑到中國去?

 

醫療業開放也讓很多人憂心忡忡,擔心開放台灣開放中國投資國內醫療業,中國會來台灣投資後帶走台灣的醫護人員,帶他們去中國賺錢,慢慢的台灣就沒有醫生可看。

 

醫療業開放要怎麼去看待比較好呢?首先,我們要有一個認知,台灣由於健保和醫療體系的問題,醫護人員工時過長,薪資跟不上努力程度,造成台灣醫生大量出走,這是現在進行式。第二,目前正在規劃的自由經濟示範區,將醫療服務納入示範事業,打算吸引國外資金投入以發展高端醫療。

 

從以上兩點來看,開放醫療服務業是我方的戰略,企圖吸引中國資金投資我國醫療,發展自經區的高端醫療服務出口,並藉此提高醫護人員收入,解決醫生流失的問題。

 

但是,陸資投入台灣醫療,確實會有運走醫生的風險,條文中規定非台灣人的董監事不得超過1/3,這樣的限制是否能避免陸資取得主導權,就不得而知了。

 

社福機構商業化?

 

除此之外,社會服務開放方面,台灣允許中國服務提供者在台灣以合夥形式設立小型老人及身心障礙福利機構;中國則允許台灣服務提供者在福建、廣東以獨資民辦非企業單位形式舉辦養老機構、殘疾人福利服務。

 

也就是說,中國業者到台灣可合夥營利小型社福機構,台灣到中國則可獨資辦理非營利的社福機構,一方可營利,另一方不可營利,顯然台灣對中國開放較寬鬆。

 

再加上,台灣國內社福單位理論上是不可營利的,開放中國來台營利,對於反對社福商業化的人,認為有犧牲人民福祉之嫌。

 

中國國營企業,威脅台灣小服務業?

 

中國部分服務業的規模也疑慮之處,台灣服務業約93.5萬家,99.7%是中小企業,85%是微型企業(五人以下),規模遠小於中國企業,尤其中國的金融業、印刷業資本額都相當大,甚至多數是國營企業,從陰謀論的角度來看,兩岸服務業的規模不對稱對台灣產生一定威脅。

 

事實上,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第三條第二項第三款:「一方提供的補貼或補助,或者附加於接受或持續接受這類補貼的任何條件。但如果前述補貼顯著影響一方在本協議下所做特定承諾,另一方可請求磋商,以友好解決該問題。應另一方請求,一方應儘可能提供與本協議下所作特定承諾有關的補貼訊息;」意即,若中國有補貼特定產業,包括國營企業,而使的市場遭到破壞,例如壟斷或削價競爭,政府可進行調查,使服貿協議不適用於該產業。

 

但要調查市場是否因補助遭到干擾,曠日廢時,若投資前審查不注意,事後的調查就很麻煩,調查完後還要相互磋商才能解決問題,整個過程雖然有機制,但耗時甚久,調查完可能該產業就被中國打趴了,也是有可能的,這就是大家願不願意監督並信任政府的問題了。

 

以陰謀論來說,中國可能來台投資美容美髮、洗衣業、餐飲業,用低價戰把台灣業者打趴。這樣的假設有可能發生,政府的控管可能來不及,但前提是中國真的想這麼做。從商業面來看,台灣服務業市場早已飽和,陸資來台根本沒賺頭,因此不太可能來,政府宣稱的就業機會和帶動投資大概也是成效不彰。

 

所以除非中國政府真的想用一堆錢毀了台灣,而台灣又來不及將該產業排除於服貿之外,就會有所謂的台灣業者被打趴。否則,從商業角度看,陸資根本不會想投入這塊市場。

 

金融、文創、電子商務是服貿贏家?

 

服貿中較受惠的台灣產業是電子商務和金融業。金融業已於早收清單先行開放,這次又更大幅的開放銀行業務和證券交易服務,降低銀行業資本額門檻,放寬證券業持股比例,可達51%,是服貿沒有爭議的贏家。

 

電商1

圖片來源:公視有話好說

電商2

圖片來源:公視有話好說

 

線上遊戲方面,陸方承諾審查臺灣研發的線上遊戲產品工作時限縮減為2個月,有助我業者爭取市場先機,解決因產品審查時間冗長而被中國業者模仿的問題。

 

除此之外,服貿開放中國電影片及合拍片可在臺灣進行後期製作及沖印作業,中國每年生產約800部電影,開放後有助於臺灣電影後製產業之發展及人才養成。不過這部分可能只是反映現況,因為目前中國電影就有在台灣進行後製與沖印。

 

電子商務則是超WTO承諾,允許台灣業者到福建設置商業據點,但持股不能超過55%,且不能跨境提供服務。不能跨境提供服務的原因在於中國不願撤銷對台灣購物網站的屏蔽,所以在中國是看不到台灣網站的,電子商務要讓其網站能被對岸看見,只能設點福建。雖限制設點福建,但服務範圍擴及全中國。

 

上海自貿區揭牌後,也納入電子商務合資經營項目,為確保服貿給台灣的優勢,兩岸決議增修條文,將電子商務開放台灣可持股67%,使台灣業者能在中國設置完全有掌控權的商業據點。

 

然而,電子商務不能跨境提供服務,意謂著對台灣工作機會增加沒有幫助,只對財團到中國發展有所助益。另外,中國政府也未保證我國業者可取得ICP許可證。

 

中國大陸將經營網站視為高度管制業務,凡是有償提供特定資訊內容、電子商務及其它網上應用服務,要先取得ICP執照(Internet Content Provider,網際網路內容供應商經營許可證)。因此,台灣的電子商務業者,如PChome,到福建設點,可能一不小心,中國就以台灣業者未通過ICP年度檢查為由,禁止台灣業者在中國經營電子商務。或著,以ICP為籌碼,要求台灣業者乖乖聽話。因此除了持股比例提高,拿掉設點限制,ICP的保證取得也是政府未來談服貿應該且必須的方向。

 

我們必須正視國際經貿整合賽局

 

政府常高聲疾呼,也常被批評是在威脅人民,全球已進入經貿整合的軍備競賽,國與國之間不但狂簽FTA,TPP、RCEP完成談判在即,亞洲區域經貿體系逐步成形,各國又紛紛設立經濟特區吸引外資投入,這場全世界的自由經貿賽局對台灣十分不利

 

台灣想融入經貿整合,加入TPP,必須展現高度自由化的決心,除了政府政積極推動的「自由貿易示範區」,服貿也是他國評量台灣的一個基點,不簽服貿,將讓台灣失去國際生存空間,對台灣經濟傷害甚大。

 

然服貿確實存在如國家安全等諸多疑慮,尤其直接影響人民未來的生活,不可不慎。立院是政府談判的槓桿,政府絕不可自廢武功,放棄實質審查。

 

審查過後,若國際現實允許重啟談判,政府應記取教訓,主動評估、溝通各產業,並注重程序正義,不可便宜形式,開民主倒車;若無法重啟談判,政府必須立即審視投資審查機制及各相關國內規範,除善盡監督、把關的職責,也要設計較能取信於民的整體機制,如導入民間單位監督。

 

簽訂FTA非仙丹靈藥,服貿熱熱喝,台灣經濟絕不會快快好,未來如何善用服貿,創造價值,迎戰下一波的全球整合,才是台灣真正該走的路!

About Stanley Chen

陳昱璋,維京人酒吧Viking Bar總編輯,就讀台大國企系,雙主修歷史,曾任台大學生電視台社長。喜歡思考經濟議題,寫作力求觀點多元,並嘗試用歷史思維看待問題。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